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禹天对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6章 妩媚的背后究竟是什么?

禹天对弈 禹影 2026 2019.07.24 11:24

  翻了个白眼,又将眼睛闭上,堕天小脸一鼓,“姓钱就姓钱,已经够土了,还自称九爷,真是土到家了!”

  禹木笑道:“万一他就是排行老九呢?”

  “那就是还有八个土包子,那你说老大叫什么,钱一爷还是钱大爷?土土土土!土死了!”

  “你是不是对有钱人有意见?”

  “没有!”

  “还说没意见?喊这么大声……”

  “我是对你有意见!”

  “我?你对我有什么意见?”

  “你怎么这么穷,啥都买不起,严重拉低我的生活水平!”

  “我这不是有几锭金子么?”

  “那点够干嘛的!”

  将头埋在枕头里,堕天闷声喊道:“你赶紧走,你个穷木头!哼!”

  仙子也拜金?

  禹木嘴角抽搐了几下,再贫下去太阳就下山了,决定还是先去办正事。

  一直忙着修炼,兜里的字条一直也没有看过,他在兜里摸了摸,果然摸到一团纸。

  纸团被揉的已经不像样子,小心翼翼得将纸条打开:城东北角虎牢。

  虎牢?

  任谁听到这个名字也会觉得这是个关押犯人的地方。

  事实上,当禹木来到城东北角时,也实实在在地看到了一个很显眼的囚牢。

  只不过,这囚牢太过奢华了吧。

  整体来看,虎牢不过是个二层的小楼,但是纸窗户上镶着金边,窗户里亮堂得很,一点也没有囚牢的压抑气息。

  “钱九爷原来是牢里当差的,天天跟犯人打交道,不知道会不会心理有些……”

  来都来了,禹木也懒得多想。

  门口连个站岗的都没有,不知道是治安太好了,还是这个囚牢并没关什么穷凶极恶的大人物。

  进了门,右手边坐着一个半死不活、有气无力的老大爷,除此之外再无他人。

  “咳咳,干什么的?登记。”

  “我是……”

  “你什么你,你干什么的都得登记。”

  禹木心想自己在这个世界本来就没人知道自己,干脆就照实写吧。

  填了姓名、职业、联系人和地址信息,禹木又问道:“我是受一位朋友之托,来找钱九爷。”

  “钱九爷?”

  老大爷打量着少年,咳了两声说道:“禹木,是吧,还是个演员?前途不错啊,找钱九爷做什么?”

  钱九爷是兵团干部的事情,想来是不能说得,禹木便扯谎道:“手头有点麻烦,想找九爷聊聊。”

  “哎呦,有麻烦来找钱九爷,真是新鲜了,得得得,去吧去吧,看着点时间。”

  老大爷写了张字条,递给禹木,叮嘱道:“别看写的什么,对你好,进去以后遇到什么,什么也别说,什么也别问,字条递过去就行。”

  点头谢过,拿着字条禹木便往里走。

  老大爷的笔杆子敲在桌子上,阴着脸,嘴角微微上扬,喃喃道:“找钱九爷……钱九爷还能干个球,找他解决麻烦,不是自找麻烦么?”

  走廊很长,灯光很亮。

  禹木手中捏着字条,他不知道老大爷给他写的什么,心想若是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话,进去以后一点准备都没有可就不妙了。

  不管写了什么,先有个心理准备总归是好的。

  快速打开字条,又将字条合上,禹木倒吸一口凉气,他只瞥到一个字:“杀”。

  “什么情况?我就来找个人,怎么就要杀我?南御拉明不应该提前打点好了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大爷刻意叮嘱他不要打开字条,到底又是什么用意?

  这会儿禹木有些进退两难,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随机应变,毕竟钱九爷的面儿还没见上。

  “难道这是钱九爷的考验?”

  他突然想到,会不会是这种可能。

  常常呼出一口气,禹木继续往前走着,最前方是一个向下的楼梯。

  “一个当差的会住在地下?常年连个太阳都见不着,太惨了点吧,看来钱九爷混的也不怎么样。”

  走到楼下,灯光暗了一些。

  “站住。”

  旁边坐着几个当差的,每个人手中都有一把枪。

  其中一个女子穿着黑色皮裤,将腿放在桌子上,红色高跟鞋十分抢眼,挑了挑枪,“干什么的?”

  禹木没有答话,将那张纸条往前递了递。

  众人这才收了枪。

  女子双腿在空中划过一个圆弧,一双高跟鞋踏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待她站起身来,禹木才发现,她穿上高跟鞋,快要跟自己一样高了。

  凹凸有致,一双电眼,说不出的妩媚。

  瞄了瞄禹木,笑道:“做什么的?”

  “演员。”

  “哦?刚出道吧。”

  “嗯……”

  接过字条,女子冲禹木抛了个媚眼,将枪放回腰间,右手接过纸条。

  看着她那只纤细的手拨动纸条,将它缓缓打开,禹木有些紧张。

  女子右手打开纸条的同时,左手却摸向后腰。

  禹木不知道女子的左手在做什么,是在拿什么东西,还是在向身后当差的做什么手势。

  只见身后一人又将枪拿起,在手中把玩。

  这个世界的枪有什么样的威力,是否和神界的有同样的威力,或是更大,禹木无从得知。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神识空间中雷切也不断低鸣,随时准备应战。

  若是真到了那个时候,不仅是一场苦战,或许连见到钱九爷的面儿都是奢望。

  字条已经打开。

  “彭——”

  一声枪响,竟真的在那女子身后响起。

  “不好!”

  禹木在堕天所提供的信息中知道,枪响后会将压缩在其中的真气击出。

  威力虽说对于神族战士还不至于致命,但是打在常人身上会不会有生命危险还真说不好。

  禹木若是在此刻爆发真气无异于宣战,他可不想就此鱼死网破。

  集中精神,禹木压制着体内狂躁不安的真气,他在进行一场豪赌。

  他赌这一枪并不是朝自己开的。

  赌注就是自己的生命。

  感受着周围真气的波动,禹木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做出反应。

  这一枪若不是朝向自己的,就只需做出受惊的样子;若真是打向自己的,能不能瞬身躲开就看命了。

  始终感受不到真气的波动,他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难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