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瞬身之术

禹天对弈 禹影 2199 2019.05.14 06:26

  “禹公子、婉儿姑娘,有礼。”

  来人正是九歌和力三。

  “九歌,你对这异兽了解的够细致啊。”禹木对九歌的印象不错,说话也就没那么拘谨,“公子”二字便收到了肚子里。

  人间界异兽众多,九歌只看一眼便能识得异兽,清楚说出异兽特质,连学院里的前辈们怕是都不及。

  “见笑见笑,多读了几行书而已。禹木,看来你有一场恶战了。”九歌拍着折扇,皱起眉头,“先去院长那里吧。”

  禹木点点头,一行人便向院长的小屋走去。

  “铭柳嫣?难不成?”禹木路上还在想那女子的事,本以为随意的挑战应不应约无所谓,他也不想和姑娘动手。

  “哈哈,铭柳嫣正是老夫的孙女。”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从屋里走了出来。老者的话,平平淡淡,却像是出现在禹木的神识之中。

  禹木心想这院长的实力想必是深不可测,拱手道:“前辈有礼,方才……”

  “哈哈,无妨无妨,我这孙女就是这么个性子,怪我无暇管教,再者这学院里的人一来敬她,二来怕她,她才这般……”铭海院长拍了拍禹木的肩膀,“不错不错,既然有约,七日后便去应了吧。”

  禹木有些尴尬,他实在不想和姑娘动手,何况还是院长的孙女,赔礼道:“贸然出手,是我们无礼了。这约战可否不应?”

  “我想想。”院长撇着嘴,像是在努力思考,“不妥啊,嘉雨学院中信字为重,发起挑战,人家应下了,却不去,不合适不合适。”

  “比试之中,轻重难捏,铭柳嫣又是您的孙女。”禹木还是想推下这次比试。

  “年轻人,我这孙女就该教训教训,我已说过,尽管使尽全力。”铭海捋了捋胡子,“还有,别小看我这孙女。”

  铭海不等禹木再说什么,便沉声道:“几位,从此便是我嘉雨学院的学生,我将你们交于南宫白教导,望有朝一日能成大器。”

  铭海说完便往外走,忽然又想起什么,转身道:“南宫白,平日很少在学院,他不在的时候,你们可自行修炼,也可找其他前辈指导。”

  “我就觉得他不靠谱。”婉儿叹了口气,感觉被坑了。

  “你说谁不靠谱,我很不靠谱么,你从哪感觉我不靠谱?”

  一张脸瞬时凑到婉儿旁边,此人不是南宫白又是谁。

  “南宫前辈,有礼了有礼了,我是说禹木,禹木不靠谱。”婉儿躲在禹木后边不敢出声了。

  “见过南宫前辈,晚辈九歌。”九歌第一次见南宫白,行了个礼。

  “第一次见么?不像啊,无所谓了,好说好说,”南宫白没管九歌,来到禹木面前,“小子,你要跟铭海那老头的孙女打?怕是会成了玄鸟的口粮啊……”

  禹木心中也有些思量,若是如南宫白所说,这铭柳嫣实力定是高于自己很多的,更有玄鸟助阵。

  南宫白打量着禹木,“小子,你修习过术法么?”

  “前辈,我刚到小元界,未曾修习过术法,甚至都不知道术法什么原理……”禹木没打算隐瞒自己到小元界的事,便照实说了。

  “才一天,转眼就到小元界了啊,厉害厉害,这术法嘛,就是将真气散于四周,以神识御之,沟通万物,明白了么。简单得说,就是神识,控制真气,与万物沟通,最终化为自己可控的一部分,你像你那个玩水的妹子,玩土的汉子,就是这么个道理。”南宫白讲完,又转向其他几人,“这小子这几天参悟这个就够了,你们几个跟我来,做些杂事。”

  “禹木小哥哥,那我跟他们去了……”婉儿有些不舍禹木一个人修炼。

  禹木摸了摸婉儿的头,宠溺的说道:“去吧,小心点,晚上给你留饭。”

  一想到跟禹木住在一起,婉儿脸又红了,不再多说,几人随南宫白一起走了。

  禹木回到住处,开始领悟南宫白所说的话,慢慢将凝聚成气衣的真气一丝丝散开,寻找在环境中可以沟通的元素。

  他尝试在面前放一碗水,尝试点一堆火,尝试取一些松软的土,运转功法去感受它们,可是没有一丝进展。

  晚上回来,婉儿告诉禹木她的耳坠可以辅助沟通水元素,便让禹木尝试握着耳坠去用神识感受水元素,依旧没有太大收获,只能引起水的一点波动。

  修习神识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禹木并不急躁,只是在努力尝试。这两天里,禹木除了修习神识以后,还在想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南宫白的移动方式,他想了很久,总觉得不是简单的快速移动,更像是消失在一个地方而后快速出现在另一个地方。

  禹木不知道南宫白是如何办到的,但就是停不下来去思考这件事,他疯狂运转功法,神识中真气四处猛烈地撞击混沌之处,心念一动,脚下的一块地竟转入神识中。

  这一变化吓了禹木一跳,回过神来,脚下确实少了一块地,神识一动,那石桌竟也进了神识。

  “怎么会这样?”禹木以神识将石桌放回原地,想再转入一些土地进入神识,却是倍感疲倦。

  禹木不知道这是什么力量,能在神识中存取现实中的事物。

  此刻,他运转功法,凝聚神识,盯着院子外头的一棵,想将树拉过来。

  “错觉么?我怎么觉得我离这棵树近了一点?”禹木看看脚下,身后有半个脚印,那不是错觉,“树未动,我却瞬间移动了位置,虽然只有半个脚掌。”

  禹木大喜,就这样,他一边修炼神识尝试于世间元素沟通,一边练习控制瞬身的能力。

  直到第七天,禹木修习时,功法运转到极致,白丝般的真气飘到空中,他感到一丝力量,当他尝试去控制、牵引时下起了大雨,便回去休息,调整状态,准备迎接与铭柳嫣的对决。

  这几天里,婉儿几人随着南宫白做了些周围小国派发的悬赏任务,在实践中修习,进展都很不错。

  “禹木小哥哥,明天就要去对决了,你的术法还是没有进展么?不会有危险吧。”婉儿在屋里睡不着,每天回来看禹木都在参悟术法,但是不见什么起色,因此有些担心。

  禹木虽说在法术修炼上有些迟钝,瞬身的技法倒是让他有了自保的一张牌,安慰婉儿说:“放心,比试完我就把那只飞鸟给你炖了。”

  婉儿噗哧一笑,“睡了,晚安。”

  禹木闭上眼,也想久违的多睡一会。

  听着外边,那一夜雨,淅淅沥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