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萧楚vs禹木

禹天对弈 禹影 2233 2019.05.10 07:30

  “婉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事?帮着老李坑我?”

  禹木问这话也没别的意思,能与武者交手的机会也是难得,何不好好检验一下自己的实力。

  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李西要安排实力比自己高这么多人的人和自己比武,至于婉儿知不知情,其实他并不在乎。

  “禹木小哥哥,你可别冤枉我,老李只是交代我,让你吃饱喝足,其他我可什么都不知道。中午还特意给你准备了安神的香袋,效果不错吧,嘿嘿~”

  说完,婉儿晃着临走的时候从桌上拿的香袋。

  禹木这才知道自己为什么饭后睡得那么死了。

  不过像婉儿这般聪慧,比武的事情,哪怕李西不说她也能猜个八九成。

  “这个李西坑苦我了,来都来了,就去比一场吧。看着还没死透就不用出手,我想试试自己的实力。”

  “嗯嗯,安心啦。”

  婉儿虽是脸上一副俏皮,心里却有些担心禹木。

  这次安排她确实猜到一些,只是她能猜到李西是有意试探禹木,没成想会让一个四层境出战。

  “禹木应战!”

  禹木已下了决心,不管这次安排意欲何为,他都想一战。

  至于婉儿说要保他,禹木其实并未放在心上,他只当婉儿是在跟他开玩笑。

  见禹木飞身上了宣武台,婉儿脸上也收起了笑容,恢复那往日的端庄,折扇捏在手中。

  “请了。”

  禹木面对四层境的萧楚,一点不敢怠慢。

  “我听李团说,有个实力强横的新人,小元界以下全无敌手。”

  “李团是谁?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李团,李西啊,雇佣兵团名誉团长。他说那个新人叫禹木,不就是你么?”

  禹木不知道李西还有多少玩笑等着他,还没开打,一口血差点被气的吐了出来。

  小元界以下无敌手?

  怎么不说自己已经傲视群雄?

  “出手吧。”

  禹木也不想再解释什么,体内功法急速运转。

  此时战意正浓,只待萧楚出手。

  “不管真假,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话罢,萧楚大喊一声,身边真气环绕,气势逼人。

  虽说真气所化的气衣还是透明,却已能看到一些若隐若现的红丝。

  “什么,这是半只脚已经踏入小元界了啊!”

  “实力差距太悬殊了!”

  “这是收了钱搞的虐菜局吧!”

  看台上一些老资历,对这场比试本就有异议。

  待两人功法运转,看那萧楚半分没有保留实力的意思,更是觉得禹木此战非死即伤,怕还是伤及根本的重创。

  “请。”

  “请”字出口,萧楚的拳已到了禹木的胸口前,禹木运足真气双臂挡在胸前。

  在充足准备下,硬接这一拳,禹木还是被震得退后几步,所幸并无大碍。

  萧楚一拳之下,感觉到眼前这个少年确实不像二境界武者,起码抗击打能力实在比其他世家公子哥高出太多。

  禹木心想在老头儿那儿没日没夜的锻体,看来还是有效果的。

  萧楚一击没有得手,加快身法,拳风阵阵,禹木招架已是困难,哪还有出拳的机会。

  “彭——”

  禹木被萧楚一脚踢在侧腰,腰间很快便是一片乌青。

  这一脚着时不轻,禹木闪开些距离,单膝跪地,心想不能灵活运转真气覆盖于全身真是吃了大亏。

  在萧楚的猛攻下,禹木身体各处不断出现淤青,嘴边、手臂、手背上都带着血,脚下步伐也慢了下来。

  如此状态下,禹木竟出奇的冷静,眼睛盯着萧楚的每一个动作。

  看台上婉儿攥着折扇的手有些出汗,本想出手停下比赛,却见禹木并没有想放弃比赛的样子。

  “不用出手,死不了。”

  身后突然响起一个人的声音,这人是谁,婉儿不看也知道,回头扮了个鬼脸,

  “义父,您过来啦。禹木小哥哥确实比同辈人成长快很多,但是也不至于安排他跟萧楚打吧。”

  “老爹我是不会看走眼的,说不上来哪有什么特殊的,但是这小子确实与众不同。”

  来人不是李西又是谁,话罢,一屁股坐在婉儿旁边。

  禹木如今全身心都在萧楚身上,要是看到这一幕,不知道会不会气死。

  身上的伤越来越多,禹木知道不能再恋战,瞅准机会,拼着被萧楚一拳打在腹部的代价,右手攥拳,中指指节微突,正击在萧楚胸膛。

  一击之下,两人都倒退几步。

  萧楚捂着胸口,嘴角渗出一丝血迹,禹木更是大口的吐着鲜血。

  这一幕让场上沸腾了,谁都没想到禹木竟然能战到现在未败,还让萧楚吃了亏。

  此刻,最吃惊的不是别人,而是上一场刚比完的仓捷,这一击别人没看出来,他却是看的真切,因为这一击像极了自己打败侯天玉的那一拳……

  看台上,婉儿不解,禹木的实力应该不会对萧楚造成这等伤害才对。

  “傻闺女,你还记得上一场的仓捷么?不觉得似曾相识?”

  “义父,原来你上一场就来了,一直没现身。仓捷?他上一场凭借指功和两段奇怪的兽骨取胜,和禹木有什么关系?”

  “再想想,傻闺女。”

  “不可能,禹木怎么可能这么短时间内掌握指功要领,还在不借助外物的情况下有这样的杀伤力?”

  婉儿摇摇头,有点不敢相信。

  李西一副惜才的样子,

  “这小子,可能还不止你想的那么简单,他步伐变慢,手脚带伤,或许是故意的。”

  “义父的意思是……”

  “这小子啊,明知道打不过萧楚,所以他汇了全身真气在一个指节之上,瞬时爆发了出来,这份聪慧和胆识,我也是自愧不如啊,不过,这场比试他还是赢面。”

  李西突然又想起禹木身上那股霸道劲气,皱着眉头,也没再说什么。

  婉儿实在是不敢相信,禹木武学天赋竟如此之高。

  宣武台上,萧楚直起身来,他本就对李西的话深信不疑,这一击更是让他相信眼前这人非等闲之辈。

  “你很强,但还远不是我的对手,认输吧,没必要此刻送了命。”

  “谢谢,我们继续吧。”

  禹木当然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但是好战的血脉已经沸腾,他疯狂的运转功法,准备迎下萧楚最后的攻击。

  “得罪。”

  萧楚再没顾忌,真气陡增,飞身冲向禹木,一拳之下,袖口呼呼作响。

  李西眉头一皱,这一击之下,禹木势必是要重伤,他可不想这样一个天才就此断了修炼之路。

  只是李西距离宣武台还有些距离,飞身而下,却还是迟了。

  一股气流爆发开来,只看到一个影子飞了出去,李西一把将那人接住。

  “各位,禹木已败,宣判吧!”

  李西带着禹木飞身回了看台。

  “义父,禹木没事吧?”

  李西皱着眉头没有回答,背起禹木,跃身离去,

  “走,先回兵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