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绝境之下的少女

禹天对弈 禹影 2023 2019.06.06 10:01

  “时雨!”

  婉儿捏着蝉羽扇的一只纤纤玉手慢慢移到左边,用力咬着香唇,手腕微动,抖开蝉羽扇,汗珠从扇面滑落,留下串串细碎的水珠,就像是蝉羽扇上的青蝉刚从水中飞出。

  时雨本是以水元素幻化出成百上千锐器的强大术法,此刻婉儿本就真气不足,又要维持九歌身上的铠甲,只能化成叶片大小,纵是如此也希望这一击能为九歌缓解些压力。

  蝉羽扇侧翻,水滴夹着汗珠急速向火居击去,火居正要闪身,见血奴走到身边,便冷哼一声,不再理睬婉儿。

  “刚才的气势呢?水之魂在你手里真是浪费,时雨?这是下雨吧!水之术法是这样用的!”

  血奴看着婉儿威力渐小的术法,一个飞踢,脚上镯子碧蓝光芒一闪,巨大的水柱从镯子中喷出,砸向婉儿。

  “瀑布激流!”

  看不清容貌的水之魂,似是感到主人的危险,飘到婉儿面前,双臂挡在胸前,勉强为婉儿和南宫白挡住了水柱。

  “这样……这样……下去……”

  “吼——”

  听着那边被土命和火居夹攻的九歌的吼叫声,婉儿此刻咬着牙,却是有心无力。

  “禹木……禹……”

  婉儿虽是身负水之魂,水元素几乎取之不竭,但是术法需要真气进行控制,长时间、大规模的术法消耗了婉儿太多的体力,此刻以术法和血奴对攻,根本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复杂的心情难以平复,到现在为止,战斗力仅剩下化出真身的九歌,虽然比之人形强了不知多少,但是面对能使用四种不同术法的血奴毫无胜算,现在又有土命和火居相助,三人的落败只是时间的问题。

  同时使用四种术法,他根本不是人,这样下去,或许只有自己让水之魂狂暴,才有可能为老师和九歌提供逃走的机会。

  婉儿咬紧牙齿,收起蝉羽扇插在后腰,攥紧粉嫩的拳头,不断制造痛苦的回忆刺激自己,她要让自己发疯,让自己失控。

  “停下来!”

  一旁的南宫白仍旧没有睁眼,一把拉住婉儿的胳膊,轻声说道:“冷静下来。”

  婉儿一双大眼这才恢复光亮,看着南宫老师,喃喃道:“老师,我们……”

  “你如果想通过暴走解决问题,还不到时候,水之魂背后隐藏着太多秘密,暴走有什么后果谁也不知道。”

  “可是,我见过风之魂暴走,我想没事的……”

  “现在的情况和那日不一样,由战意激发的暴走和由痛苦激发的暴走怕是有天壤之别。”

  南宫白依旧闭着双目,向婉儿问道:“婉儿,你从刚才开始,有没有注意到血奴的变化?我问你,自那两个怪物出现,他有没有再用过火元素、土元素、风元素的术法?”

  “老师……没有,刚才是他第一次出手,使用的是水元素术法,还没见他使用别的术法。”

  南宫白缓缓睁开眼睛,盯着血奴,目光在他身上扫过,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老师?血奴难道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

  “你看他身上还有几个镯子?”

  “一个……还有一个在土命身上,难道说?”

  “我猜想火居身上应该也有一个,也就说本来四个镯子现在大概率只剩下三个。”

  “为什么少一个镯子?”

  “镯子可能不单单是储灵的器具,可能还与别的有关。我觉得一方面一个镯子代表一种术法,四个镯子分别代表了火、土、风、水四种元素术法,而且这些术法可以以某种秘法产生新的生命体,另一方面每一个镯子或许可以为他挡下一次致命伤,但是代价就是损失一种术法。我推测,我刚才的那一击应该是确实的‘杀死’了他,但他以失去了风元素的术法的代价‘复活了’或者说‘抵消’了那次攻击,如果是这样的话,起码要再杀死他三次,才能结果他。”

  南宫白站起身来,看着满身是汗的婉儿,眼下虽说是找到了突破口,但是以婉儿目前的状态再强行发动术法,真气枯竭,怕是会伤及根本,一辈子与武者无缘。

  “吼——”

  紫狰凭着利爪,终于破开了岩界,又是一爪将土命击飞,碎石溅了一地,几个起落回到婉儿身前。

  水之重甲本是厚厚的水甲,能够大幅削减收到的伤害,此刻残留在紫狰身上的只有一层薄薄的水衣,感觉手指轻轻一划就能破开。

  “九歌,我给你重布重甲……”

  “别再动用术法了,我没事。”

  看着站都站不稳的婉儿,紫狰也知道勉强发动术法不仅无法维持多长时间,还可能反噬自身,便拒绝了婉儿。

  南宫白低声将自己猜测的情报告诉紫狰。

  紫狰经这么一说,更加肯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对南宫老师说道:“老师你猜的不错,火居手上也有一个镯子,但是要再消灭他三次,绝不是易事,您有什么对策么。”

  “问题在于我们现在的状态实在不乐观,我只能再发动一次怪力,要想一击同时杀死血奴本体、土命和火居,除非能把他们聚在一起……”

  “禹木……禹……”

  南宫白说话之际,脱力的婉儿终于支撑不住,身体像棉花一样倒了下去,紫铮急忙侧身让婉儿倒在自己身上。

  婉儿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无力的倒在紫狰身上,长发贴着脸庞,平日红扑扑的脸蛋儿此刻也有些惨白,长长的睫毛挂着汗珠,嘴唇边像是叫着谁的名字。

  “我叫禹木,不知道姑娘是否找错人了?”

  “没有,公子说笑了,我长这么大可没有见过一个禹姓之人,自是找你。”

  “要不我们私奔吧,不然你会被打死的!”

  “私奔你个鬼!”

  “禹木……你永远不会离开我对么……”

  “当然不会,我会一直守护着你。”

  从那天第一眼看到禹木,到后来的点点滴滴,回忆涌上少女的心头。

  “婉儿,婉儿……”

  昏昏沉沉中少女像是听到了禹木的声音,少女心中想,虽只是幻觉,也足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