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琴鸣

禹天对弈 禹影 2047 2019.05.21 12:00

  “为促进我奇浓嘉普王朝与鳞之国交流共通,应邀,举办两国青年才俊武者切磋大会,大会现在开始。”

  随着王朝大臣宣读完开场白,禹木上场的日子终于到了。

  演武台正面,两国君主端坐,旁边是王子、公主、大臣和使者。

  “第一场,鳞之国琴侯爷二公子琴鸣对奇浓嘉普王朝一品爵爷禹木!”

  “噗——”

  禹木本来被告知最后一个出场,结果第一个就是自己,还“一品爵爷”?一口上好龙井茶喷了出来。

  “一品爵爷有钱拿么?老子的俸禄呢?怎么没见着?你几品?”禹木瞅着旁边的一位大臣问道。

  “爵……爵爷,老臣只是三品官职,这俸禄……这……”旁边的老臣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禹木!上场了,还刷贫!”婉儿推着禹木下了座位,蝉羽扇拍着禹木的后背,“打输了就别回来吃饭了!”

  “好嘞!记得帮我问问俸禄的事儿!”

  禹木松了松筋骨,朝着演武台走去,闭着眼,长长呼出一口气,白色气衣显现,缓缓地又敛入体内。

  站在台上的琴鸣一甩头,中间的一捋头发飘向旁边,左边嘴角上扬,眉毛一拧,长枪猛地杵在地上,双手一摊,冲着四周喊道:“贵国是连个大元界的青年都没有么?”

  随手一指公主旁边的侍卫,讥讽道:“难道王朝有什么规定?比如三十岁以上才能上大元界?还是四十?”

  “小孩子口无遮拦,年轻人嘛。”鳞之国君主冲着旁边一拱手,嘴上是道歉,心里却是得意的很。

  “无妨无妨。”王朝君主是何等人,内心没有一点波澜。

  当王朝君主知道禹木是老祖宗亲自指定的时候,便没有过问一个字,因为他向来对宫里的这位老祖宗深信不疑。

  “哦?我倒是不知道怎么才算到了大元界?还想请教阁下。”禹木站在台上,右手一伸问道。

  琴鸣打个响指,身后出现一个蓝色的炫纹,又连打几下,凝聚出五个炫纹,嘲弄道:“还是个乡巴佬?真气延申出身外仍能凝聚便是大元界。”说完,挑着眉毛,指指身后的炫纹。

  “五个炫纹浮于身后,这真气掌控能力确实高明。”

  “真是拉风帅气上档次!”

  “臭屁什么!”

  青年比试不同于皇家内部切磋,也邀请了宫外的很多人观战,只要不扰乱会场秩序,说些粗话,也是没人管的。

  “没见过吧~这杆白龙枪看来是没机会亮相了。”

  琴鸣长枪未拔,爆发出一身蓝色真气,快速移步到禹木跟前,背后一个炫纹飞至右拳,一记摆拳击向禹木。

  禹木双脚未动,一个侧身,右手拉到身后,也是一副摆拳的架势。

  琴鸣心想这莫不是个傻子,自己的拳头已经快到他脸上了,不仅不防还把拳头拉到身后。

  “蠢货!死吧!”琴鸣大喊道,心里想:你拳头拉的这么远,不等你从侧面出拳,老子一拳就能把你打飞十米!不对,二十……

  “唉?”

  琴鸣正专心计算能把禹木打飞多远呢,拳头却是一直没有着力点,随着惯性都已经过到了自己左侧,禹木却是还在自己面前,拳头已经缓缓飘来。

  “什么鬼?我算错距离了?没打着!额……”

  琴鸣嘴角突然嘴角上扬,然后,闭上了眼。

  正如他所料,自己击拳的惯性带动着身体向左飞去,而遇到的,必然是禹木蓄力已久的一剂“重摆拳”。

  琴鸣像是一捆稻草一样,斜飞了上去,在最高处眼睛偷偷睁开了一条缝,随后又闭上了,垂直掉了下来。

  “轰——”

  倒栽在场上,琴鸣身后的炫纹却是一个都没有散去。

  “形象不能丢!”这是琴鸣心里唯一的执念,强咽下本想吐出的一口血。

  琴鸣几个翻身,正站在白龙枪上,右脸肿的老高,却一脸冷静。

  “没想到南宫瞬身的弟子竟然是这么个无耻小人,领教了!”琴鸣右手拇指擦了擦嘴角的血,又继续道:“我让你一柄武器,你还暗算我,又如何?能伤我分毫?也是,跟小人没什么情面可讲了。”

  翻身拔出白龙枪,长枪斜指,身后炫纹飞入其中,发出一阵龙鸣之音。

  “请。”

  禹木心想对面这人虽然无赖,硬接自己一拳,竟然面不改色心不跳,也就受了点皮外伤,真是高手。

  “喝!”

  禹木大喊一声,右背上白色真气化作羽翼一展,双目也冷了下来。

  “我靠!你也是大元界!无耻!”

  琴鸣见禹木不仅隐藏了武技,连境界也是扮猪吃老虎,气的提枪而上。

  “惊雷!”

  长枪上蓝光闪现,直逼禹木,禹木侧身滑过,伸手想去抓长枪枪柄。

  “哼!”

  琴鸣左手切在右手前的枪柄上,长枪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琴鸣握紧枪柄重重砸向禹木。

  禹木举起右臂,身后羽翼也跟了过来,护在上方,挡下了那剂重击,羽翼也散去了一块。

  “破云连突!”

  琴鸣见那白色真气羽翼也没想象中坚固,手中长枪连突,刷刷几下,便将之击溃。

  “天翔突!”

  羽翼已散,琴鸣抓住时机,飞身快速刺向禹木的大腿。

  禹木急速跳起让琴鸣穿了过去,没有转身,左手反手一抓,直接按住了琴鸣的脖子。

  台下的婉儿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大喜道:“是和金有战斗时,那种快速飞身、反手后抓的特殊技法!”

  台上琴鸣只觉后颈被人制住,头都转不回去。

  禹木顺势侧翻,松开了本来按住琴鸣脖子的左手,右手挥起,背后白色真气聚集,化作一个半透明的手掌。

  琴鸣虽不知为什么禹木放开自己的脖子,却也知道现在回头无用,闭上眼,默默摇头,只希望身后的禹兄能下手轻点。

  “轰——”

  琴鸣在接触到那股力量时忍不住骂娘:我靠!这么大劲儿!是吃奶的力气都用了?!!没看见老子都放弃抵抗力!

  只见禹木右掌和身后那半透明的手掌同时按在琴鸣背上,琴鸣被一掌拍在地上,碎石纷飞,在地上砸出一个人形。

  “你……大……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