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灭杀——鬼器七罪之贪婪之罪【不】

禹天对弈 禹影 2098 2019.05.17 07:30

  “你在摔谁呢?猪头。”商人面前的桌子上蹲着一个骨瘦如柴的男子,一对儿黑眼圈,眯着眼,像是没睡醒的样子,一张大嘴占了半张脸,腰带很是特殊,腰带扣没在中间,而是在腰的右边,还向前突出一截,鬼魅一笑,“你不满意的话,等下我带着你的头去你账房领钱也不是不行啊,不过这样以后的口碑可能会坏点,撒啦啦啦~”。

  商人被这气势吓得逼退了几步,倒在身后的保镖旁,颤颤巍巍地说:“我大老远跑来……可……可你们连个孩子都没杀成……”

  “是啊!你说的没错,这样下去口碑也会差的!我得亲自去一趟了!”说完便咧起了大嘴,那双眯着的眼睛也突然瞪的滚大,眼球都有些突出,血丝清晰可见,甚是可怕。

  “撒啦啦啦!撒啦啦啦啦!”

  商人听这狂笑声实在发毛,扔下钱便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浅滩边,众人休息期间,罡星纳讲了他周游各国学到的药理和制药技术,说的头头是道,真有点大家风范。

  “啪啪啪——”

  就在众人听罡星纳讲着这一路经历的时候,远处传来一阵鼓掌声。

  “撒啦啦啦啦~真是精彩啊!”

  南宫白的直觉告诉他,来者不善,让众人警戒起来。

  禹木一眼就被对面人腰间的东西所吸引,神识中真气涌动。

  “杀——”

  神识中突然传出低沉的声音,禹木心念一动,这声音又突然消失了。

  “他腰间?”禹木转头看向南宫白。

  “你们退后,保护好罡星纳,他腰间是鬼器——鱼肠剑!”南宫白走到众人前边,向对面喊道:“鬼器七罪——贪婪之罪,来此有何事?”

  “鬼器七罪?”禹木问道。

  婉儿给禹木解释道:“我听义父说过,传说神鬼大战,在人间留下七把鬼族的武器,带有深深的诅咒,会影响人的心智,每种武器都代表一种罪恶。”

  “撒啦啦啦,这不是嘉雨的南宫瞬身么!”对面那人把手放在腰间,舔了舔嘴唇阴冷的说道:“幸会,在下贪婪之罪——金有,谋个差事,取条小命就走。”

  “如果不给呢!”南宫白回道,从旁边积水中化出一把匕首。

  “真是多说了一句话呢,要加钱的呦,撒啦啦啦!”金友不再多言,向着南宫白攻来,近身之后,一拔腰间的金属扣,抽出鱼肠剑,砍向南宫白。

  南宫白手中水刃一个斜挡,哪知鱼肠剑并未被弹开,靠着极强的弹性,顺势刺向后背,南宫白瞬身闪开。

  金有一剑刺空,收起鬼剑,双手呈爪子样,手指上三枚戒指一闪,周围积水飞起点点水滴,双手一合,换作水雾,金有本就消瘦的身体在水雾中慢慢淡去。

  “不好!”

  南宫白瞬身来到禹木他们身旁,刚一现身,众人便看到金有持鱼肠剑从上方扫下。

  南宫白抓起罡星纳扔了出去,婉儿和九歌瞬时倒飞,将罡星纳接住。

  “瞬身果然是个有间歇消耗又大的能力啊,南——宫——白——”

  “水针!”

  金有冷哼一声,一剑刺穿了南宫白的胳膊,鱼肠剑直插到地下,剑后还缠着一枚长线状的水针跟着贯穿了伤口,金有手上一抖,将水针另一头也插入了地下,就这样,南宫白的一条手臂一动也不能动地被水针定住,水刃也脱了手。

  南宫白的另一只手本想拔断水针,却被金有一把制住。

  “走!”南宫白冲着几人大喊。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待水雾散去,禹木就站在金有左边,而金有右手抓着南宫白的左手,两端插在地上的一根水针将南宫白的右臂整个刺穿。

  “南宫老师!”

  禹木运转功法,飞起一腿踢向金有,金有不慌不忙,一把抓住禹木的脚踝,重重摔到婉儿和九歌前面。

  贴着地面飞撞到几人前边,禹木顾不得疼痛,眯着一只眼,轻声向二人说了什么,双手一撑,一个筋斗翻身而起,又一脚滑铲踢向前方的金有。

  “不知死活!”

  金有左手蓝色气衣暴涨,一拳击向禹木。

  “?没打到?不可能!”

  金有全力一击竟然没有打中禹木,禹木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难道!他也能瞬身!”金有一惊,果然,回头斜瞥到禹木已闪到他身后。

  禹木右拳从肩上反打,金有左手挡在后腰,猛地抓住了禹木的拳头,捏得禹木手都要碎了,“啊”的一声大喊了出来。

  “风旋!”“水剑!”

  禹木闪身而过时,一把缠着风旋的水剑也紧跟过来,急速飞向金有的心脏。

  “杂碎!”

  金有真的怒了,大吼一声,左脚飞起,一脚踢碎了水剑。

  婉儿和九歌大吃一惊,实力相差太多了,没想到三人联手,金有竟只用一手一脚便挡下了。

  “南宫老师!!!”

  禹木距离南宫白还有段距离,左手伸出,丝丝白色真气飘向南宫白,额头上滚下豆大点的汗珠,神识中真气快速飞转,终于将南宫白胳膊里的一段水针转移到自己的神识中,被转移出来的水针在神识中化作几滴水珠落在了那一小块土地上。

  “什么!”金有察觉到背后异样的真气波动,转头看向南宫白。

  南宫白突觉右手已经可以自由活动,猛地高举右臂,那粗布袖子滑落到肩头,手臂上崇明鸟血光一闪。

  “明爪!”

  金有瞪大眼睛,连忙松开抓着禹木的手,却是胳膊都没来得及抬起,就觉一股浩大的力量砸向自己的胸膛,顿时气血翻滚,连骨头都被击折,重重陷入地中。

  “噗——”

  金有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本是充斥着不甘的双眼突然变得平静,带着一丝笑容闭上了眼。

  南宫白也身形一晃,倒在地上。

  “老师应该没事,我们抓紧时间离开吧,这里还是太危险。”

  禹木查过南宫白的伤势后,想来应该是真气使用过度,便招呼九歌一起搭着南宫白的肩膀继续赶路。

  婉儿陪着罡星纳在后边紧紧跟着。

  “这是哪儿?”南宫白醒来时,右手刺痛,已经缠好绷带。

  “南宫老师,您醒啦!我们在船上,马上就到岸边了!”婉儿在旁照料,见南宫白醒了便放下了心。

  “你是谁?去哪的船!他们又是谁!”南宫白缩了缩身子,惊恐地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