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你是恶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学院篇第三章:樱

你是恶吗 XCTX 7401 2020.11.22 05:06

  379号、380号、(“是”、“是!”)两人相继站了起来,“她们两个当中的一个从语气当中可以感觉的出对自己实力无比自信,而另一个就像是镜子的另一面完全相反,“这两人打扮的一样怎么差距这么大”负责引路的人念叨。“你们两个跟我来吧,我会带你们去测验负责测试你们的考官面前,至于考验进了里面按照他们说的做就是了,这是我唯一可以告诉你们的事。

  “哼、考验什么的我来说轻轻松松,本来根本就没有必要测试,像本…像我这样的人就应该直接跳过考验进到王宫里”,号码为379号的女性自信的说道。

  两人跟着领路人已经走了有一段时间了,按理来说早就应该走到测试房间前了,但自从转角到了这条长廊后就他们一直是以笔直的方式前行着。在又走了一段时间后379号终于不耐烦的问道“喂,到底还有多久才到啊”,………

  领路人仿佛没有听见379号的话继续向前走着,“我说!?”因为领路人没有回答也没有停下脚步的打算,379号伸出了手想要拉住领路人却不料自己的手直接从领路人的身体上穿了过去。

  “这是幻影?,什么时候替换的我居然没有察觉!!!”,在379号还在回想的时候,长廊周围的事物正在逐一化为白光,包括身后一开始就跟着的380号以及前面的领路人,伴随着事物消失脑袋开始感晕眩、身体渐渐的没有了知觉,不久到在地上昏了过去。

  我迷迷糊糊睁开了眼,想要挪动自己身体却意外的沉重,“这里是,我的房间?”,我转动着全身上下唯一能动的部位用眼睛环视着周围的环境。

  毫无疑问这就是自己的房间,自己现在正躺在床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会躺在自己的床上,现在我有好多问题。

  我思考着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边上趴着一个人,也许是因为些许的动静有或是刚好醒了,趴在床上的人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上半身。

  那人抬起身子的动静吸引到了我,我试着将头转了过去虽然脖子以下的部位还是没有知觉但脖子以上的部位似乎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

  我将模糊的视线聚焦在那人身上,“这个人我认识,是的不仅认识她还是我最为亲近的人”,当视线清晰到看清那人的长相后我也大致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我将头转向过去用自己那模糊的视线确认眼前的人时,趴在床边现在已经起身了的她也注意到了我。

  她在看到我醒了之后没有对我说什么,只是将我的手背贴到她的脸上,本就已经泛红的眼角也再次泛出了眼泪。她一边哭着嘴里一边反复说着“太好了,太好了,没事真的太好了”。

  看着那为自己的生命从危机中脱离漏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时我说道,“对不起,母亲大人让您担心了”。

  没错这个人是我的亲生母亲,母亲的名字叫作“艾米奈•克罗伊”,是王国第四公爵家的次女十几年前跟第三公爵家的长子也就是我的父亲“巴赫·杰鲁诺•泽堤”联姻。结婚后母亲就从“克洛伊家”入赘到了父亲所在的“泽提家”。

  结婚后的第二年母亲就怀上了我,母亲在怀了我以后每天都过的非常的小心深怕在肚子里的我受到一点伤害。

  在那九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公爵府的周围意外的十分寂静仿佛风吹草动都能听见,不同于外面宁静氛围公爵府的内部,重要的家臣们聚在一起为公爵府大小姐的诞生欢庆着。

  “这孩子名字就叫“米莎•克洛伊吧”,“(在王国除非是嫁给王室成员所生下的孩子是随王室的姓氏,除非特殊情况不然生下的女孩都是跟入赘方一个姓氏)”。

  母亲在生了我后的前两年身体一直很虚弱只能呆在房间里静养很少到外头直到第三年才逐渐好转,大概在我两岁多的时候母亲在我睡前给我讲了一个关于她本家“克洛伊”的故事。

  “在约四百多年前的王国,那时候的克洛伊家还只是贵族里等级最低的家族。

  在八月的某天的王国的的女王突然要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活动,因这一世的女王对魔法起了非常大的兴趣,无奈自己身边没有合适了人可以教导自己于是就举办了这场活动想要选出王国里最优秀的魔法师来指导自己如何使用魔法。”

