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阴影下的危机

禹天对弈 禹影 2191 2019.05.15 12:30

  “怎么这两天老是下雨?”禹木回到住处,依着门框,看着眼前本如小溪般涓涓细流的雨水渐渐成了大珠小珠落玉盘,有一丝沉闷,左手托着一只碗,右手拎着一只茶壶,在这稀稀落落的雨水中,倒一碗茶,热气散到雨水里,“不知道是冰冷的雨水吞了热气,还是茶上的热气暖了雨水。”

  “雨落珠玑,道是泥香缠了茶香,还是茶香融了泥香?”

  未见其人,相闻其声。

  九歌和力三结伴穿着蓑衣来到禹木这里,两人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喝茶的禹木,还有禹木身后前厅里显眼的一张大床。

  “禹公子,你喜欢睡前厅么?”力三见禹木下着雨自个儿喝茶,本来就无法理解,这前厅放张床更是不知道图个什么。

  “二位来了!”禹木见时间还早,两人已经跑来蹭饭,来的早也是来的巧,这下有人做饭了,嬉皮笑脸地说道:“都有点小嗜好嘛~对了,正好呢,饭是一点没做,菜是一点没有,您两位来了是买菜的做饭的都齐活了。”

  “打扰了!”

  九歌一拱手,转头就要走,正撞上从外边回来的婉儿。

  撑着一把油纸伞,头发散在半边,露着满透幽光的耳坠,挽着袖子,白玉般的小臂没有一丝瑕疵,胳膊上留着些若隐若现的压痕,想是回来路上木篮太重从胳膊换到了手上,一袭翠绿的长裙,绣着些不知是什么的图案,裙边也掖在了腰间的束带上,脚上踩着黄色皮质的凉拖,雨水中甚是可爱。

  “这不是买菜了么?”力三见婉儿手中的木篮有些沉,连忙上前接过,傻笑道:“禹公子还说等俺们俩过来买菜做饭,这要是没看见你拿着菜回来,俺俩就掉头走人了。”

  “禹木!”婉儿拎着一大筐菜,看着禹木在悠哉地喝茶,从身后拿出蝉羽扇,蝉羽蝉一展,周围立时凝结了几把水刃,“恶狠狠”地盯着禹木,“小哥哥,不是说好你要准备做好吃的,我才受累去买菜么,怎么这样悠闲啊?”

  禹木托着茶碗的手往前递了递,接了几滴雨水,将茶一饮而尽,眉头一紧,一脸认真地说道:“好茶!”

  “禹木?小哥哥?”

  婉儿从九歌和力三身边走过,吓得两人闪得远远的,水刃在下雨天不需要耳坠中的元素补充,规模和威力都会增强。

  “别急嘛~”看着雨滴已经零星点点,禹木将茶壶也拎到左手,走出屋门,来到婉儿面前,用手划过婉儿身边凝聚的水刃,最后把手放到婉儿头上,低声道:“我刚才夜观星象,这雨马上就不下了,不下雨,就有饭吃~”

  婉儿平日主动挽着禹木的时候倒没事,这时禹木主动过来摸自己的头,竟有点害羞(✿◡‿◡),周围的水刃都开始冒烟儿了。

  从婉儿身边走过,禹木来到九歌二人面前,右手拎着茶壶把儿,倒了一碗茶,心有余悸地咽了一口吐沫,低声说道:“吓死我了,要不是我机智,刚才就不是离死只差一步的问题了……唉,对了,喝茶么?”

  “佩服佩服。”九歌摇摇头,看着求生欲极强的禹木,安慰道:“禹木,你还是自己喝口茶压压惊比较重要。”

  “也对也对。”禹木喝了口茶,舒了口气。

  力三凑近看了看禹木的脸,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不像是雨水啊,像是汗!”

  “哈哈哈哈!”

  婉儿听到三人在那傻笑,斜了伞,看也没几滴雨了,柳叶眉一皱,嘟着嘴,可怜巴巴地拖着长音喊道:“饭——”

  禹木一个激灵,他可受不了饿着婉儿,指着院子中的一口大锅,对众人下了第一个团队指令:

  “三哥,麻烦在院子里用干土架一个透气的锅架,高度嘛,稍微矮一些吧,再去取一些干柴生火;九歌,麻烦把菜洗一洗,用手撕一撕,不用切,拿着盘子摆好盘;婉儿晚些拿些碗筷,等着吃饭就行;我去把葱姜蒜辅料准备一下。”

  “好嘞!”力三将木篮递给九歌便去忙活了。

  九歌拎着木篮,看着一篮子的菜,又看看力三,有些不是滋味,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好好的术法用来搭锅架,想来也挺费真气,还是我自在啊,一篮菜一书生,洗之,择之。”

  婉儿在旁边感动得快哭了,乖乖地哼着歌等着吃饭。

  就在几人准备做饭的时候,院外不远处两个人影躲在暗处。

  “再不出手不合适吧?”

  “再等等,你没看到那边哼歌的女子么?”

  “你是不是还没下决心?”

  “我……”

  “刷——”

  又一个人影出现在二人身后,捂住了二人的嘴。

  这两人大惊,身后那人出现的时候两人一点没有察觉,直到嘴巴接触到那人的手才反应过来,可想而知,此人实力有多强。

  “别回头,我知道你们想做什么,你们要做的事我一清二楚,只不过既然我到了,怕是轮不到你们了。”身后那人声音阴冷,贴着二人的耳朵说道:“你们应该清楚,我们的实力差距有多大,你们也清楚我到底能不能让你们死前半个字都说不出来,我要求不高,什么都别做,待着就行。”

  两个人轻轻点了点头,汗从额头流到脖颈,两人在同辈中实力不错,但阅历不足,第一次做这种事,跟这个领域的老资格,实在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料想来人若想取二人性命,毙命只需现身的一瞬间,便顺着那人没做反抗。

  一人咬着嘴唇,不知该如何是好,心想此番怕是不仅不能达成来这儿的目的,性命能否留下也成了未知数……

  旁边那人也暗暗下了决心,若是有危险,就是拼死也要为同伴争取时间,他想看一眼旁边的同伴,却又不敢扭头,此刻心如刀绞。

  院子里,水已烧好,辅料也已经下锅,飘出阵阵浓香。

  “珍珠翡翠拼盘,白玉朱砂,游曳草原,翱翔四海。”九歌双手、双臂各托一个盘子,从屋里走了出来,嘴里还念念有词。

  院子里石桌不够大,力三又将前厅的方木桌拿来拼到旁边,运足功法将地上的锅架和锅一同移到桌子上。

  “看来这术法的控制力真是很重要啊。”禹木又想起自己试炼场上的“小喷泉”,有些无奈。

  几人嘻嘻哈哈的时候,完全没有察觉到即将到来的危机。

  “咕噜——”

  阴影下被挟持住的两人听到一种怪异的声音,难道身后的人要动手了?

  二人攥着拳头,紧紧地闭上了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