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星空之下之追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钝痛(一)

星空之下之追光 原原不断 1354 2019.09.27 23:49

  22:00,卓远见公司的人走了一半,她准备下班,结束这戏剧而又仓皇的一天。

  走到公司前台,卓远看金航四仰八叉抱着小龙虾在啃,因为怕辣油滴在高定礼服上,选择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姿势大快朵颐,她“噗”一声笑出来。笑出来之后,卓远舒展了一下神情,心想,的确,天没塌下来,今天的结果比预想的已经好了太多,与其一直丧着脸,倒不如打起精神来。

  金帆见是卓远,麻利地把小龙虾的残骸收拾妥当,拿了包跟着卓远一起等电梯:“你猜是谁保的你?我打听到了,你快猜你快猜,我打赌你一定猜不到!”

  卓远被金帆拉进电梯,站稳之后便琢磨着,自己一定猜不到的人也不会有几个,便说:“贺清言?”

  “哇,你可真没意思!你再这样,我都要以为你爱上贺清言了!这么久,你都放不下她么?”金帆翻了个白眼。

  卓远忽然脑中闪现了刚才的场景,Nancy来闹事的时候,贺清言围在外围在看。

  “她是关心我,还是来品尝迟来的胜利果实?”卓远内心纠结着。

  “不是她啦!再猜,快!”金帆一边催促着,一边拉着卓远出了电梯,准备找一家小馆子和卓远好好分享自己刚打听到的八卦。

  “那会是谁?我猜不到了,你说吧。”卓远问道。

  “程素……”金帆看向前方,忽然站住,面带羞色,“……姐,程素姐好。”卓远闻声连忙顺着金帆的目光看去,程素站在两人的正前方。

  程素,电视剧《狂生》的总制片人,也是业内出品方极其认可的金牌制片人。与金帆一样,都是家底厚得不行、不享清福却要来闯荡影视圈的人,只不过程素比金帆大了十几岁,真要攀起亲戚,金帆还得踏踏实实管程素叫一声“表姨”。另外,程素在行业内埋头做了几十年,实力突出,能力超拔,这也是金帆不敢在她面前造次的原因。

  国庆刚过,天气转凉,程素敞怀穿着运动风衣,下配运动裤,一身黑让人看起来沉静又喜怒难测。她神情很是放松,长长的头发今天没打理,随意散着,显出少见的温和。谁也看不出来,这样怡然自得的人会是大项目刚刚折戟沉沙的制片人。

  出事以来,卓远一直忙得焦头烂额,现在亲眼看到程素站在自己面前,才意识到,自己最该对这位制片人说句抱歉。因为之前与程素的摩擦,再对比现在的窘境,卓远越发不知道如何开口,倒是程素先说了话:

  “金帆,我想和卓远单独聊聊,方便吗?”

  “方便方便。我本来也是要回家了,你们聊,你们聊。”金帆陪着笑脸,小声对卓远说了句“记得看我信息”就溜走了。

  见金帆走远,程素上前一步,卓远神情立即紧张起来,有些慌张地看着对方,程素却不似刚才那般客套,反而很熟络地问一句:“聊聊?”

  卓远很认真地点头,程素走到卓远身边,手搭在卓远肩上,揽着卓远向公司大厦外走去。

  被程素这突如其来的温暖惊到,卓远没克制住自己的泪腺,她侧头看着程素,眼睛里多了内疚和不知所措。卓远已经不熟悉这么“年轻”的情绪了,很久以来都没有什么事能让她完全进入慌乱状态,也许是今天太累了,也许是曾经的程素对她太重要了。

  程素看向卓远,看到她眼神里尽是软弱的信号。为了回避卓远的感性,她只好强行解释自己的行为:

  “自然一点,我们身后有你们公司的人在看。”

  卓远这才听到身后小声但却并不谨小慎微的讨论:

  “那不会是程素吧,天,我居然看到会动的程素了!”

  “卓远这关系,可以啊。”

  “难怪呢?这哪个老板舍得她走。”

  “除了因为放风筝就上了热搜的那位,这是我们公司来过的级别最大的咖了!”

  累了一天的卓远,软弱值已飙升到最后,她不想思考程素保护自己的原因,她贪恋这一刻程素带给她的温暖,就好像几个月前的那场矛盾不曾发生过。而程素明白,她只是因为看见快要累垮的卓远心生恻隐,做戏给卓远的同事看是她临时想到的借口——她想找个契机和卓远缓和关系。

  二人上车,卓远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程素启动车子,车里很安静,开了十分钟之后,程素见卓远没有刚才那么疲惫才开口:

  “去你家附近吧,不然聊到太晚,我还得送你回家。”

  卓远:“好。”

  程素:“还不买车?”

  卓远:“负担了一个郊区的房子已经很有压力了。”

  程素:“也是。但你家住得真的很远,要不是我妈家也住那,我真不愿意去你家找你。之前每次去你家找你谈事,当晚我都得在我妈家住一夜,第二天再回城,不然太累了。”

  卓远:“主要是你太累,不是我家太远。”

  程素笑道:“哈,终于反击了,这才像你。”

  卓远笑了,手机也震动了,是金航的信息:

  “帮你向大老板求情的是程素姐。”

  卓远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这不止是你的作品,这也是全体人员的心血,你怎么可以自私到一个人做了全部决定?”

  “就为了面子?就为了不让别人知道你现在很困扰,就要让这么多人陪你牺牲吗?”

  “你们这些行业大牛,是真的不拿我们普通人的前途当回事。”

  “既然你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自己的恐慌上,那我们之间可能也没什么可聊的了。”

  这是上一次见面,卓远对程素说的话。

  “果然文化需要出身的沃土,你的眼界什么时候能像你的野心一样宽广?”

  “不是面子问题,是低级与高级的问题,我不想为了营销,什么低级的事情都做。”

  “所以你永远都不会成为行业里被封神的人。”

  “我对你无话可说。”

  这是上一次见面,程素对卓远说的话。

  程素虽然在开车,但是也察觉到气氛的变化,她瞟了一眼卓远,又结合刚才金航临走时的神态,问道:“金航跟你说什么了?”

  卓远眼泪在眼圈里打转,还好夜已深,趁着看向窗外的契机抹了一下眼泪:

  “说,你帮我向刘总求了情。”

  程素点点头,开口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把时间交给了沉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