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禹木参战!

禹天对弈 禹影 2141 2019.06.06 16:24

  “婉儿!”

  就在婉儿晕倒在自己背上时,紫狰突然听到了不远处一声焦急的声音。

  “禹木来了。”

  紫狰对身旁的南宫白说道。

  南宫白晃了晃脖子,发出咯咯的声音,“这小子来的还真是及时,事情看来还有转机。”

  禹木从马上跃下,拍了下马背,那野马便转头向来处奔去。

  “老师!婉儿他怎么样了?你……你不是不祥之地的那只狰么?”

  看着婉儿趴在那只紫色野兽身上,禹木有些警惕,但看南宫白的表情,这野兽似乎是在守护老师和婉儿。

  “他是……”

  南宫白刚要说话,紫狰便打断道:“我是不祥之地的守护者,叫紫狰,婉儿……东方姑娘只是真气消耗太大,有些脱力,没事的,不用担心,眼下,有更重要的事。”

  南宫白不知道为什么紫狰不愿意将真实身份告诉禹木,只是点点头,将血奴的情况挑眼下最重要的几个点说了几句。

  “要杀他三次么?真是个可怕的敌人,怪不得金无转身就溜。”禹木冷冷看着对面一脸不耐烦的血奴,确实他和之前遇到的人气场都不一样。

  “金无?”南宫白对金有这个名字倒是挺熟悉,这金无却不知道是谁。

  “先不说这个,老师,你照顾婉儿,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出手,若是您现在再消耗体力,怕是没有机会再给予血奴致命打击了。”

  禹木转头看着紫狰,总觉得这双眼睛很熟悉,难道就因为在不祥之地见过一次么,禹木想不出来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紫狰,今日之情,等此事了结,定会想报,不知可否再助在下一臂之力?”禹木要给南宫白制造机会,独自一人压力确实过大,若有紫狰相助定是如虎添翼,不过紫狰已经护得婉儿和老师周全,此刻就算拒绝,禹木也会心怀感激的独自迎战。

  “上来。”

  紫狰俯身,将目光看向血奴,只回了禹木这两个字。

  禹木翻身而上,雷切握在手中,心下只有感激,“老师,婉儿就拜托了!”

  “堕天,这个血奴真如南宫老师说的那样么?”禹木将意识探入神识空间,向堕天问道。

  “确实,南宫白是个聪明人,我从血奴身上只能感到水元素的波动,想来他推测的八九不离十,不过,你要怎么做呢?”堕天将那朵海棠花搬到小院中,浇了浇水,又继续说道:“血奴、土命和火居,土命有岩石术法阻碍和拘禁你的行动,火居适合中远距离攻击,不会与你肉搏,血奴嘛,此刻使用的虽是擅长远战的水元素术法,但这个人的近战能力你也听到了,并不弱,你要在这种情况下给南宫白制造机会,有些困难吧?”

  “我知道会很困难,但是有紫狰相助,我相信会有办法的。”

  “呦?你还挺信任那只异兽的?”堕天闻着花香,丹唇微启,轻笑道,“他……”

  “它怎么了?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它很可靠。”

  堕天只是堆着笑容掩了嘴巴,没有答话。

  见这个时候堕天还有意吊人胃口,禹木也没在意,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摸清血奴的“秘术”。

  “我倒要看看你们哥俩怎么处理眼前的麻烦。”堕天拥有神魔万载的阅历,对于人间事知道的倒是不多,本以为人间生命在神魔面前只是些低阶实力的莽夫野兽,现在却觉得还是有很多新鲜东西,眼前这个能通过某种秘术使用多种术法的血奴也勾起了她的兴趣,听南宫白所言,血奴不仅能同时使用四种不同术法,每种术法的威力还都比肩大元界的术者高手,倒是个稀罕事儿。

  “紫狰,我要先确定一件事,土命和火居暂时帮我拖一下,缠斗就行,不需硬攻,注意别受伤。”

  虽说和禹木才几日不见,但紫狰觉得他身上产生了某种变化,若是以前的禹木,紫狰一定不放心让他一个人面对血奴,但是野兽的直觉告诉自己现在的禹木有那个能力,便低吼一声,“小心。”

  “谢谢。”

  一人一兽奔向血奴,血奴未动,土命和火居已经动手。

  “岩障!”“火莲花!”

  两个怪人配合得很好,土命将紫狰脚下的土地升起,火居接火焰攻击。

  也就是紫狰常年在充满危机的不祥之地,反应迅敏,才能将将逼开危险。

  “鱼!”

  禹木踏着紫狰的背,跃到空中,黑白两色气衣覆盖全身,背后真气羽翼展现,身上肌肉一寸寸猛地壮大,刺骨的痛瞬间从全身传来,没有训练直接强硬的使用金无的武技,果然有些不适应。

  虽然感觉到肌肉的痛楚,但是禹木感觉身体变得充满力量,真气不断涌上来,脚下也十分轻盈。

  没有一丝犹豫,禹木快速移动到血奴面前,急速翻身一周,猛地将雷切斩向血奴。

  血奴本来见有个少年骑马而来,不过是多个送死的,根本没放在眼里,见他真气爆发,气衣幻化羽翼,肌肉猛地壮大,眼睛越瞪越大,此刻躲闪不及,脚下镯子中两道水流喷出缠到双手,像是两个流动的巨大拳套。

  “泥沼!”

  雷切斩到那水中像是陷入泥沼一样,力道瞬间减了不少,禹木肌肉暴涨,又加了几分力道。

  血奴见状感觉闪躲,身上还是被划出一个口子。

  “果然,你已经不能使用风元素的术法了,对不对?”

  禹木雷切上滴着血,指着血奴问道。

  “哼,那又如何?”

  “土命!火居!”

  本来与紫狰缠斗的土命和火居听到血奴的命令,立时闪身撤回,分站一角,三人将禹木团团围住。

  紫狰和禹木眼神一对,瞥向土命,打算里应外合先灭杀一人。

  本来站在三人中间的禹木瞬间移动到土命跟前,雷切佯装斜切,土命双臂挡在前边,被禹木一脚挑开,翻身直刺,本就受了紫狰两爪的土命直接被雷切穿透。

  禹木动身时,身后火居和血奴的指火和水剑也跟了过来,紫狰跃身挡在禹木身后,身上被划出几个口子。

  “碍事。”

  血奴左手一抬,土命便化作粉末涌入左臂,一个裂了纹的镯子也显现在手腕上。

  “你也回来吧。”

  “你说我?为什么?”

  火居话没说完已经变成一圈圈火焰,缠在血奴的右臂。

  血奴身上的刀伤处,血已经止住,右手火枪显现,冷冷地说道:

  “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