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金无

禹天对弈 禹影 2115 2019.05.26 19:00

  “老师!”

  禹木二人连忙将南宫白扶起。

  “过了多长时间!”南宫白喘着气问道。

  “什么多长时间?老师您出现到玄女离去不过片刻……”禹木不知道为什么南宫白会问这种问题。

  “片刻……我每次被玄女重伤六击,明明受的伤不下一万零八十次,起码是七日……怎么会只过了片刻……”南宫白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异兽中有奇能者,窥探到现实之力,能将虚拟的现实侵入人的神识,让人辩不得是现实还是虚拟,这异兽便是食梦貘,不知玄女从何处得此能力……”九歌解释道,“我异兽族血脉奇特,秘术众多,我也不知道玄女究竟如何做到……”

  “车夫,烦劳给川之国东方世家东方婉儿带话,禹木有要事在身,晚几日便到!”禹木冲车夫喊道。

  九歌扶着南宫白,说道:“我们先找个客栈休息一晚。”

  南宫白长舒一口气,脸色恢复的差不多,晃晃脖子说道:“玄女真是个可怕的角色,陷入她的虚拟之境非同小可。”

  几人在客栈落脚后点了几个小菜,禹木问道:“南宫老师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特意追查玄女么?”

  “并不是,我在追查另一件事,我听闻有一个组织想要解开这里的封印,摧毁王朝……此事没有根据,因此便来此查探,若真如此,怕是又一场浩劫。”南宫白认真地说道。

  九歌知道解开这凶兽意味着什么,神色有些不自然,手中折扇紧紧攥着,又看向南宫白,“南宫老师,你追查到什么了么?”

  “这事好像和玄女所在的元组织有关,但是却不像是玄女二人在筹划,元组织是个非常神秘的组织,我也没探得太多有用信息。”南宫白对于元组织的探查有些无奈,突然又说道:“禹木,我想把你介绍给一个人,李西当年的队友,天枢,他也在追查此事,我希望你能协助他。”

  “若是大劫真的要到来……我自是要出一份力,只不过,为什么让我去找那位前辈?”禹木觉得既然是调查事情,跟着南宫白就可以,为什么让自己单独去找天枢。

  南宫白定睛道:“九歌与我身上都有异兽族血脉,我自会带他去他该去的地方,而你……传说天枢曾学艺于未名湖……你们必有因果……”

  “未名湖……”禹木在未名湖的时间里只见过老头儿,难道天枢是老头儿的弟子?

  “婉儿此刻不在,也是好事,此次太过凶险,她身负元素之力不能出岔子,留在川之国也算安全。”南宫白喝了口茶,又叮嘱禹木道:“天枢所在之地叫千川,你带着这块玉牌,它自会指引你前去。”

  禹木接过玉牌,玉佩上边闪着紫光,指着东南方向,应道:“是,弟子定当全力协助。”

  用过饭,南宫白和九歌径自离去,禹木也向着玉佩所示方向上路。

  “木头,你不先找你的婉儿妹子了?”堕天觉得禹木这般爱护自己的婉儿,应该先去川之国才对,怎么会先去找天枢,便问道。

  “凶兽被人盯上,王朝必会大乱,我若顾自离去,婉儿也会回到王朝的……倒不如先行解决,待平安后再去找婉儿。”禹木明白在大是大非面前,自顾自逃避解决不了问题。

  出了城镇,远处有一处村落,中间是高耸的两根柱子,靠在一起,形成一个三角形。

  “住手!”

  禹木远远望见一个脸上画着兽纹的男子护在一个孩子面前,一个留着小胡子的武者逼了上去。

  “哦?小子,老子的事你也想管?”那人一双小眼睛,穿着武者常见的大褂,撇着小胡子道。

  画着兽纹的男子见眼前武者分心,一杆长枪刺去,那人只一个侧身抓起长枪,连人带枪扔出数米。

  “爸爸!”小女孩向着被丢出去的那人跑去,却被小胡子拦下。

  “小姑娘,你告诉叔叔,那把圆形弯刀在哪里啊?”那人眯着眼问道。

  “坏人!我不说!”小女孩怒目瞪着小胡子,小拳头说着便往小胡子身上锤,被一脚踹开。

  “米亚!”

  兽纹男子举枪又刺,被小胡子一把抓住,一脚踢飞到空中,长枪指天。

  “噗——”

  小胡子将长枪一甩,扔在一边。

  “爸爸!”

  米亚哭着冲小胡子跑去,被赶来的禹木一把抱起,飞身到那男子身边,轻轻放下米亚。

  禹木厉声喝道:“身为武者,欺负一对儿父女,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人性?我金无从来不知道什么是人性!挡我者死!”小胡子拈着下巴的胡子说道。

  “金无?金有是你什么人?你也是寻七罪鬼器的?”禹木提起警惕。

  那人眼中露出喜色,瞪着不大的眼睛道:“你见过金有?还知道七罪鬼器,金有之死怕是和你脱不了干系,我在他身上也未寻到鱼肠剑,莫不是在你那里?双喜双喜啊,我金无今天要得七罪之二啊,哈哈哈哈哈!”

  “我不会交予你的,更不会让你再迫害这孩子!”禹木此刻并不是没有退身的可能,只是身后还有米亚,他只能一战。

  禹木雷切一出,金无眼中散着光芒,说道:“好刀!虽不及七罪,也不失为一件利器!你身上好东西不少啊!”

  金无已经按耐不住躁动的心,手指点向禹木,一阵真气如箭矢一样射来,和铭柳嫣的风羽箭相似。

  “你是风元素的术者!”禹木喝道。

  金无哈哈大笑,“你觉得我这是风元素的术法?小子见识真是短浅!受死吧,真气指波!”

  速度之快,禹木竟然来不及闪身,一指直接将禹木肩部穿透。

  “老子的指波是纯真气急于指尖,可不是那柔柔弱弱的吹风术法。”禹木捂着肩膀,对面迎来的又是金无的飞踢。

  禹木高跳闪身,反手去切金无。

  “这是金有的身法!小子这都能偷来!”金无急转身,又是一道指波射去,禹木腰间瞬时又是一个洞,飞向那两根柱子。

  禹木突觉得身后十分绵软,绝不是空气的感觉,连忙抓起米亚,抱在胸前。

  “彭——”

  禹木竟然消失在金无的眼前,待金无将手伸向那个三角形门柱时却是什么都摸不到。

  “老子就在这里等你出来!”

  金无大怒,一屁股坐在门柱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