  “顿时全国各地会魔法的人得知了这则消息纷纷赶来参加,不过大多数的还是想这次机会当上女王的导师以谋取利益,在这场比试中女王让魔法师们展示自己本领哪一个最能让自己感到兴趣哪一个人就当自己的导师。

  在比赛中魔法师们各显神通把自己压箱底的本领都使了出来,有的将能用自己魔法制造出来的火焰变为各式各样的生物、有的能用魔法将周围的植物以数百倍的速度生长。”

  “但这些魔法丝毫没有让女王感到兴趣反而觉得都是些无聊的把戏,在倒数第二个人展示完魔法后女王依旧保持着一脸无趣的神情,心里不经想到看来自己是与导师无缘了。”

  “最后一位魔法师名字叫作“雷伊•克洛伊”是当代的克洛伊家族族长,因为直接报上了那象征着贵族的姓氏在场的所有人就连女王都投来了疑惑的眼神,来参加的人当中自然也有贵族但为了家族的面子如果没有成为女王的专属导师前是绝对不会让其他人得知自己的姓氏,之所以会这样做是因为不想让自己的家族在外面被人贴上靠潜规则上位的家族。”

  “王宫的人本来极力反对这次招募,大家都认为让不知名的人进到王宫做女王陛下的指导是一件风险极大的事,于是就秘密的给王国顺位靠后并且值得幸赖的贵族写了信让他们家族里会魔法的人隐藏自己的姓氏来参加这场导师选举”。

  贵族的魔法才能本就比平民要高上许多再加上如果可以让自己家族里的人进到王宫给女王做私人指导的话好处肯定少不了便答应了下来。

  而这位名为“雷伊•克罗伊”的贵族男士却直接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及姓氏,这显然与王宫大臣所预想的计划不同。

  前面参加的贵族都以假名或无姓参加,就只有这名男子上来就报上了自己的全名。

  “喔、你这个姓氏是贵族吧?”,由于王宫大臣们办的事女王并不知情,在看完了那些无聊的快让自己睡着了的把戏后,女王因雷伊的行为稍微提起了一点兴趣。

  “是的,尊敬的女王陛下”,雷伊回答道,“是既然是贵族为什么要来参加?,难道是为了靠关系上位吗?”。

  “跟女王陛下说的一样,我的目的就是想要靠女王陛下让自己的家族上位”,刚说完在一直在女王旁边的大臣坐不住了。

  “大胆,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竟然想要靠女王陛下上位,来人把这个人带下去立即处刑还有他所属的家族全员除去贵族的身份听候发落”。大臣下完令后在场边的骑士便走了过来准备要把雷伊带下去。

  “退下!”女王用充满气势的语气说道,在骑士眼里女王的命令永远是最优先的便遵循退了下去。“我有给予你任何可以判决贵族的权利吗?”。女王用不悦的语气说道。

  见女王欲要大怒大臣急忙双膝下跪,将双手伏地,额头贴在地上表示自己越级了。

  “退下,你的事我之后再算”,“至于你,身为贵族还前来参加比试,又对我说出了那种话确实应该将你带下去立即处刑,你的家族自然也脱不了关系”,“但你应该不是唯一一个来参加比试的贵族吧?,恐怕这群家伙连目的也是和你一样”。

  女王说这段话后在场的贵族们与大臣都变得紧张里起来,来看热闹的人群也纷纷议论了起来。

  “我记得规则里明确的表示贵族不得参加这场比试,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份规则表上就正好少了这一段、”,女王手里拿着规则表将目光转到了大臣们身上。

  大臣们见状欲要下跪,“嘛、原本禁止贵族参加的就是怕发生这种事,既然你们都没有以真名来参加我也不知道你们哪一个是真的贵族就大发慈悲先放过你们,但你们最好从此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已经记住了你们每一个人的长相,如果让我知道你们是贵族人士的话你们以及你们的家族都脱不了关系”。女王让大臣们有台阶下,同时也给了平民们一个交代。

