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仁王坛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45、仁王坛城 (伍)

仁王坛城 云非无常 3012 2019.05.07 19:30

  再之后,玉颜公主又册封铜鼓、鲲鹰、疾云、李火、铜奴(皑瑊明妃)为五使,爬山虎、烟罗、衡波、阿泰、蛮太五巡游。库夏男女四将。分领五万步骑,三千铣金族,两千东辽遗民。至此,万象大阵终于初具规模。

  就在玉颜公主分封众将之际,被萧锐四人毁灭的巨狰狞残肢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散化为红云,复又绞接一处,渐显狰狞兽形态。

  二王子萧铣见状,一道拳虹砸下,本以为可以将红云击散,不料红云受此一拳,反而暴涨开来,萧铣冷哼一声,又是两记拳虹砸下,红云跟着又是一阵暴涨。

  一旁大王子见了笑道:“老二,这狰狞兽本是乾坤一腔恶念,你再如此击打,只会令它恶欲大涨,力量越加强大,还是如十三弟那样,想着自己将其封闭才是正道。”

  一直不屑于萧锐种种行举的弧光听了萧锏这一句话,忍不住怪笑道:“小子们胡说大气,先前你四人能占一点上风,为的是我祖上有形有象,不免有机可乘。如今我祖身化无形,你们就是功高如佛祖、道圣又能如何?”

  说完,将手一指,就见空中狰狞兽所化的红云,忽地排云价向四周暴涨,所经之处,无一物不被其吞噬。

  有萧锏东辽部下与忽辟邪残勇拼死反抗者,反而图增狰狞兽红云威力,每一人击打一分,红云便暴涨一分,直将玄武大阵完全笼庇于其中,仅乾坤四祖、萧锐万象阵、与萧锏十数人逃得过一劫。

  到此地步,贪狼也面露惊惶,咬着牙与重楼并紫微道:“事已至此,我倒不防和你们这几个老家伙再度联手将巨狰狞重新葬送在异界!”

  鬼母嘲笑道:“你说的容易,我四人联手与巨狰狞拼斗,人间界转瞬化为飞灰,这千年来的争斗又有何意思?”

  贪狼与鬼母在这里斗嘴,天魔王忽地开口道:“照今日形势看来,你我五人只怕没个好结果,我已无意染指人间界,本王先行告退,只盼异日有缘能瞻诸位仙颜!”

  说着,展起衣袖将手下人尽数收于袖袍内,最后又见忽辟邪化成的妖异,不由笑道:“来人间界一回,总不能空手而返,你倒也有些意思,就收了你吧!”

  又对鸾妃道:“鸾儿,可与我回色界天?”

  不想,鸾妃看了看万象阵下的萧锐,又看了看阵外的萧锏,终是摇了摇头。

  波旬笑道:“由你!”言罢,就待扯了光明子晃身不见。

  哪知他这里才刚动作,身旁忽然显出月魁身影,一戟砸下,怒喝道:“把孩子留下!”

  波旬王大笑道:“月魁仙子威武是众人皆知的,可要留光明子,只怕还没那么……。”

  话音未落,忽然面色一变,原来他不染一物的万乘灵体,竟然在不知觉被寒冰冻住了一臂,耳听得贪狼大声笑道:“月魁不够份量,再加我一人又如何?”

  还不等波旬回声,月魁已趁机将其掌下的光明子夺过,为光明子敢与自己争斗,女仙子戟柄一个反撩,顿时将光明子砸晕了过去,紧紧捉在手里。

  到此地步,波旬知夺回光明子已没有希望,只得狠声与贪狼道:“早闻狼君恩怨分明,今日算是见教了,这件小事,只好等异日再奉还君王!”

  贪狼大笑道:“好说!好说!我看你还是快点滚的好!到底这人间界不是你这一气灵烟来的地方!”至此,波旬只得忿忿而走。只有萧锐在远处见了,向着月魁揖手作礼,继而又向萧萑行了一礼。

  且说玉颜公主搬移法阵多时,巨狰狞所化的妖云也一点点将众圣祖、凡人生存缝隙挤压的点滴不剩。

  终于随着公主张口凤鸣一样的清啸,分散于法阵四方的两位女荒神、琢玉、云飞浪人终于将掌中星砂洒下。

  但见五色星砂浮空游走,如一道道河流在空中翻滚密布,直至绘就一座五色斑斓的图卷,画里山河树木无穷无尽,鸟兽鳞鱼一样不少。

  随着玉颜公主合阵投入画卷中,把个图卷精耀的彩光大作,鲜艳娇嫩如能流出水来一样,再看宝卷中央自有万象阵总枢凭依,云飞浪人以下四尊者、四神将、四文相、四司祭、五方使、五巡游自内而外并立。

  三万龙禁尉往来图卷之间加急奔走耀的图卷如沸开了热水一样,上有兰珠并四十位散花天女飞渡,下有五千铣金族、东辽遗民护,最外还有五万步卒成车轮状将宝卷牢牢束定,不泄不漏,浑然一体。

  见玉颜公主将乾坤宝坛将数万人立成一座仁王坛城,纵是弧光也不由惊的目瞪口呆,可就此老人还是不输口道:“哼,就是如此,也难挡巨狰狞一击!”

