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封觉术

禹天对弈 禹影 2123 2019.06.21 23:24

  手刀穿胸而过,鬼蜘蛛身上的纹路渐渐褪去,四只胳膊也软了下来,面上露着惊恐之色,嘴角边血一点点流下。

  但是,这声大叫却不是鬼蜘蛛发出的,而是凌云。

  凌云把手抽回,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双手捂着耳朵,紧紧闭着双眼,看起来十分痛苦。

  “啊!”

  凌云张着嘴,仰天大喊道,吓得周围的鸟雀四散。

  封目、封闻、封痛……这些招式是凌云的爷爷所创的秘术,名叫“封觉术”。

  凌云的爷爷,本是佣兵之城一个小镖局的镖师,资质真的说不上有多好,习武之余有个爱好,就是喜欢钻研打穴之术。

  修炼之人最忌讳一心二用,武炼者日夜锻体,术者勤修元素操控,这是常识。

  凌云的爷爷凌飞屹,在别人的眼中,就是个不走寻常路的人,他在锻体和元素操控上的造诣都不高,还喜欢些指功、打穴的小众技法。

  凌飞屹平日里走镖之余就会看些关于穴位、指法的书,很少与人交流,在镖局中朋友也不多。

  也是因为凌飞屹事事规避的态度,免不了有些人看不上眼,总会生些事端,身上挂些彩说不上是常事,但偶也也会碰到。

  有一次,镖局接到一趟“黑箱”的活儿,价格着实吸引人,按理来说,他所在的这种小镖局是接不到这种活儿的。

  “黑箱”镖,不同于普通的镖,镖上贴着封条,灌了腊,从接了镖开始,到送到对面手里,中间就没有验镖的环节。

  收镖的人也不能当着镖局的人面开镖,里边什么样镖局一概不知,只负责转交,若是坏了、被人换了也一概不管。

  这黑箱镖一般都是送些拿不上台面的东西,价格呢,一般比之普通镖要高出很多。

  对于镖局来说,这可算美差,不用管送的是什么,除了交货也不用额外保障,所以凌飞屹所在的镖局也就接下了这一单。

  虽说之前的镖师很少护送黑箱镖,但是听东家说跟普通镖一样,也就都没在意。

  押镖的时候,凌飞屹也在,认认真真押好每一趟镖,安安稳稳回到镖局,这就是他的追求。

  “屹仔,你那医术学通了么?什么时候转过去当郎中啊?”镖局中领队的闲着也是没事,又涮起了凌飞屹。

  “有些心得,有些心得。”凌飞屹低着头,轻轻回道。

  “行了行了,咱们歇会儿,我怕啊,我们的郎中一会儿再中暑了,哈哈哈。”领队的有些累,却拿凌飞屹打着趣。

  众人也是起哄笑道,稳好镖车,在一旁坐下,有的喝口水,有的打打哈欠。

  凌飞屹也是微微笑笑,没说什么,独自一人坐在树下,又掏出书看了起来。

  “这儿,谁说话顶事儿?”

  几人正休息,旁边突然窜出来六个人,领头那人直接踩到镖车上,一脸鄙夷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继续问道:“说话啊,哑巴了?”

  “老子就是管事的,你们干嘛的,劫镖?”镖局的领队一脸横肉,指着那人喝道。

  “好,知道了,都杀了吧。”领头那人腰间别着一把弯刀,点了点头,冲其余几人说道。

  这几人武器各异,懒洋洋地冲向人群,很快就有镖师被击杀。

  凌飞屹闪身挡在众人前边,看着前边一人,手中一把细长柔软的剑正滴着血,问道:“货你们拿走,人可以走么?”

  “喂,你是领队还是我是领队,你凭什么决定啊?镖在人在,瞧你那……”

  一脸横肉的领队还没说完,只见一把弯刀飞过,划过一道弧线又飞了回去,在领队脖子上留下一道血迹,应声倒地。

  “领队!”

  其余的镖师瞬间慌了手脚,实力最强的领队瞬间就被秒杀,这样下去他们完全没有生还的可能。

  “我投降!”

  “我拒绝!”

  拿着长剑的那人一剑挑向投降的镖师,威胁道:“东西我们要拿走,人也不能活,哈哈哈!”

  “什么?跟他们拼了!”

  既然横竖都是死,有些镖师按捺不住,便嚷嚷道。

  凌飞屹右手挡住想要往前冲的镖师,淡淡说道:“你们走吧,我来殿后。”

  “说什么呢?傻了吧,领队都被虐,你留着干嘛?”

  “管他呢,我们快走!”

  镖师们见到来人的实力,纷纷往后退,只有凌飞屹站在前边。

  “哦?就一个有种的?”领队那人冷冷地说道,“给你个优待,最后再让你死如何?”

  “既然要给我优待,我一命抵他们的命如何?”凌飞屹将书丢给身后的镖师说道。

  “看你是个老实人,倒是挺贪心,不过我喜欢!”拿着细长软剑的人凑过来,将剑搭在凌飞屹身上,转过身冲领头的说道:“卖我个面子,这人和我口味,我们给他个优惠如何?”

  领队那人仰着头冷冷地说:“如何个优惠法?”

  “既然有人出头,我们就给他个出头的机会,先放了这群草包,留下这大兄弟比划比划,等大兄弟死了以后我们再杀别人,如何?”

  “这倒也有趣,不过他能挨过几下?这和把他们全杀了也没差别。”

  一旁的凌飞屹搭话道:“我同意,先杀了我再杀其他人,也算我为同门力竭而死,死得其所。”

  “什么?”

  “这算哪门子优惠?”

  后边一群镖师虽说对凌飞屹的出头有些钦佩,但是这时候更关心自己的生死,在后边议论纷纷。

  领头有些不耐烦,喝道:“还不滚?赶紧离远点洗脖子去!”

  只要跑就有可能活下去,众人心中这样安慰自己,拔腿就向着远处跑去,只有几个人便跑边回头,心中还是担心凌飞屹。

  “交给你了。”领头冲着持软剑的人说道。

  其余一众人懒散地或坐或躺,也没出手的意思。

  “感谢。”

  凌飞屹冲着那人说道。

  话罢,气衣显现,快速击打自己身上的穴位,本来清澈的眼神突然变得空洞。

  一场血战就这样开始了……

  一众镖师安全回到镖局后,却迟迟不见凌飞屹的身影,众人见劫镖的人也没有追上来,心下不忍,便找了兵团的佣兵结伴去救凌飞屹。

  回到镖车那里,众人实在不敢相信,凌飞屹旁边已经有两人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凌飞屹还在和其余几人缠斗。

  众人和佣兵一拥而上,这才救下了凌飞屹,抢回了镖车,但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