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地理探险日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人皮

地理探险日志 何人无忧 2633 2020.05.24 00:07

  清晨的山林,有些淡淡的薄雾尚未散去,远远看去若有若无,像是仙女舞动的轻纱。

  柔柔的阳光洒在山林间,树叶上有凝结了一晚上的露珠。

  一行人陆陆续续的从睡梦中清醒过来,郭军从石志明那儿借了一个望远镜,蹲在村口不断朝里观望。

  “喂!你们有没有看到小冯村长?”

  郭军心系他的设备,所以他心里跟猫挠似的,想进村又不敢进,想要找冯川,却没看见冯川的身影。

  “那奸商不会是丢下我们跑了吧?我就觉得他不像个好人。”摄影小刘突然说道,说着说着恨不得列出十大罪状来。

  “他跑了我们怎么办?郭导,要不我们也下山回去吧,这里太可怕了。”

  剪辑师是个瘦瘦的小伙子,感觉一阵风都能把他吹倒,虽然是个男的,但胆子比女人还小,常******,所以大家都叫他眼镜。

  “导演,我不干了,我想回家。”

  曾柔是剧组场记,是个双马尾的钢牙妹,人如其名,柔柔弱弱的,看见老鼠也能吓得哭起来,昨晚就属她哭得最大声。

  剧组一共七个人,导演郭军、摄影小刘、剪辑眼镜、化妆师程芸、拍花絮的阮玉,以及演员肖娜娜和她的助理赵小青。

  真的是小剧组,要不然也不会冒险来大山里拍纪录片。说是纪录片,还不如说是一场直播,每天拍摄一些大山里的人文地理,剪辑之后上传小视频平台,主要是人家大影院根本看不上他们拍摄的视频。

  “他在里面。”

  沈若若三人也走过来,苏铭一直盯着村子的方向,淡淡开口。

  在村里?

  虽然好奇苏铭是怎么知道冯川在村里的,但郭军更关心的是,冯川既然敢进去,那就说明没有危险了,不过他又有些犹豫。

  还是石志明看穿了郭军的小心思,摇头一笑,也不点破,与苏铭和沈若若相视一眼,由苏铭打头,三人率先走进村里。

  见有他们三人在前面,郭军几人才小心翼翼的跟在身后。

  很快,一群人一前一后的来到剧组驻扎的地方,剧组的设备器械散落一地,帐篷也散架了,不知是风吹的还是那群黑蛇弄的。

  而郭军寻找的冯川果然也在这里,只见他坐在枯井沿边,抽着烟,看着一旁的石碑怔怔出神。

  见大家都进来了,冯川才扔掉烟头,细心的沈若若瞄了一眼石碑底下似乎有燃烧过的痕迹。

  “那些黑蛇呢?”

  郭军还是有些担心的低头左顾右盼。

  “放心吧,那群黑蛇昼伏夜出,白天根本不出来。”冯川给了大家一个定心丸。

  “小玉!”

  后面的程芸追上来,哭着直奔阮玉所在的帐篷。

  “啊!!”

  像是见了鬼一样,程芸刚进帐篷便发疯似的倒退出来,睁大了双眼,满脸惊恐。

  郭军几人被程芸的样子吓得头发立马就竖起来了,按都按不下去。苏铭看了沈若若和石志明一眼,示意他俩不要动,自己则走过去掀开帐篷。

  众人这才看清帐篷里的情形,才明白为什么平时胆子比较大的程芸为什么会吓成那样。

  只见阮玉的身子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躺在帐篷里,全身没有一点血色,身上全是血洞,双眼深深陷进眼窝。

  苏铭变戏法般的掏出一把匕首,大着胆子用匕首轻轻戳了一下阮玉。

  “呲~”

  突然只听一声皮球泄气的声音,阮玉的皮肤慢慢紧缩,最后像一张纸片一样。

  众人惊呼,这才发现阮玉早已经被什么东西给吃空了,只剩下一张人皮,真是一张彻彻底底的人皮!

  郭军“扑通”一下子就瘫软在地上,脸色惨白,说:“死了,小玉死了!”

