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情订之夜

禹天对弈 禹影 2193 2019.05.25 08:09

  “东方小姐,行李已备妥,随时可以上路。”

  “嗯嗯好。”

  宫门外一辆碧蓝色的马车就停在禹木和婉儿身后,旁边是八匹骏马和四名使者、四名侍卫。

  婉儿穿着一身蓝色长裙,背后薄薄的披肩拖在地上,腰间是一条镶着金边的白色束带,腰部以上还外芡着白色网状的丝绸,露着雪白的玉臂,袖口呈喇叭状别有一番异域风情,头上没有过多装饰,清新脱俗,脚下是川之国特有的丝鞋,透亮柔软。

  看着宫里,婉儿撅着嘴说道:“晴姐姐不会不来送我了吧……”

  禹木捏着婉儿的脸笑道:“你们国家的使者在这儿呢,注意点仪表,撅什么嘴,你晴姐姐要是不来你也别走了,陪我明日再走吧。”

  “知道使者在还捏我脸!君主还等着见我呢,明天怕是不成……晴姐姐一定是睡过了……”婉儿蝉羽扇打落禹木的一只咸猪手,双手背在身后,她还是觉得晴姐姐不会不来的。

  “晴姐姐!你来送我啦!”婉儿远远看到欧阳晴的轿子,挥着手喊道。

  欧阳晴掀开帘子,脚下轻踩,飞身跃出马车,紫色长裙飘在空中,小臂前后的袖子均竖直从中间分开,一段连着肩部,一端系在手腕的玉镯上。

  欧阳晴轻轻落地捏着婉儿一侧的脸蛋说道:“是不是等急了,来送你们不能太寒酸,多打扮了会儿。”

  “晴姐姐……你你你,你怎么也捏我脸!”婉儿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旁边的禹木。

  禹木有些受伤,心想这次又不是自己我捏的,瞪我干嘛……

  “还有,是送我,不是送我们,禹木小哥哥不用送。”婉儿纠正道。

  “好好好,就送你,可以了吧。”欧阳晴摇摇头,没好气地说:“路上小心点,有空多回来,姐姐等着你们。”

  “……晴姐姐,不是这个意思,今天禹木不回去,你不知道么?”婉儿看着欧阳晴问道。

  欧阳晴实在想不到为什么禹木会不跟婉儿一起回去,看了一眼旁边的禹木,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啊,禹公子今天不回去?为什么……”

  “王爷晚些时候约禹木聊一些兵团的事,明日再去川之国。”婉儿拍着欧阳晴的肩膀说道,“姐姐,你一定要派个人送禹木去,他是个路痴……”

  “我……”

  禹木本来想解释点什么,还是把嘴闭上了。

  “这样啊,叔叔还没向我提起,想是兵团的事不想我一个姑娘家参与吧……”欧阳晴也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叔叔昨天找自己的时候没有提过这件事,突然一拍脑袋,继续说道:“我想起来了,昨天叔叔好像确实说过找禹木有事,只是提了一嘴,我也没多问,想来就是此事。”

  “婉儿把禹木往欧阳晴那一推,那这个路痴就交给姐姐了,保重晴姐姐。”

  两姐妹相拥许久,道了别婉儿便上路了。

  “禹木……公子,明日我差人去你爵爷府为你带路,先告辞了。”欧阳晴脸有些红,快步走回轿子,往远处离去。

  轿子里欧阳晴心跳有些快,闭着眼,手紧紧抓着胸前的衣服,“走便走……何必多留一日……”

  “二公主……这么讨厌我么……难道我得罪她了……”禹木见婉儿走后,二公主一刻不停便离去了,想是对自己印象并不好,无奈摇摇头,自己溜达回了爵爷府。

  夜深之时,王爷府上灯火通明,两排长桌上是山珍海味,旁边坐满了达官贵人,中间红毯上六个绝色舞姬翩翩起舞。

  “禹木爵爷到!”

  禹木应邀前来,本以为应到书房等地去商讨兵团之事,未曾想大厅这么多人,还有歌姬舞姬,实在不像是谈事的氛围。

  “王爷!”禹木拱手道。

  “爵爷到了,暂且罢舞,禹公子上座!”欧阳继厉大笑道,面向各位来宾,“今日,请各位来,是有一件大喜事要说,要为我的侄女,王朝二公主欧阳晴订亲!哈哈哈!”

  “不知是哪家的公子,有这般福气?”

  “真是天大的喜事啊!”

  “这位公子,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

  欧阳继厉伸出左手,向众人说道:“便是连灭鳞之国三人,年纪轻轻,被封为一品伯爵,护龙山庄黄字一号!的……禹木,禹公子!”

  “王爷?”

  禹木站起身来,大惊道:“此事?”

  “禹公子……莫不是觉得我王朝二公主配不上你?”欧阳继厉眼神冷了下来。

  “在下不敢,在下只是一介粗人,不敢高攀公主金枝玉叶,还望收回成命。”禹木忙解释道。

  欧阳继厉“客气”道:“二公主对你也算是一见倾心,你也官至一品,门当户对,郎才女貌。”

  “在下心有所属,恕难从命。”禹木知道再解释也没用,态度坚决起来。

  “混账!我敬你是我王朝青年才俊,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欧阳继厉将杯子摔到地上。

  “禹木!我最后问你一次,此事你应不应!”

  “恕难从命!”

  欧阳继厉冷笑,站起身一挥手,四下宾客散了大半,留下的竟都是武者。

  禹木心中有了些计较,嘲弄道:“王爷大动干戈,以兵团之事骗我赴宴,打的却是别的算盘。”

  “禹公子,你天资悟性极高,本是我王朝栋梁,今日与你订了与晴儿的婚事,日后……你可想而知,何必拘泥眼下,况且晴儿知书达理也绝是倾国之色,难道还苦了你了?”欧阳继厉散去文客后反而平静下来,坐在高椅上,手托着下巴说道。

  “二公主确是贤淑貌美,国之瑰宝,只是禹木已许下承诺,绝不会另择佳人。”禹木见王爷这般态度,周围武者实力都不错,若能睡服最好,若是不能,怕是只能来硬的。

  “娶了吧,一婉狗粮也是吃,两碗也是吃,死木头,这么个可人还不收了当后宫。”堕天坐在茶桌前,沏了一壶茶,磕着瓜子,把王爷大厅这一幕当情景剧看了。

  “今天你留下来,明日便是我王朝驸马,今后前途无量,但你若踏出这大厅一步,怕是性命不保。”欧阳继厉阴阳怪气地说道。

  禹木的态度已经表的很明显,欧阳继厉话中也终于明确了禹木下一刻选择面对的不同人生。

  没有一丝犹豫,禹木向欧阳继厉行了个礼,转身便向门外走去。

  “唉……”

  欧阳继厉长叹一口气,闭上眼,冲下边的武者抬了抬手,厉声道:“一品爵爷禹木,毁皇家毁约,辱皇家声誉,罪无可赦,就地正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