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7章 断刀

禹天对弈 禹影 2114 2019.08.03 07:33

  这刀是不是真的,禹木还确实得问问神识空间里的“百科全书”:“堕大小姐,你看他的刀是真品吗?”

  “什么鬼刀?我要午睡,不要吵我……”

  随着堕天一个响指,被子从身上飘了起来,向上挪了挪,捂住了耳朵。

  “真是……睡神……”

  晃了晃胳膊,禹木右手摸向后腰,反手提了雷切。

  “是真货还是假货,试试就知道了。”

  “哦?你要试刀?你莫非真的就是那个‘试刀人’?”

  一听到“试刀”,雷阳华脸上又挂上了那副“为民除害”的嘴脸。

  “可别怪我欺负你,就你手上那块废铁,重量连我的刀柄都赶不上。”雷阳华瞅了眼自己的宝刀,嘲笑道:“要不我出点钱,你去旁边卖兵器的那儿,挑一把最贵的,也省的被人说我仗着宝刀在手,欺负个小毛孩。”

  “我说你嘲讽技能收着点行不行?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

  “不一定?我怎么觉得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确实,雷阳华和禹木同是大元界武者,但是雷阳华人高马大,手中又有一把“神兵”,再看禹木,在他面前就显得太过消瘦,手中那把薄刀,看着好像风一吹就会折断。

  禹木弹了弹刀刃,摇头笑道:“废话真多,不过也对。”

  “什么也对?”

  “现在不多说几句,一会儿可就没机会了。”

  “是吗!”

  雷阳华手中这样一柄重刀抡在手中,竟是不显吃力,长刀如矛一般刺向禹木。

  禹木微微瞬身,躲开攻击,只见“长船”当头劈下。

  “雷斩!”

  手中薄刀向上快速挥去。

  “喀——”

  两刀交锋,时间就像是凝结了一样,不管是场上的雷阳华、禹木和一众镖师,还是周围嗑瓜子的街坊,没有一个人出声。

  要说这个时候,什么东西还没有停住,就只有飞在空中的半截刀身。

  “噗!”

  半截刀身插在了地上。

  “妈妈,雷阎王的刀断了!”

  “雷阎王”是孩子们给雷阳华起的绰号,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熊孩子,一提到雷阳华就跑的比兔子还快。

  “别瞎说!”

  旁边的妇人听孩子乱讲,赶紧将孩子带到了外边。

  走到那半截刀身旁,禹木喃喃道:“虽不是真品,不过也算是一件好刀了,可惜了。”

  打着哈欠的堕天这会儿刚睡醒,揉了揉眼睛:“你怎么知道这不是真品?”

  禹木心想这不是明摆着的呢,瞅瞅那半截断刀,打趣道:“都被我斩断了,还能是真品?难不成‘大业物二十一工’里还有切菜的刀?”

  “说不准,你还真是把一件真品给人家劈了,造孽啊造孽啊。”

  堕天伸伸懒腰:“我可从来没说过,同是‘大业物二十一工’就不会被砍断。”

  望着手中的雷切,禹木吸了一口凉气:“我手上的雷切难道比这长船要更锋利?”

  “刀会不会断,本来就不只是刀本身能决定的,还在于使刀的人。”堕天下床洗了把脸,继续说道:“他的长船本来就重,竖劈向你,去势本就是向下的,而你的雷切横扫,扫的并不是它的刀锋,而是刀身,刀的去势是横向的,这就相当于他的刀杵在原地让你砍,并不是没有砍断的可能啊。”

  “当然,你俩若是刀锋相对,谁的刀会折还真不好说。”

  传说中的神族“大业物二十一工”就这么陨落在自己手上,禹木还有点心疼。

  “不过,还有一件事得告诉你。”

  “说吧,什么事儿?”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真刀还是假的,嘿嘿~”

  “你真是够了!”

  禹木摸着那把断刀,喃喃道:“唉,认错了主人,可惜了。”

  此刻,雷阳华手中只一把断刀,当初还幻想着凭着这把“长船”能手刃“试刀人”,再给镖局立一次威信。

  但是随着手中利刃的折断,这一切都成了泡影。

  将断刀重重插在地上,雷阳华骂道:“小子,你是吃饱了撑的,砸我雷家镖局饭碗来的?”

  “哎呦,话乱吃,帽子乱扣,以后哪还有走镖的信誉?”

  禹木将断刀拔起,插到雷阳华面前,笑道:“我手头有点试刀人的线索,本来想和你合计合计,但是吧,好像你没什么兴致?”

  “试刀人?你真的有线索?”

  雷阳华压着怒火,问道:“你若真有试刀人的线索,助我杀了他,替兄弟报了仇,今日之事,我老雷就不追究了!”

  禹木轻笑道:“今日之事纯属你们咎由自取,还谈什么追究,也罢,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好好反省反省吧。”

  拍了拍老雷的肩膀,禹木觉得再谈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快速从镖师的队伍中穿插而过。

  想来在这儿跟一帮人扯皮还不如直接去案发现场看看,便往镖局的方向走去。

  翻墙进了镖局,果然一个镖师没有,大殿里一副担架上躺着一人,正是那名遇袭的镖师。

  看了眼那人身上的伤口,喃喃道:“果然是他做的……”

  摸了摸自己的腹部,禹木吸了口凉气,前几日才被人捅了一刀,这会儿竟然没了伤痕。

  自嘲道:“我这自愈能力是不是有点过分?”

  翻墙沿着墙壁上了屋顶,禹木盘膝而坐,打开奇拉的小本子,赵及的住处离这里并不远,只是不知道现在他还在不在那里。

  “碰碰运气吧。”

  禹木下房之时,正巧被一个回镖局的镖师看见。

  那镖师吓得赶紧往街上跑,边跑边喊:“镖头!不好了!那个小子到咱们镖局了!”

  镖头一听,这一个不知道从哪出来的毛头小子,不仅打了自己的脸,还敢去镖局搅扰,带人折返回去:“兄弟们,跟我回去,一定把那混小子抓住!”

  禹木也知道情况不妙,这时候除非把自己绑起来,不然没人会听自己解释的,干脆直奔赵及的住处。

  根据册子上所写,经过两个胡同就能看到赵及的住所。

  眼前的胡同很窄,禹木有种不好的预感。

  “呜呜!”

  抬头望去,只见胡同上边一个嘴里塞了布条的女子被绑了起来,悬在空中。

  “奇拉!”

  禹木飞身而上,却看到奇拉一个劲儿的摇头。

  “噗——”

  就在禹木踏墙而上事,胳膊上突然出现一道口子。

  “不对!”

  “木头,小心,你前边都是细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