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决定独战的九歌

禹天对弈 禹影 2003 2019.06.04 08:32

  开阔荒凉的草原上,一只猎鹰盘旋在上空,注视着下边发生的一切。

  此刻,南宫白的水刃已经插入血奴的心脏,理论上是的,对常人来说,这一击已经足够。

  但是血奴却偏偏不是常人,水刃的刀身已经全部刺入,鲜血顺着伤口流下,血奴的神情却和方才没有两样,就像这一刀不是插在他身上一样。

  “不对!”

  南宫白觉得眼前的血奴很奇怪,从眼神中透露的,不是痛楚,而是困惑、疑虑……似乎还在想刚才没有用火枪刺中九歌、没有抓住水刃的事情,完全没有在意胸膛已经被水刃刺穿。

  南宫白有些感到不安,此刻,按理来说,受到致命伤的血奴应该无力维持术法,但是他左手上的岩石手套完全没有解除的迹象,如此说来……

  “难道!”

  就在南宫白出神之际,那只带着岩石手套的大手动了,一把抓住南宫白的脖子。

  血奴抬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冷冷地看着南宫白,右手一甩,本来被折去枪头的火枪又幻化出了枪头,火焰在枪头猛烈地燃烧。

  南宫白被掐住脖子后,呼吸有些困难,眯着一只眼,显得十分痛苦。

  “你怎么做到的!”血奴皱着眉,本就有些扭曲的脸此刻更是没法看了,拎着火枪向南宫白逼问道。

  “老师!”

  婉儿本来也以为这场战斗已经结束了,未曾想血奴不仅没死,还把南宫老师制住了,正要上前,被血奴喝住。

  “你乖乖站那兴许还能留他一命,不然现在就捏断他的脖子。”

  “别过来,我没事!”

  南宫白虽说被制住,却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心下也想看看血奴到底想干什么。

  婉儿没动,九歌却动了。

  一把白折扇飞出,血奴火枪一挑便成了灰烬。

  “黑爪!”

  九歌侧身一爪抓在血奴左手手臂上,血奴吃痛手上微微一松。

  南宫白喘了一口气,手上有了力气,左手松开水刃的刀柄,

  “怪力!”

  右拳猛地击在刀柄上,直将刀柄击入血奴的身体。

  血奴吃下这一拳,胸膛被打的凹陷了下去,岩石手套的术法也瞬间被解除,整个人飞出去数丈远。

  南宫白大口喘着粗气,半跪在原地。

  “果然还是太勉强了么……”

  九歌看着南宫白肩膀的崇明鸟,问道。

  “嗯……消耗太大,但是那一击应该能把他的心脏击碎……”南宫白吃力地说道。

  “嗯……”

  九歌解除了猎鹰的视野共享,眼睛又变回了棕色,扶着南宫白,松了一口气。

  “老师……”

  婉儿盯着前方血奴倒飞掀起的一阵尘土,凝了几把水刃在南宫白身旁,喃喃道:“老师……似乎有个人影站了起来……不对,是几个……”

  “鹰眼!”

  九歌右手置于眼下,急忙施展鹰眼。

  一道血光冲天,猎鹰一击毙命,落了下来,鲜血竟化作血雾飘向那人影处。

  “九歌!那边到底是什么人?”

  “不知道……猎鹰被击杀了,我也看不到,很怪异,很诡异……可能根本不是人吧……”

  “不是人……”

  对面尘土散去,血奴站在中间,胸膛上竟然没有伤痕,左右各站着一个奇怪的“人”,披着黑色的大披风,遮得严严实实,脸上带着面具,一个写着“土命”,一个写着“火居”,那两“人”身材不高,完全看不到手脚,就像是两块漂浮的大黑布。

  “早干什么去了?”

  “这么狼狈,还有脸在这叫嚣。”

  “够了!”

  大黑布你一眼我一语,说的血奴有些不耐烦。

  “现在,三对三!公平多了!”血奴脸上露出一丝狂热,“该回敬你们一些了,然后再找些东西填补我的损失!”

  南宫白消耗太大,有些力竭,九歌站起身,和婉儿一同站在南宫白前边。

  “你们没有胜算,快走。”

  南宫白见血奴一点没有受伤的意思,身边还多出来两个人形的怪物,眼前的婉儿和九歌还太年轻,不是他们能应付的,便说道:“你们只管离去,快,我自有拖住他的办法。”

  “拖住我?噶唔!力气够大,口气也够大,就是……实力太差!”

  血奴摸了摸胸口,眼皮跳了一下,“切~”

  “本来有更好的结局,非要动手,既然如此,也没得商量了。”

  说罢,血奴便缓步向几人走来谁后两个黑布如影随形。

  “老师,你抓紧时间休息,婉儿,掩护我,我们还不知道那两块黑布是什么能力,与其等着,不如快速出击,逼他们出手,我暂时没法使用鹰眼,场上就由你们观察了。”

  九歌撕去外衣,大布向前走去。

  “九歌,你要一个人上么?快回来!太危险了!”

  婉儿见九歌孤身上前,手中连个武器都没有幻化,担心地喊道,南宫老师现在已经无法战斗了,若是再失去九歌,那今日几人必定会殒命于此。

  “小心。”

  南宫白冲着九歌的背影淡淡说了一句,婉儿和九歌都是南宫白的学生,南宫白就算拼了自己的性命也要护他们周全,而他之所以默许九歌出手,是因为他知道在九歌心中,婉儿既是自己的队友,更是禹木的妹妹,禹木不在,九歌一定会担起保护婉儿的责任,不惜一切代价。

  “嗯……”

  九歌轻轻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替我向禹木带个好。”

  南宫白盘膝而坐,静下心快速调理着身体,他此刻该做的,就是尽快恢复体力。

  “别分心,给九歌做好掩护,观察那两块黑布的战斗方式。”

  南宫白闭上眼睛,对旁边的婉儿说道。

  婉儿此刻看到九歌离去的背景和盘膝而坐的南宫白,心中的不安渐渐平复,南宫老师既然让九歌独自出手,必是有考虑的,自己没道理这般不信任身边的朋友,下了决心便冲九个喊道:“掩护交给我,放手去做吧!别死啊!还要等禹木一起吃火锅呢!”

  “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