  哪知他这里话音刚落,就见坛城中央玉颜公主伏地拜倒,于万象阵万象总枢前祭法行礼,神吟清唱,每颂动一句,宝坛法光便盛了一分,十句吟唱过后,法坛宝光已将狰狞兽红云反制,渐有不敌之意。

  “这!这是什么道理?”不只弧光不解,就连贪狼也不明所意,大惊失色,只有重楼深智,已得先机,鬼母略作思忖也明其意,当下忍不住笑骂了一声道:“小滑头!”

  剩下的光明则干脆将玉指扣动,行法即时于身前显出一副图卷,只见图卷中显出一座城池,城中所有百姓正伏地作诵,祈福于天地,那城池好不广大,只怕有近百万之众!

  眼见于此,光明又将图卷展动,瞬时又显出一座城池,一样也是万民为萧锐祈福。随着宝卷不住变幻,转眼便有数十座城池惊显祈导祝福景色。

  至于乡间野地,荒漠长江,一样有百姓默默祈福。置此之境,紫微也不得叹息一声,回身与萧锐行了一礼道:“仁王殿下法善四海,请受紫微一拜!”

  萧锐闻声一笑道:“小子只不过是个打足了算盘的黑心小贼,哪里能当圣君一礼!”

  紫微摇首道:“四海之内如能再有殿下这样的黑心贼,只怕这人世也无疑于天堂了!”他这话说的深重,光明使三夫妇闻声,也不得向着萧锐作了一礼!

  到此地步,萧锐也只得身受,还了一礼,这才回首与萧锏三人道:“大哥,十三弟在这人世间已无可眷恋,不知三位兄长可愿与小弟同行!”

  萧锏笑道:“我有我的往生界要走,就不和你这小子鬼混了,或许老二愿意也不一定!”

  这话说完,萧铣就是一声冷哼!萧锏大笑,当时除下炎龙甲丢于萧锐道:“我知道你要这沾了四个老鬼的四兽甲做魔封环好作镇压狰狞兽的重宝!这炎龙甲我早不想要了,就赠于你吧!”

  说完,便率了手下人划天要走,临行前,路过鸾妃身边,拍着雷隐兽在女子身边绕了两圈,到底还是叹了一声道:“我看你还是跟我走上一遭吧!”

  得了此言鸾妃惊喜难言,只回首看了一眼光明子,可见月魁并没有放手的意思,只得扯了一把脑后红铅砂赠于月魁道:“还望仙子不要太过难为这孩子!”言毕,携了萧锏的手,化了金光消失不见。

  萧锏遁走,萧铣也没了意思,一样将白虎甲解下丢于萧锐,临行前欲待说些什么,可终是一言未发,凭空就走,如此,反而是萧锐一声叹息。

  待留下萧萑最后一人时,女子则一样不吐一个字,只将碧游甲分赠,萧锐只能眼看着佳人俏影离去,直待萧萑走的远了,少年人这才猛地心上一个激动,飞身到了女子身前。

  萧萑不得已只得停下脚步,静等少年人开口。

  萧锐寻思良久也不知能说些什么,终于想起什么,自怀中将诛心剑取出,交于萧萑手里道:“这口诛心剑还是送给萑姐姐吧,但愿它与轰雷剑再不分离,如同当日一般!”

  萧萑闻声目光下一片温暖,行至萧锐近前,亦如当日二人初见那样,单手挽了萧锐的头,在其唇角上印了一记,最终道了一句:“保重!”便排云与月魁、光明子结伴而走。

  萧锐于当地挣扎了好一会儿,这才飞身回到了玉颜公主身旁。

  “就这么结束了?”公主问道。

  “就这么结束了!”萧锐笑答道:“只是这么容易,有些太便宜我了!”

  公主摇首道:“殿下说笑而已,眼前一番境地哪有一些容易!是殿下过谦了!倒是殿下孩儿……。”

  萧锐沉声道:“光明子能有萑姐姐督教是最好的结果,公主不必多虑了!”

  “即如此,那真是太好了!”

  说话间,玉颜公主伸出玉臂与萧锐结印扣动,当二人掌心相连,不由发自内心一笑,再又回首面朝乾坤四祖行了一礼。

  只见得二人结指发印,身外顿现无数金莲,天花乱坠,直落沉埃!轰然间,连同仁王坛城在内,携裹着狰狞兽红云举地飞升,但见金莲落了漫天,直至坛城撞破虚空,消失不见……。

  (全文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