  “报警!对!我要报警!”惊恐的程芸像疯了一样,手忙脚乱的从怀里拿出手机。

  郭军见状,拳头捏得死死的,脸色煞白,紧紧盯着程芸的手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啊!为什么没有信号,为什么连紧急呼叫都不可以!!明明昨天可以的。”

  程芸用力的戳着手机屏幕,像是在发泄一般,折腾了一会儿,才泄气般的瘫软在地。

  见电话没有打出去,郭军捏紧的拳头才渐渐放松。

  “算是不错了,留了张皮,也不知道现在的女人都往自己身上擦了什么玩意儿,连蛇都下不去嘴。”

  冯川说到这里,似乎又想起了昨晚救肖娜娜的时候,不由撇撇嘴。

  只要作为正常人,看到这个情况都会发怵,可冯川似乎不一样,就像习惯了一样,不仅没有害怕,更是出言调侃,他这份态度顿时给沈若若三人一种他不简单的感觉。

  这时石志明走到枯井边上,俯身看去,认真观察,然后有些疑惑。

  “如此光滑的井壁,那些黑蛇是怎么上来的?看来只有抓到一条大蛇才能研究明白。”

  说到这,石志明有些真诚的看着冯川:“小冯村长,我想下去看看,你能帮我吗?”

  石志明说得真诚,可冯川根本不鸟他。

  “上山的时候我是不是跟你们说过,我只负责帮你们寻找路线,如果你们要搞什么研究我可不管。”

  说罢鼻孔朝天,双手插兜,抬脚大步离开。

  看着冯川这副欠揍的样子,沈若若一阵来气。

  “这个冯川真是可恶,明明是我们给他钱叫他来,搞得好像他才是雇主一样。”

  沈若若越说越来气,把这两天从冯川身上受的气发泄到地上的小石子上,直接一脚踢飞。

  这时,一直在沉思的苏铭,听了沈若若的话,若有所思的说道:

  “或许,他根本不在乎钱,所以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就他?还不在乎钱?都快掉进钱眼里了都。”沈若若对于苏铭的看法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倒是石志明认真想了想,看着苏铭说道:“小苏,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苏铭也没有隐瞒,而是点点头,说道:“你们还记得他的背篓吗?昨天在山下过深坑的时候,我替他背了一下,确实发现一点东西。”

  苏铭正认真分析呢,沈若若听完顿时脸色有些泛红,没好气的看着苏铭。

  “你还好意思说,你是我的保镖,昨天那么危险的情况,你不来保护我,反而让那个奸商占我便宜,不行了,越说越来气,哼!”

  谁知苏铭摇摇头,认真的看着沈若若说:“小姐,你听我慢慢跟您解释,昨天我接过他的背篓,发现重量起码在七八十公斤往上。

  您细想,就算是常年住在山里的人,背着这么重的东西,应该也很吃力吧?但是他不一样,他虽然看似很吃力的样子,但似乎是装出来的,所以我觉得他应该是有些底子的,就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隐瞒。

  所以我就故意试探他一下,看他的反应,当您差点掉入深坑的时候,他的临场反应,还有他着急的样子绝不是装的,而是真的在意你的安全。”

  “好啊你,居然拿我去试探他,万一你判断失误,他反应又慢,我岂不是就凉凉了?”

  “不可能,我相信我的判断。”

  “你……算了,不想跟你这个死脑筋多说。还有,你说他在意我的安全不是很正常吗?我是他雇主,我死了谁给他钱。”

  沈若若还是不太相信苏铭的判断。

  “小姐,我说过了,他可能真的不为钱,而且你刚刚看见了吗?他对阮玉死亡的漠视,我甚至怀疑,其他人死亡他都不会关心,但是他却如此在意你的安危,所以,我猜测,他一定对您有什么企图。”

  苏铭说完,沈若若顿时有些沉默了,如果真如苏铭所说,自己身上有什么是冯川所觊觎的呢?

  这时,一直安心静听的石志明突然眼前一亮:

  “他不在乎钱,而又表现出一副奸商的样子,或许就是要有一个借口跟我们上山?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不得不堤防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