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5章 女骗子

禹天对弈 禹影 2003 2019.07.23 16:18

  大胡子摆出一副轻描淡写的姿态,慢慢拉开字条。

  禹木看在眼中,极其不爽,分分钟想要抽刀。

  纸条打开一半,大胡子又说道:“不过我要提醒你,虽说我打不过你,但你也绝抓不到我。”

  这是实话,单就刚才她躲过讨钱群众,随后又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手法,禹木就没有十足把握抓住她。

  破财免灾,禹木也是明白人,扔了一块碎金子,说道:“给我吧。”

  大胡子接过金子,颠了颠斤两,满意地将纸条丢了过去,转身一溜烟儿很快就没了踪影。

  接过纸条,禹木摇摇头:“一个女子为什么要装扮成这个样子,还是个财迷……”

  还以为这块朽木开不了窍,堕天夸赞道:“哎呦,眼力不错嘛,还能看出来是女的?”

  这话禹木就受之有愧了,其实这点并不是他用眼睛看出来的,而是“用身体感受到的”。

  就在刚才肩膀撞到一起的时候,那份棉柔的触感切实地传递给了禹木。

  试问一个消瘦的大男人又怎么会有那样肩膀?

  打开字条,空气渐渐凝结,一根根青筋蔓上禹木的额头,此刻,他有一个梦想:将大胡子手起刀落!

  皱皱巴巴的字条上赫然写着:真正的纸条在你口袋里。

  “啊!”

  被人耍的感觉让禹木极其不爽,仰天大吼,肆虐的真气在身体中横冲直撞。

  气衣突然闪过一丝肉眼不可见的火花,但就是这一丝的变化被堕天捕捉到了。

  堕天眼珠一转,心下有了计策,开始了她的表演。

  “木头,你个猪头,天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还被人耍的团团转!说是救九歌结果不仅没救回来,自己还滚到了这么个鬼地方!”见禹木火气还是不够大,堕天又添油加醋:“你的婉儿妹子说不定这会儿已经跟人跑了,要不你也别回去了,在这儿呆着吧,说不定凭着你古风美男的实力还能再勾搭几个小姐姐。”

  “你!”

  听到禹木身边有了“噼啪”的声响,堕天脸色一变,笑嘻嘻问道:“感觉怎么样?”

  禹木真气敛入体内,压着怒火,没好气地说:“生气!”

  他心里也知道堕天不过是在开玩笑,但是自己刚被骗了,正在气头上,这会儿刺激自己,不是没事找事么?

  堕天摸着下巴,喃喃道:“哦?生气么……”

  禹木有些无语,不知道今天的堕天是不是傻了,不耐烦地说:“谁被劈头盖脸一顿骂都会生气,你这点常识没有吗?”

  “你刚才没有注意到么?”

  一头雾水,禹木微微皱眉:“注意到什么?”

  “笨木头,你在生气的时候身上会有火花,应该是已经能短暂触及到‘鱼’的第二层状态了。”

  “什么,你怎么不知道,我自己都没察觉到?”

  “你受情绪左右,这些细小的变化自是察觉不到,刚才你被骗生气时我就隐约察觉到了这一点,拿话激你不过是想确定一下。”

  听她这样说,禹木才知道刚才那番话是为自己好,也幸亏刚才没有翻脸。

  闭目细细回味刚才的状态,确实感到肌肉中充斥着力量。

  “难道说!”

  禹木双手抱拳,拉在身体两侧,神情一冷,不断低吼着“啊”。

  “噼啪——噼啪——”

  看着周身变化的火花,禹木大喜,但是情绪微微波动,那火花立马就消失不见了。

  “我知道了!是情绪,在原有功法运转的前提下,还需要愤怒的情绪才能激发!”

  堕天摇摇头,“这一点我刚才就已经想过了,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如果单纯是受情绪影响,照理来说,金无应该早就练成了,为什么他一直无法精进?”

  她对禹木的说法还是持保留态度,虽说怒气确实有助于第二层的修炼,但她总觉得这不是根本条件,最多只是个引子。

  她的一席话说得确实有道理,金无迟迟未能达到二层境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禹木思想向后,决定再次尝试,留心观察自己身体的变化。

  愤怒的情绪下,还要找到自己身上细微的变化,这对禹木来说确实不是易事。

  一边又一边的尝试,禹木喊道:“是真气!”

  攥紧拳头,继续说道:“愤怒的情绪下,真气不只是在身体就快速流转,还会渗入到每一寸肌肉中!”

  “所以第二层的身形才不像第一层那样粗壮?”

  堕天也明白过来了,想必金无就是始终达不到真气向身体更深层次的渗透,所以才不能精进。

  或许这也是为什么金无最后会留下一句“老子限于体质这武技不能发挥全部实力”了。

  情绪只做引导,完成真气的渗透才是最重要的。

  能想明白这一点,禹木今后的修炼必定会踏入更高的层次。

  “那最后的问题就是……将真气渗入肌肉这种事情,你做到了,但是金无却没有,为什么?”

  “或许……跟我自身的功法有关吧……”

  确实,除此之外,其他的原因禹木也想不到了。

  他自身的功法很是奇特,除却专门的打坐修炼外,平日里真气也会自行缓缓运转,时刻提升着禹木的修为。

  盘膝而坐,禹木静下心来,在岸边修行起来。

  说来也巧,岸边今日也没有经过什么行人,一切都很顺利。

  就这样,时间飞快地流逝,不知不觉,已过了晌午。

  “木头,该去做主线任务了,别练了~”

  神识空间中,堕天吃的饱饱的,半躺在床上,吹着小风,悠哉地催促着。

  敛了心神,禹木站起身来,纵身一跃,跳起数丈。

  虽说这会儿肌肉还有些酸痛,但想来经过真气洗礼的身体应该会更有活动,禹木又添了几分自信。

  今天早上的这一番修炼成果颇丰,他觉得这是个好开端。

  “去会会那个钱九爷吧。”

  禹木摩拳擦掌,他有些期待。

  堕天闭着眼,翘着腿,幽幽说道:“兵团干部钱九爷?你不觉得这名字确实透着一股……”

  “神秘感?”

  “土包子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