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欧阳晴

禹天对弈 禹影 2205 2019.05.25 09:28

  欧阳继厉在这个位置,什么人没见过,看人的本事是没得说的,他深知禹木之才若得王朝重用必成大器,但若是为他国所用……不如就此灭杀,心下实则也是痛心。

  待禹木走至大厅外的院子里,一个老者翻身来到身前,一抱拳说道:“禹爵爷,在下齙冲,王爷也是在气头上,现在改变心意还来得及,何必跟自己过不去,你心有所属,若是在此丢了性命,又如何兑现山盟海誓呢,不如今日顺天公之美,待他日贵为驸马,三妻四妾实属平常。”

  “既要阻我去路,不必多言。”禹木功法运转,黑白羽翼爆发出来,左手兽骨戒指显现,右手一把雷切捏在手中。

  齙冲实力强横,为人也是懂得权衡,此刻劝了禹木迎娶公主那是最好,以后还算是二人的贵人,若是劝不得率先出手也是应了王爷的意,大喝一声:“如此这般,得罪了!”

  齙冲身上双色气衣暴涨,右手握拳,真气凝集,快步飞身到禹木跟前,却是左手挥拳。

  禹木未料想齙冲这一变化,忙将雷切横着身前,瞬身后移。

  哪知后脚刚踩地,齙冲一个转身,右拳猛地砸向雷切,禹木纵是有雷切护在前边还是被震得气血翻涌,一口血吐了出来。

  顾不得伤势,提着雷切向齙冲斩去,却被齙冲双手夹住。

  “禹爵爷!再三思啊。”

  禹木不答,踩着齙冲的大腿,飞身踏上胸前,用力一抽拔出雷切。

  齙冲掸掸身上的土,摇摇头,右脚横扫禹木下盘,禹木飞身而起,齙冲竟右脚为轴,左脚顺势划过圆弧正踏在禹木胸口。

  “轰——”

  禹木只觉一股巨大的力量将自己冲击到墙边,眼前的齙冲本就实力强横,还善用连击武技。

  扫了一眼周围,十几名武者站在旁边没有出手的意思,欧阳继厉也差人搬了凳子坐在院中。

  “雷引!”

  禹木深知实力不济,雷切指天,动用天雷。

  “上方没有遮挡,你自己也会被劈死的!”堕天也知道现在情况不乐观,禹木明显是一副以命搏命的打法。

  雷霆受真气影响,几道雷光闪现,劈落下来。

  几名术者立时建起屏障挡在欧阳继厉上方,禹木和齙冲却是硬接了下来。

  本就受伤的禹木伤上加伤,跪在地上,对面的齙冲也不好受,半跪着喘着粗气。

  “破开混沌之地,堕天……”禹木已经技穷,不知该如何是好。

  “破开也没用……你的身体已经这样了,神鬼气很消耗体力,你还没出手就会倒下的。”堕天也知道此刻已经是存亡之际,焦急起来,“要是你全盛状态,我出手,还有五成把握离开此地,现在你身体状况……我怕是也没一成把握。”

  听堕天这么说,既然一成把握都没有,禹木觉得没必要把身体交予堕天了,他不想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都看不到,对堕天说道:“对不起,连累你了……”

  神识中堕天有些难受……她一心想取禹木灵魂,拥有自己的身体,此刻禹木还说这种话。

  “烦死了!”堕天心中有些乱,冲禹木喊道,“遇见你真是倒了八辈子,不对,八百辈子霉!”

  堕天下了决心,若是真到了那一刻,就是倾尽元神之力,也要保禹木一命。

  “禹木!我脑子里在回想……那句话……逆功法……转乾坤……”堕天突然捂着头有些痛苦地说道。

  “逆功法……”此刻已经没有选择,只能一搏,禹木停下真气运转,身上散去真气,黑白羽翼也渐渐消失。

  功法逆行,禹木感觉身体中真气开始慢慢逆行,突然,疯狂加快速度,混沌之地一丝透明的能量柱直穿而出,射在禹木的疯狂运转的真气上。

  禹木双目化为白色,透着一丝寒气,身后出现一个巨大的半透明轮廓,似乎有八只手,其中一只手中也如禹木一般提着一把大刀。

  “故弄玄虚!我已好言相劝,处处想让,你却是一点不领情,受死吧!”齙冲被这一剂雷引劈得焦黑,再也压不住怒火,猛力挥出一拳,身边双色真气能量爆开,拳风直逼禹木。

  禹木未动,脸上也没有一丝表情,雷切指天,向左下划至胸前,向前方轻轻一挥,雷切顺势右划与肩平齐,身后的巨大影子也做着同样的动作,一人一影,似乎都没有生命,宛如死神一般。

  对面齙冲胸前立时划出一道深深的刀痕,眼中透着绝望,惊恐地后退,捂着伤口喊道:“你不是人……不是人……”

  “上!”

  周围武者也察觉出眼前的这个人绝不是刚才的禹木,身体是,灵魂却未必。

  禹木仍未动,雷切在头顶划过一周,便插入地下,双手扶在雷切之上。

  四周武者还没有知觉,便见胸前衣服已被隔开,一道血印现于胸前,这才感到一股恐怖的能量冲击从禹木身边发出,一圈人向四面八方倒飞出去。

  禹木看向王爷,手中雷切又起。

  欧阳继厉冷眼看着禹木,他知道此刻的禹木什么都听不到,说什么也没用,暗自运足功法,伺机出手。

  “住手!”

  门外欧阳晴突然跑了进来,展开双臂,挡在皇叔面前。

  “禹木……不可以……我是晴儿啊……不可以……”欧阳晴眼中浸着泪水,摇着头对禹木说道:“我看到叔叔这里的雷霆,想是出了事,外边的宾客说……叔叔为我订婚……你不愿娶我,与叔叔起了争执……”

  “晴儿你让开,他已经不是你认识的禹木了……”欧阳继厉拉着晴儿的手说道。

  “不!叔叔我知你为我好,可是禹公子与婉儿真心相爱,我从没有……想要……我……他变成这个样子虽非我意,但此事也因我而起……”

  欧阳晴心中很不是滋味,她知道叔叔为她好,想来让婉儿先走,留下禹木也是叔叔的计划,但是她实在没有奢求过留下禹木的身边,能看到婉儿和禹木两个人在一起,他们能快乐她就很满足了……

  眼前的禹木……为了对心爱人的承诺,弃了生命、弃了灵魂也在所不惜,如此这般也不愿娶自己,欧阳晴不恨禹木,“倘若那天……在不祥之地……我弃了公主的架子,那天我在城边,不是只偷偷看一眼眼前的你,而是邀你一起……明明比婉儿更早认识你,明明机会摆在眼前……为何……这般……”

  刀已落,泪花从晴儿的脸颊滴落,划过微微扬起的嘴角。

  “今生有缘无份,可否化一朵海棠伴你余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