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0章 试刀人

禹天对弈 禹影 2140 2019.07.29 10:00

  “十二个钱九爷这样的干部么……”

  和拼命三郎交过手的禹木,对于干部实力心里有一些底了。

  像钱九爷的武魂,自身实力不错,但是碍于自主意识较差,对上战斗经验丰富的禹木,落败是必然的。

  但是要让他同时对上十二个不知道能力的武魂,绝对是吃不消的。

  “这只是最坏的打算,或许我们能绕开一部分干部也说不定。”南御拉明补充道,“七日后是王朝的庆典,团长会出席,这是唯一一次能见到他的机会。”

  他参加过两次庆典,钱九爷曾提过,每年团长都会在君主右侧的阁楼上参加庆典,但是从不露面,只能隐约看到一个带着帽子和面罩的人影,谁也不知道团长会什么时候出现,又什么时候离去。

  南御拉明现在的身份可以跟在钱九爷身侧一同参加庆典,但若是想在十二干部都在场的情况下见到团长,却绝非易事。

  已是一国权力最大的人了,禹木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藏在暗处,而不是自己坐上君主的位置,向南御拉明问道:“这个团长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身份?是因为仇家太多,还是……”

  “兵团的势力在三族中最大,没有什么威胁,不至于有人不要命的去刺杀团长。”

  顿了顿,南御拉明又说道:“况且,除了最近坊间出现的‘试刀人’,到处杀人试刀外,王朝在各任团长的治理下还算安稳,应该不会遭太多人记恨,想来只是团长处事低调吧。”

  听他说到“试刀人”,禹木想起了未名湖边上趁自己睡觉给了自己一剑的两个王八蛋,向南御拉明问道:“试刀人不会就是你嘴里那个什么钻石男吧?被我砍了一条胳膊那个,对了,他是不是死了?”

  “钻老幺?谁说他死了,他应该还在养伤,他和试刀人有什么关系?”

  那天钻老幺来找过南御拉明,说自己在湖边当差的时候被一个恶人砍了手臂,让南御拉明无论如何都要出手为他报仇。

  南御拉明和他没什么交情,但是碍于都是钱九爷的手下,便应了下来。

  后来,就有了和禹木交手的事儿。

  听南御拉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禹木冷笑道:“这个钻老幺就没提过一嘴,我为什么砍他一条胳膊么?”

  南御拉明摇摇头,钻老幺确实没有提过动手的原因。

  “照你这么说,他也没有提过那天和他一起的人喽?”

  “没有……那天不是他自己一个人?”

  “他隐瞒我砍他手臂的原因倒是还能解释,想来是怕你知道原因后就不帮他了,但是他为什么要隐瞒和他一起的另一个人的事情呢?”

  南御拉明见禹木有点像是自言自语,始终没说到点上,停下了脚步,转头问道:“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他又是跟谁在一起?”

  “我在湖边睡觉的时候,他和另一个梳着大背头、揣着兜儿的王八蛋要杀我,我这才砍了他的胳膊,对了,那个揣兜儿的王八蛋也是魂使,武魂是个扛镰刀的。”

  钻老幺怎么会和死神赵及勾搭在一起,他们为什么又要杀禹木?

  思索片刻,南御拉明又问道:“武魂扛镰刀的那个应该是死神赵及,他不是九爷的手下……再说他们两个人要杀你,和‘试刀人’有什么关系,据我所知,他们二人应该都不是使刀的。”

  “这不是猜测么,你说谁会这么神经病的满世界拿把断剑乱捅人?既然他们想过杀我,那也有可能之前还杀过别人,传着传着不就成了‘试刀人’了?”

  经禹木这么一提,南御拉明注意到钻老幺受伤这几天确实没再听到有人遇害了,难不成钻老幺真的暗地里和赵及勾搭一起在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转念一想,钱九爷曾特意吩咐不让自己追查这件事,难道是上边的命令?

  南御拉明之所以冒着生命危险同意和禹木结盟去见团长,一来是因为长期以来,团里“办事儿”的风格,为达目的,手段狠辣,死了很多不相关的人;二来,就是最近闹的这么凶的“试刀人”案子,团里竟然下达了不准任何人插手的命令,放任凶手逍遥法外,置百姓安危于不顾,着实让他心寒。

  “既然已经选择越权去找团长了,‘试刀人’的事情也参一脚吧,这本就是你的仇。”

  还别说,南御拉明撸串的样子还挺帅。

  禹木点点头,又想起了牢里钱九爷的事儿,问道:“钻老幺没死,为什么钱九爷说我已经杀过人了,你跟他说的么?”

  “你没有杀过团里的人么?”

  南御拉明当初参加兵团就是为了报仇,杀掉那个人这才进了团里,“去一进一”这是兵团入人的一个基本要求。

  “我根本没杀过团里的人,所以才想知道为什么这个钱九爷说自己已经完成第一个任务了。”

  “难道有人替你把这事儿办了?”

  禹木摇摇头,在这里他哪有什么熟人。

  这种事情,想破头也想不明白,时候到了,或许就知道了吧。

  一直跟在南御拉明身后,禹木也不知道这是去哪,随口问道:“这是去哪?”

  “带你见见队友,光凭我们两个,十条命也不够用的。”

  “你还拖了别人下水?这要是出了事儿怎么交代?”

  “放心,能接这趟活儿的都是已经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

  禹木听到这话,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总感觉凉飕飕的。

  到了一家茶楼下边,南御拉明刚将草桩插在门前,一个穿着浅蓝色衣服、脚下一双黑布鞋的店小二跑了出来。

  “我说,摆摊摆到这里来了,别影响里边客人吃饭,赶紧走,别处摆去。”

  南御拉明附耳跟小二说了两句,小二立马换了一张脸,赔笑道:“哦,哦,这样啊,明白,明白,那两位爷楼上请。”

  等他二人上了楼,店小二瞅了一眼草桩,又瞟了眼身后,叹了口气:“要么说命好不一定运好,这么个有钱的主儿,居然是个傻子,唉,拿钱换脑子,让我换我也不换。”

  突然之间,店小二觉得自己还是挺聪明的。

  “赶紧招呼客人啊,店门口愣什么呢!”

  掌柜的喊声吓了店小二一跳,将他拉回了现实。

  “好嘞掌柜的!”

  “客官您里边请!”

  “今天喝点什么,我们新上了上好的龙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