  女王将目光转回雷伊身上,“虽说规则因某些原因导致没有写上禁止贵族参加,但你说的话同样是大罪”。

  “不过你这个人很有趣,竟然会直接报上全名”,“一开始就报上自己的名字不是最基本的尊重吗?,如果有所隐瞒那报上的名字有什么意义”。雷伊正直的说道。

  “真有趣,你成功让我对你提起来兴趣”,“那还真是荣幸啊”。两人的对话不像是君王与臣民之间的对话,更多的像是挚友之间的调侃。

  “哈哈哈、那么我给你一个机会吧?”,“机会?”。

  “没错机会,一个让你免责的机会,本来你与你的家族会因犯了对君主的大不敬之罪被处刑。但我现在给你一个可以免去罪过的机会,如果你接下来的魔法能让我感到比刚才还要大兴趣的话我就免去你们的罪怎么样”。

  话音刚落周围又传来了各式各样呢的声音,自古以来对王的不敬就是最重大的罪,严重的话满门抄斩都实属正常。在明确对王不敬的情况下还给予免责的机会自然会引得人们议论纷纷。

  “多谢女王陛下”,雷伊对女王给予机会表达感谢,“那么赶紧开始吧”,女王催促道。

  “在我开始施展魔法前,我想问女王陛下一个问题”,雷伊没有急切的想要开始反而像女王发问。

  “你问吧”,女王不假思索的说道,“女王陛下可有从来没见过的东西?”,“嗯……,不清楚身为女王的我见识过千万种事物也没办法全部记住自己见过的东西”,女王在思索片刻后回答了雷伊的问题。

  “感谢您的回答,那么我要开始了”,对女王的回答表示感谢后雷伊便开始施展自己的魔法。

  只见雷伊将右手抬起,手中缓缓出现了黑色像是液体的东西,液体慢慢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透明的水晶,在那之后雷伊停下了动作。这让在场的众人都以为雷伊的魔法已经结束了。

  雷伊停止动作后,在场的人纷纷投来的鄙夷的眼神,“还以为有多厉害”,“这家伙怕是死定了”,“女王大发慈悲给了他这个机会他却没能把握哎~”。

  女王在看了之后也开口询问道,“结束了?,这就是你所要展示的?”,女王的语气当中透漏着失望。

  “不,真正要展示的不是这颗水晶,这颗水晶只是接下来展示所需要的媒介而已”,雷伊解释道。“那为什么不直接继续下去而是停了下来?”女王追问道,“因为女王陛下刚刚没有给我准确的答案,我不知道女王陛下到底见过什么、到底没见过什么,于是就想让女王陛下亲自来确实”。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女王不解的问道。“我没法知道女王陛下见过哪些东西,但女王陛下自己知道自己,只要握着这颗水晶,内心深处想见的事物就会通过水晶展现出来。

  “喔、还有这种道具、有趣”,说完女王就起身想要从雷伊手上接过水晶。“请等一下!”,一个声音制止女王的动作。

  这个发声制止女王动作的人名叫“杰诺•维塔奇•乌斯是王宫骑士团的副团长。

  “你上来干什么?”,女王问道。

  只见身为副团长的杰诺将右手抵在左胸口,上微微弯下腰对女王行了个骑士礼随后回答,“刚刚这个人使用魔法时,我就感觉到了十分不详的气息,在加上他说这颗水晶需要让陛下您作为媒介之一才可以发动,如果这颗水晶有什么问题的话陛下的安全恐怕有失。

  “那你想怎么样,我可不像因为你的假设,错过可能有的好戏”。女王并没有反驳杰诺的意见。

  “是、在女王陛下接手之前我要先确认一下这颗水晶,倘若真的没事陛下自然可以继续”,“恐怕不行”,听了杰诺的话雷伊直接表明了拒绝。

  “为什么?”杰诺反问道,“因为这颗水晶只能由女王陛下触碰才能发挥效果,如果在那之前被指定以外的人碰了,那这颗水晶就是只是一颗比一般的是水晶还要坚硬一点的石头而已”。

  “那恕难从命,女王陛下的安全就是我们王国骑士团的指责,身为副团长的我自然要以身作则不能让任何危险接近女王陛下,即使那危险只是假设”。

  听着杰诺口中一直说着骑士所要遵守指责,雷伊一改之前的语气,以烦躁的情绪抱怨着,“你们一个个还真是烦人,能等我给女王先展示完后在出来吗?,真是的从来的路上就一直被你们这群家伙烦”。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因为水晶真的有问题,被我戳破了恼羞成怒装不下去了?”,杰诺说道。

