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7章 人心(求推荐票支持)

禹天对弈 禹影 2211 2019.08.19 11:55

  禹木一看这不是守门的鼠眼男么,在自己面前这是耍宝呢?

  也懒得管他,自顾自应付着四周的武者。

  不管归不管,这个贼眉鼠眼的家伙还老是往自己身边凑,每次还冲自己一个劲儿的眨眼睛,接着就装腔作势地的在人群中捣乱。

  禹木明白过来,这家伙这是献殷勤呢。

  清了清嗓子,禹木边打边喊:“放暗箭的王八蛋在这儿呢,就这个贼眉鼠眼的家伙!”

  “什么!刚才这东西也砍了我一刀!”

  “我看八成就是故意的!”

  “兄弟们砍他!”

  鼠眼男打得一手好算盘莫名其妙就被禹木砸了场子,连忙解释道:“我刚才是不小心摔倒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周围一圈武者哪个人都有他砍的伤口,这伙人谁还会信他的鬼话,一个个简直就是把鼠眼男当沙袋打了。

  “别……别……”

  身后鼠眼男的兄弟刚想劝架,就看到一个个武者瞪着他:“小子,你和他一伙的?”

  “不是,不是,我是想说用这根棒子打……手抡起来舒服……”

  面前的武者抢过木棒,掂了掂,点点头,冷哼道:“是,拿棒子打比较爽。”

  那人喝退其他人,棒子直指鼠眼男,骂道:“放冷箭的王八蛋,我们这儿十几个兄弟,给你个优惠,接我十棍子不过分吧。”

  鼠眼男眼睛都被打肿了,瞥了眼自己的“兄弟”,嘟囔道:“王八蛋,不救老子就算了还火上浇油,落井下石,老子……”

  这话说到一半,那拎着棍子的武者当头就是一棒,摸了摸自己屁股上被划伤的地方,嘴角一抽:“给老子屁股下这么一下子,还敢嘟囔,说什么呢?大点声!”

  鼠眼男刚想解释,又是一闷棍,这一棍不是别人打的,而是自家兄弟打的。

  鼠眼男这兄弟也不是个好东西,眼看在这样下去自己也该被拖下水了,干脆将鼠眼男打晕算了。

  “这种人就该打,大伙打死他!”

  听着自己兄弟说出这般无耻的话,鼠眼男欲哭无泪,千算万算没算到会被自己人坑死。

  “诶?怎么回事?”人群中一个武者突然捂着脑袋,摇摇晃晃跪在地上,“中毒了?”

  “我……我也有点晕……”

  “被算计了……”

  紧接着,院子中的众人一个个都倒在了地上。

  禹木向婉儿和东方牧夫妇问道:“你们没事吧?”

  “没事,他用的毒并不厉害,我们世家之人从小对这些东西就有抵抗,休息片刻便好。”

  婉儿瞅着禹木,问道:“禹木,你不是世家的人,为什么也没有中毒?”

  鼠眼男挣扎着爬起身,大声说道:“是我给公子解的毒,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我是你们这边的!”

  他那兄弟也赶紧爬了过来,跪在婉儿面前,连连点头:“对对对,我们是卧底、策应。”

  鼠眼男气地鼻子都歪了,没想到自己这兄弟这么无耻。

  “你们真是一点脸也不要啊,我怎么不知道我的毒是你们解的?”禹木皱着眉问道。

  “这个这个,我们解毒的手法比较特殊,一般人都看不到,这很正常……”鼠眼男瞎编乱造一通。

  婉儿摇摇头,叹气道:“看出来了,这两个货就是两个狗腿子。”

  “婉儿,好好说话,一个姑娘家怎么说话呢?”婉儿的母亲轻斥道。

  “不碍事不碍事,咱家婉儿心直口快,是女中豪杰,这种人骂几句是应该的。”

  “对对对,我们被骂几句是应该的,我们就是狗腿子!”

  狗腿子做到这个份儿上,禹木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刚才这个贼眉鼠眼的王八蛋确实也帮过自己。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什么罪……”鼠眼男战战兢兢地问道。

  禹木盯着鼠眼男,提醒道:“某些人是不是曾经对大小姐无礼过?”

  鼠眼男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叩首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就绕过小的吧。”

  东方牧夺回家主之位只是时间问题,扫了一眼鼠眼男和他兄弟,决定还是将他们留下,毕竟世家势力削弱,正是用人之际,下令道:“从今往后,你们职位依旧,工钱减半,若是再不分青红皂白,以势压人,必严惩!”

  二人连忙叩头,虽说还不知道眼前这人到底是谁,但也猜出个七八分。

  “下去吧!”

  院子里此刻还躺着十几个武者,痛苦地呻吟着。

  “救救我们吧!”

  “解药,快给我们解药!”

  “东方皓那个王八蛋居然骗我们!我们根本没吃解药!”

  看着群拿钱办事的浪人,东方牧拿出一个小药瓶,放在掌心,喝道:“今日你们听信谗言,犯我家族在先,我给你们两条路:要么迈出这道门,是生是死,随天意,我东方牧也不再追究;要么立下十年效忠我东方世家的重誓,拿了解药,从此便是我世家待罪之人。”

  东方牧这个“待罪之人”已经说明了自己的立场,今天贪财慕权的这些人他可以给一条活路,若是再犯,必诛之。

  这群人中不少还是名气在外的武者,今日这般狼狈,还要为世家当十年的“待罪之人”才能活命,心中不免不甘。

  “诸位放心,我东方世家今日起必定会重整旗鼓,重获川之国的信任,总有一天会回到第一世家之位!只要诸位无二心,必以礼相待。”

  东方牧不愧是担得起家主之位的人,先是挑明了自己坚定的立场,又安抚了这群武者的内心。

  打一巴掌揉三揉,就是这么个意思。

  “我加入!”

  一个壮汉走到东方牧面前,单膝下跪,三指指天,以身家性命为誓宣布效忠东方世家十年。

  “我也是!我发誓……”

  “本人立下重誓……”

  “我……”

  十几个武者跪在东方牧面前,纷纷立下誓言。

  东方牧点点头,将解药分于在场之人,振臂高呼:“今日便是我东方世家最弱之时,过了这道坎,必是我世家崛起之路!”

  “崛起崛起!”

  “崛起!”

  不得不说,东方牧的这份领导力让禹木钦佩万分。

  婉儿凑到禹木身边,胳膊碰了碰正出神的禹木,悄悄问道:“禹木,你到底中没中毒?是不是在死撑?要不我扶你去屋里休息一下。”

  禹木本来身体无恙,只是有些疲倦,借着的婉儿的台阶,便应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伴在禹木身边,婉儿冲母亲使了个眼色。

  婉儿的母亲三娘这般聪慧,又怎么会看不出其中的意思,微微点头,也没有说话,省得让别人查觉到禹木身体的不适,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