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8章 遗迹寻宝

禹天对弈 禹影 2045 2019.08.09 11:55

  “禹木,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裴多城看到的那个告示?”

  “告示?”禹木记得他们和南宫白在遭遇血奴后,在裴多之城的外边有过一个什么告示,倒是记不清了。

  婉儿点点头说道:“是关于王朝南边的山脉遗迹的事儿,我们本来要去看看的,结果遇到了兽人的事情,便耽搁了,我还是想去看看。”

  这段时间里,周围的事情都算有了着落,婉儿想出去放松放松。

  禹木从那边世界回来以后,更加珍惜和婉儿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欣然应道:“好,我们去那里散散心吧。”

  二人简单收拾过后,便决定出发。

  嘉雨学院在王朝西北方向,而那处遗迹却在王朝南边,前往那里还需些时间,二人倒是不急,路上走走停停,吃遍了这一路上的美食。

  “禹木,我怎么感觉我们突然过上了老年生活了,吃吃东西,溜溜弯,你说这是不是就叫老年生活?”婉儿手里举着还没吃完的糖人笑嘻嘻地问道。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老年婉,老年禹,我们这是提前体验老年生活吧。”

  禹木心中何尝没有一堆事儿摆着,不过路还很长,遇到的麻烦事儿也没个完,总不能把自己愁死吧,偶尔拽上婉儿,放个假也是必须的。

  “你说他们开始这‘遗迹寻宝’也有些日子了吧,有什么进展么?”禹木扭过头问道。

  婉儿摇摇头:“我听说运气最好的不过也就找到些旧玩意,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你不觉得这件事儿自始至终就不对劲么?”禹木咬了咬嘴唇,皱眉说道,“王朝为什么会专门贴出来一个告示通知大家南边有一处遗迹,让一批人自行寻宝?”

  这件事儿,粗略来看,确实没什么不对劲的,不过是王朝做了一个通知,但是细细一想,倒是真有点奇怪。

  王朝若真是发现了好定西,自己收下就好了,确实没有必要召集这么多武者前去;但若是那里根本你就没有什么东西,又何必这么兴师动众,骗大家过去?

  “去了或许就知道了吧。”婉儿耸耸肩,她也想不明白。

  禹木嘴上虽是应了一声,但是心里却知道,就算是去了也很难了解到王朝的真正目的,不然早就有人满世界喊了。

  二人不再纠结这个问题,结伴赶路。

  终于,穿过一片山谷,二人来到了所谓的“遗迹之地”。

  “我说老刘,你这儿挖到东西了么?”

  “挖到个屁,在这儿泡了六七天了,连个古玩物都没见着,王朝那帮人怕不是吃饱了撑的!”

  “得了,老子也挖不到东西,走了,不干了!”

  “呸!什么玩意。”

  禹木二人一进了这片山脉,便听到两人骂骂咧咧得离去。

  “我说,我可能知道王朝告示的真实目的了……”禹木挠挠头冲婉儿一咧嘴。

  “什么,你知道了,王朝到底是什么目的?”

  婉儿没想到这家伙一进来就能发现玄机所在,立马问道。

  禹木看旁边没有人,神秘兮兮地凑到婉儿耳边:“王朝其实……是在攒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怨气?”

  “啥?”

  “这不明摆着么,进来的人,挖不到东西就一身怨气的走了,兴许是王朝找到了能收集怨气的工具,或许还能转化成能量也说不准,弄个什么‘怨气光波’也不是没可能!”禹木嘿嘿一笑。

  婉儿粉嫩的小拳头举在他眼前,假笑道:“那你看我怒气够不够?要不要先吃我一击‘怨气之拳’?”

  “你这一拳下去,在这里肯定是有攻击加成的,弄不好会打死我的!”

  禹木赶紧开溜,往山上跑去。

  “诶诶诶,两个小年轻,轻着点,吓跑了我的宝贝儿你们赔啊?”

  二人追逐之时,一个留着小撮山羊胡子的大叔在一旁提了个醒。

  婉儿闻声望去,慢慢走到禹木身边,用胳膊戳了戳禹木:“你看他干嘛呢?拿着一个钓竿,在土里钓宝贝?”

  “一看就是高手,我们赶紧溜,别一会儿把我们也钓走了。”

  见禹木催促着婉儿离开,大叔哼了一声:“小子,你这是在讥讽我么?”

  “哪敢,前辈操作如神,玄机重重,我一个小辈哪敢讥讽?”

  咧嘴一笑,禹木拉着婉儿的手便要走。

  “慢着!”

  大叔将鱼竿放在一旁,站起身来,打量着婉儿,嘴里还念念有词。

  禹木一皱眉,站在婉儿身前,冷喝道:“敬你是长辈,别做些引人误会的事儿自寻烦恼。”

  心想这人不会不止是神经病,还是个变态吧?

  变态神经病来寻宝?

  怎么莫名有一种他真能找到的感觉?

  物极必反可能就是这么个道理吧……

  婉儿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得盯着鱼竿。

  歪过头,探出脑袋,指了指鱼竿,小声提醒道:“大叔,你的鱼竿动了。”

  “哦?上勾了!”

  大叔双手紧握鱼竿,身上气衣一现,青筋一暴,挑起鱼竿。

  “鱼?地下居然有鱼?”

  禹木和婉儿都是一惊。

  “嘿嘿,这可不是普通的鱼,这叫念鱼。”大叔将鱼在一盘的盆里洗了洗,笑道。

  “鲶鱼?那不是很常见吗?”

  婉儿撅着小嘴,但是感觉我自己见过的鲶鱼并不一样。

  “不是鲶鱼,是念鱼,思念的念。”大叔纠正道。

  “这鱼为什么会在土里?大叔,不会是你事先埋好的吧?”

  其实禹木看得出来,这并不是故意而为,他之所以这样说,不过是想激一激大叔,好让他透露更多的信息。

  大叔果然上来点怒气:“我说小子,我吃饱了撑得来这儿土里埋完鱼再钓出来?”

  禹木微笑着点点头也不说话。

  一旁的婉儿也是掩面笑了笑。

  “哼,小娃娃就是小娃娃,什么都不懂还在这儿充明白人儿,我告诉你们吧,这念鱼不是土里钓出来的,而是水里。”大叔一脸不屑。

  “您的意思是说这下边其实是有活水的?”

  “不错,这下边确实是有活水,活着说整个山脉里边都是水,还是活水,但是不知道从哪来的,又要流向哪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