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鱼肠剑上的恩怨

禹天对弈 禹影 2038 2019.05.27 19:39

  “我还得快点办完事去找婉儿……找婉儿前还得先解决了凶兽的事……解决凶兽的事之前得先打败金无……打败金无前得先登上千川阶……”就在禹木自我催眠的时候,突然,手指摸到了泥土,稳住心境,禹木终于登上了千川阶!

  “哎?”

  禹木刚在千川阶上边的河水中站稳,大口呼吸着空气,四处雾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突然,一块石头向禹木击来正中眉心。

  失去平衡的禹木……

  从千川阶顶上飞了下去……

  “会死的……”堕天冷脸说道,然后哈哈大笑,“这个人太有意思了!我喜欢!”

  米亚正在下边画圈圈,突然看到一个人影直冲下来,直直插入河中,脚都没有露出来。

  “又死人了!”米亚跑了过去,挖了好久才把禹木挖出来。

  “大哥哥……你这次是死了吧……”

  “没有。”

  “你真顽强,两天不吃东西不饿么……”

  禹木大惊道:“什么?我已经离开这里两天了?”

  “是啊……这里没有太阳也没有黑夜,但是门口能看到村子,金无还在边上守着,我看外边太阳已经两次升起落下了……”米亚摸着禹木的胳膊说,“大哥哥你胳膊好像粗了一些。”

  禹木看着自己的身体,确实感到有一些变化。

  “咕噜——”

  禹木两天没吃东西肚子是真的不能怪肚子不争气,不好意思地问道:“米亚是不是一直没吃东西,大哥哥给你做!”

  “吃了啊……鱼……果子……兔子……什么的……这还有几条烤鱼,有些凉了,大哥哥你吃吧,爸爸说饿坏了也会死的……”米亚指着旁边的几根树枝。

  禹木看见树枝上插着的烤鱼,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握着米亚的手说道:“做我亲妹妹吧!”

  然后就奔向了烤鱼,虽然凉了,但是对于一个两天都没吃东西的人(水倒是没水喝……)简直就是神的恩赐。

  “嗯嗯,就像是我的恩赐。”堕天盘着腿坐在床上,双手插在胸前,认真地点着头。

  “你恩赐……个……大头鬼……有本事给我……来碗饭……”禹木狼吞虎咽地吃着烤鱼,嘴上还不忘鄙视一下天天就知道在床上滚来滚去的堕天。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你给我搞个厨房,回头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堕天从床上弹起身来,高跟鞋踩在凳子上,一撩头发。

  “伙夫?”

  “伙夫你个头!厨娘!是厨娘!”堕天一道冷冽的眼神从神识中击出,禹木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米亚!帮大哥哥再烤几条鱼留着!”禹木饱餐一顿,又冲向千川阶。

  禹木根本不知道,这次登上千川阶他只用了两个时辰,登上以后再也没有石头飞来。

  “天枢前辈!”

  禹木活动了几下紧张的四肢,冲四周喊道。

  “外出办事,踏上青石板,机缘自现……”

  四处像是有很多人回应道。

  禹木看见前边十几步一块长满青苔的石板,心中有些不安,托着下巴向堕天问道:“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天枢前辈……恶趣味有点多?”

  堕天也是一脸认真地托着下巴,应和道:“这件事上我们是有共识的,这个天枢……确实……按常理来说,你踩上去应该会被四面八方的袖箭射成马蜂窝或者直接掉下去,被下边的刀山刺穿,再或者被弹射回千川阶下边!”

  “弹回千川阶下……”禹木右手一拳打在左掌,回想着第一次上来的时候迎面飞来的石头,点头道:“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禹木轻轻一个脚点在上边,是实心的,踩上去也没有袖箭之类的暗器射来,禹木大着胆子踩了上去!

  “额,是不是什么都没发生?”小心翼翼的踩上去竟然什么都没发生,禹木心想难道这也太恶趣味了……算准了自己会小心翼翼的踏上石板,然后故意什么陷阱都不设?

  “好像是唉……”堕天歪着脖子,一样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撒啦啦啦!谁说什么都没发生?”

  远处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难道是!”禹木大惊,他记得这个笑声,因为这个笑声太独特,抽出雷切眼中充满着紧张,低声道:“金有?”

  一个人影走了过来,那人影消瘦的厉害,不是金有,又是谁?

  “撒啦啦啦!撒啦啦啦啦啦!亏得你还记得我啊,小子。”金有扶着腰间的腰带,应该说是剑柄,继续说道:“我可是对你记忆犹新啊,佯攻,绕后,攻死角,救南宫,小子真有你的。”

  禹木冷汗直冒,他深知眼前人实力强横,那天也是有南宫老师在,不然仅凭他们几个什么都做不了。

  金有刷的抽出腰间长剑,摇摇头,叹息道:“这剑不错,但怎么也比不上我的鱼肠剑,说说吧,我的剑呢,说出来有全尸,说不出来……撒啦啦啦啦~”

  禹木未答,死死攥着手中的雷切,那天金有的尸体不见了,南宫白就猜测金有或许未死,今日看来确实……

  金有眯起眼睛,抬了抬眉毛,提剑快攻,禹木踉跄招架,连连后退。

  “木头!”堕天觉得有些不对劲,问道:“你怎么了?怎么只知招架,连你一半实力都拿不出来?”

  禹木死死盯着金有,却是跟不上金有的动作,几次险些跌倒。

  堕天不认识金有,却也猜出来几分,将鱼肠剑举起,扔到上空。

  禹木顺势取出,左手鱼肠剑,右手雷切,大惊道:“堕天?你这是什么意思?”

  趁着禹木出神,金有快步上前夺下了鱼肠剑,丢掉手中长剑,大笑道:“撒啦啦啦啦,终于,还是回到我的手中。”

  “木头,我不知道你和对面那个竹节虫发生过什么,让你这么怕他,但那是以前的事,现在的你有实力与之一战,既然上次他手持鱼肠剑,这一次依旧如此,你还怕了他么?”堕天飘在空中,一副战神附体的姿态向禹木质问道。

  金有看着手中的鱼肠剑,良久,长剑一甩,大嘴一咧,“小子,受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