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狂战部落

禹天对弈 禹影 2018 2019.06.26 23:46

  禹木离去之时,突然看到身后一阵被吹散的砂暴。

  砂暴后边,两个女子,除却奕莺外,另一人正是和婉儿一样身具元素之魂的凉城。

  凉城她们所在云之国距离这里并不近,禹木猜不出为什么她们会出现在这里。

  禹木此刻心中担心九歌,这些倒是也没时间去想。

  不过,不管怎么说,凉城二人的出现,确实帮禹木脱离了麻烦,这笔情谊禹木记在了心中。

  对于凉城的实力,禹木是领教过的,平常状态下的凉城实力本就不俗,在同辈中可以说少有匹敌。

  凉城和婉儿一样拥有元素之魂,据婉儿说,凉城觉醒元素之魂的时间比婉儿要早,修炼的程度比之婉儿也要强。

  暴走后的风之魂,虽说意识会变的薄弱,但是足以自保,应该遇到强敌,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禹木的身后,那少年本来可以继续追击禹木,这会儿却站在原地,没有什么动作。

  星怨的砂暴在被一阵风幕吹散后,目光就离开了禹木身上。

  像是受牵引一样,凉城将目光从禹木身上移到了赶来的凉城身上。

  打量着这个少女,星怨试探性地问道:“你不是奇浓嘉普王朝的人?”

  单从那一击砂暴,凉城就能感到对面少年绝非等闲之辈,非常的强大,没有轻视之意,四目相对。

  凉城看了看自己的着装,出门在外,她已经换过衣服,单凭衣服,他不信眼前的少年能看出她是哪里人,反问道:“不像么?”

  “像,但绝不是。”少年平静地说道。

  “像不像都一样,我也本来就不是王朝的人。”凉城无意隐瞒,轻哼一声。

  “小姐……”奕莺提醒道,毕竟出门在外,还是顾全自己身份为重。

  “没事的。”凉城摇摇头回道。

  星怨右手的食指和拇指一直在互相摩擦,像是在捏着什么东西,抬头又问道:“你是那少年的什么人?”

  “什么人都不是,我欠过他人情,现在是在还人情而已。”凉城轻描淡写地说道。

  那次与婉儿的对决,自己没有控制住情绪,导致风之魂暴走,若不是禹木舍命,怕是不仅会伤了婉儿,自己也会被反噬。

  这次就当是自己还了禹木的人情,以后也好不再记挂此事。

  “那你是打算拿命还?真是不知道欠了多大的情。”星怨嘲弄道。

  凉城摆好架势,提起右手,冷冰冰地说道:“多大的情用不着你来衡量,至于我的命,得看你有没有本事拿。”

  “先别急,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那少年想了想,继续说道:“也不算是问题,只能算是个印证,你们是不是云之国的人?”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奕莺觉得眼前的少年似乎对云之国不是很友好,替凉城问道。

  星怨将右手拿在鼻子前,闻了闻,说道:“是不是都无所谓,只是,你这风幕让我有些不舒服。”

  十年前,星怨还是个小孩子。

  出生在云之国西北边的,一个部族中,这个部族,叫做狂战族。

  狂战族周围大大小小的国家着实不少,但是狂战族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

  周围的几个国家相互制衡,始终没有一个国家能顺利将狂战族收入囊中。

  这个部族之所以叫狂战族,主要是因为,这个部族,不管男女,生来好战,一生都在战斗中度过。

  部族中的小孩子从小就接受特殊训练,既要学习生存技能,又要学习各种情报搜集、暗杀等事情。

  等他们长大了,便送去拍卖,在铁笼中会有两个少年进行“比试”,活下来的那个就会被达官贵人买走,要么当保镖,要么从事一些黑活。

  对于这种买卖行为,狂战族不仅不反对,而且还标榜卖家,谁能卖的价格更高,谁就更有地位。

  对于他们来说,从事这种事业是他们的归宿,值多少钱是他们的追求。

  有一天,星怨被在外边惹了祸,被关在地窖里。

  部族接到了云之国的邀请,需要选派一人参加奇浓嘉普王朝的联合演习。

  部族推荐了几个人,云之国却看不上眼,几个使者相视一笑,还讽刺近年部族一点高品质的狂战士都没有,干脆改名叫弱鸡部族得了。

  部族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便举办了一场部族内部的比试,战到最后的三个人就能参加联合演习,还有云之国丰厚的报酬。

  报酬其次,这次比试无疑是出人头地,为家族争光的好时机。

  部族实力强劲的好手大多参加了比试。

  这是部落规模最大的一次比试,层层选拔之后,狂战士们大多带伤,但是气势不减。

  就在战到最后一场时,几个云之国的使者,相视一笑,分站擂台两边,齐齐发出风幕,将台上两人暗杀。

  “为什么?”

  “你们不信守承诺!”

  “抓住他们!”

  部族的狂战士见云之国的使者出手偷袭,心下不悦,便向使者们讨说法。

  但是没想到,最后讨到的说法,竟是灭族。

  几个使者对待受伤的狂战士,丝毫没有恻隐之心,疯狂在部落中杀戮,不管老人小孩都不放过。

  星怨在地窖中,终究还是被眼前的血战吓到了。

  虽说星怨年龄不大,但是也经历过各种战斗,猎杀过野兽、单挑过大人,但是他没见过……这么血腥的一幕。

  他从酒窖的缝隙中看到外边狂风呼啸,席卷着部落的亲人,悲鸣、谩骂声响彻天际。

  木板中渗入一丝丝狂风,星怨的小手感受着那股邪风,食指和拇指在空中揉搓,感受着那微弱、邪恶的真气波动。

  星怨自小接受的教育告诉他,无论多么残酷的战斗,都是对部族的洗礼,为了部族更好的明天。

  但是眼前……部族已经满目疮痍,死伤殆尽,又谈什么美好的明天。

  待几个使者离去,星怨这才走出酒窖,部族已经面目全非。

  星怨心中空荡荡的,他不知道此刻只有自己活下来,又有什么意义。

  就在星怨迷茫站在一片血泊中,那个人出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