  “我是说你们这群自称高等人士的家伙真的很爱突然跳出来管这个管那个的,女王想做什么都还要被你们反对”,雷伊继续用相同的语气说道。

  “这是自然,女王陛下是王国的领导者她所做的一切事都必须经过考量,这都是为了女王陛下着想”。

  “既然你不愿意把水晶给我检查那就一定有问题,即使会遭到女王陛下的惩戒我也必须按照骑士原则将你带下进行调查”。

  对于杰诺说的话雷伊不懈的叹了口气,“明明是个只有17岁的小鬼,嘴里还口口声声的念叨着所谓的原则”。

  “你、”杰诺刚说出口就被雷伊打断,“你什么你,这么年轻就当上副团长不会是靠走后门吧?,连你家团长都没说什么你倒好”。

  不同于副团长杰诺,骑士团团长到是站在原地丝毫没有动静。

  “这种事不需要团长亲自动手”,“喔,那你这话的意思是在说你一个人就能保护好本女王是吗?”,杰诺的这句话让在一旁看戏的女王感到不悦。

  女王从杰诺走上前制止雷伊后就默默坐会了位置上旁观,因为杰诺的这句“这种事不需要团长亲自动手”,让女王实在忍不住介入了他们直接的对话。

  “如果本女王,现在遭遇了生命危险你们骑士团是不是也会说“这种事不需要团长亲自出手”?

  “不是这样的女王大人”,“明明自己说过即使是可能也要冒着被本女王惩戒的风险也将危险置之度外,那倘若这个人不像你想的那样,是一个十分厉害的人,再不知道的情况下你们是不是也会说“这种事不需要团长出吗?,不一开始就派出最高战力是想让这种可能发生是吗?”。

  女王以身为王的气势不断责问着骑士团,在场的骑士包括团长闻声后都单膝下跪表达着自己身为骑士的失职,杰诺见状也没法在说什么。

  “退下吧”,女王催租着骑士团。既然既然女王不打算追究下去骑士们也纷纷识时的退下了,但着次当众被女王责备骑士团在人们心中的威严肯定会有所下降,对于这件事骑士团也自然会对造成这件事的元凶感到气愤。

  雷伊看出了他们的小心思于是说道,“虽然我没有办法让副团长大人证明水晶是不是有问题但,我有办法证明自己绝对没有任何一点想要伤害女王陛下的方法”。

  雷伊这话很明显就是在激杰诺,不经让杰诺在心里骂道“你****明明有办法不说,害得我被女王斥责”。

  似乎是看出了杰诺的心思雷伊又补到“本来一开始就能证明,谁知道副团长大非要以身为骑士的原则要将我带下去审问,害得我急忙辩解都忘了说自己其实是有其他办法的”。这阴阳怪气的话让在场的众人们笑了起来连女王的嘴角都微微上扬。现场弥漫着欢乐的气氛完全没有了刚刚女王斥责骑士团是的氛围。

  (骑士团的威严恐怕要掉光了哦)

  “说回正事,你就直接开始证明吧”,在说这句话时女王心里已经决定即使雷伊之后的魔法没让自己感到兴趣,也不会对他与他的家族降下重罪,雷伊不像王宫里的那些人对自己表面上恭恭敬敬但背地里却偷偷的干着见不得光的勾当的人不一样,他很有趣,这人能对他人之言不讳就算面对自己也是一样,如果他没办法成为自己的导师那就让他成为类似“兄”的人吧”。

  女王感到心情愉悦,下定了决心。

  不同于女王那荒唐的想法,雷伊的神情却变得十分的阴沉且严肃他跨步走向女王冷不丁的问道“您晕血吗?”,“晕血?,那是什么?”女王不解的问道。

  “是吗?,那太好了”,说着雷伊缓缓抬起了右手,在那瞬间雷伊身上散发了出足以令人感到窒息的气息,那是杀气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感觉到了这股杀气。

  “危险,陛下”,散发出这种气息,很明显是起了杀意在雷伊面前的人只有女王,众守卫急忙的上前想要当场杀了雷伊。

  “对不起,女王大人,接下来会有很血腥的事发生哦”说出这话的雷伊脸上完全没有表情。

  “糟糕,赶不上,这个混蛋”,最前面的团长嘴里咒骂道。

  看着雷伊面无表情说着那样的话还对自己散发这么恐怖杀气,女王神情悲伤说道“你真的骗了我吗?,之前的所有都是为现在所做的铺垫吗?”,这句话没有一丝生气,更多的是对自己的盲目感到愚蠢,女王缓缓闭上了眼。

  “(还以为你之后能一直陪着我看来是我想多了)”

  “手起刀落”,血液在飞溅,让原本就鲜红的地毯变得更比之前更加明显,血就像瀑布向下的水流一样喷涌着流下,

  在场全员都无比震惊,这人到底在干什么,居然做出这种事。

  “血还在不停的往外流,但雷伊并没有因此就停下动作,这还远远不够,只有这点程度的话还不够。“雷伊继续着自己的动作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你在干什么啊,快停下会死的”,十分意外说出这话不是骑士,大臣,卫兵,而是被雷伊对准了杀意的女王。

  视野转到雷伊,只见雷伊的右手已经刺进了自己的左胸,血不停的流下,如果放任不管肯定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但雷伊丝毫没有在意将自己的右手往更深的地方刺去。

  “你这家伙难道是想把心脏挖以证明自己吗?”,雷伊回答。

  “那只是记录在史书当中的方式,现在的人哪还有人会用这样的方式来证明自己,快停下,还有你们在干什么快点制止他啊”,女王对雷伊的行为感到不解,并命令骑士赶紧制止。

  女王现在的行为就像是要重要之人将要离去,想要极力阻止着种事情发生的女孩一样。

  遗憾的是在场的人没能够阻止到雷伊,还是被他把自己的心脏掏了出来。

  雷伊咳着血,举着自己的心脏,用低沉微弱的声音说“这样、就能、证明、了吧”。“你真是个白痴”,女王对雷伊吼到,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

  在一旁的骑士团见到雷伊竟然会以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纷纷像雷伊敬礼,就连刚刚还在记恨雷伊的副团长杰诺也一样。

  “看来、这个、方法、是有用的、我的嫌疑洗清了吧?”,那是自然骑士团团长肯定到,“那么、现在、女王、陛下、可以、接、过、这颗、水、晶、了吗?”雷伊的语气变得越来越虚弱,也没力气继续支撑身体便一只脚跪了下来。

  见此女王也没有犹豫,从他手里接过水晶询问道自己要做什么,女王知道心脏被掏出就代表半只脚已经踏入鬼门关救不回来了,只能在他死去之前满足他的要求。

  这时的女王已经从最初对从一开始只是觉得这个人还挺有趣的,到后来认识到这个人与其他人不同,到现在怕雷伊会离去,

  “她不知道自己已经对雷伊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情”。

  “女、王、陛下、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闭、上眼、就、行了”,雷伊用虚弱的语气说道。

  女王按照雷伊说的闭上了眼,随后雷伊抬起了手将自己的魔素注入到水晶当中,顿时水晶闪耀着特殊的光芒,女王的脑海也一一浮现出曾经的记忆。随着光忙的消散,地面开始震动了起来,一条条树根拔地而起。

  眼前的风景美的让人难以忘怀,树根在拔地而起后立马开始了极速的生长,不一伙就长成了一颗颗大树,每一颗树上都长着数以万计的,粉色七瓣花,薄薄的阳光照大地上,微风吹过落下的花瓣就像一只只正在飞舞的蝴蝶一样美丽,仿佛自己正置身于花海当中。

  女王见到这幅优美的情景之后,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流下了眼泪。“这的确是我没有见过的景色”,女王对现在正躺在自己怀里奄奄一息的雷伊说道,现在的她也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衣服被鲜血染红,只想陪到他走到生命的尽头。

  “那、zhen、是、tai、好、le”,雷伊已经虚弱到连话都说不清了。“呐,雷伊这树的名字叫什么”,“樱”。

  “樱”,“真是个好名字”。

  在那之后女王将雷伊的尸体葬在了这樱花园中,并让雷伊所属的“克洛伊”家族晋升公爵。雷伊在那天所展示“樱花盛开”盛开的景色的也被女王要求纳入王宫史书当中。而“樱”也成为了象征我们“克洛伊”的颜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