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镜计划重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获救

镜计划重启 萝卜客 2302 2019.07.12 09:24

  再次苏醒,杰拉尔已经躺在了一个破旧的木板床上,浑身都包扎绷带。杰拉尔想要起身,可不仅是身体发出了强烈的抗议,连底下的木板也嘎吱嘎吱的作响。

  旁边“叮叮叮”的打铁声传来,杰拉尔看着房间外,是一片空地,空地的四周布满了工业垃圾。

  一位白胡子大叔走了进来,“小伙子,醒啦。”杰拉尔点了点头,“我叫瑞葛,是这里附近贫民窟的铁匠,当然也靠捡一些工业垃圾为生。”说着还用手指了指远处三处巨大的垃圾瀑布。

  “我昏迷几天了,大叔。”“两天,不多我顺便还帮你包扎了一下,你没事吧小子。我是在垃圾瀑布那边发现你的,你浑身都是伤,有点吓人。”

  杰拉尔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没事,瑞葛大叔,谢谢你。”瑞葛大叔摆了摆手,说道:“小子,这些天你就安安稳稳的住在这吧。”说着便离开了房间。

  杰拉尔扫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伤口,万幸的叹了一口气,右腿的伤口虽然被处理过了,但杰拉尔还是感到不适。

  自己为什么一点也想不起来之前的事情呢,脑袋中的记忆像细沙一样完全抓不住,零星的片段,模糊的画面让杰拉尔有些头疼。

  这是门外传来了一阵吵闹声,杰拉尔有些好奇,便推门走了出去。

  只见几个穿着战斗服的塔坤士兵正围着瑞葛大叔,瑞葛大叔已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杰拉尔见状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个健步一拳打在其中一个士兵的后脑勺身上,士兵整个人都被打飞了出去,摔进了旁边的垃圾堆中。

  旁边两个塔坤士兵呆呆的看着这一切,有些发愣。杰拉尔趁机拉进距离,又是一拳正中其中一个士兵的腹部,旁边的士兵这时才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拿出枪想要击杀杰拉尔,但不知不觉中枪口已经被杰拉尔死死抓住,猛的一个上挑,枪口狠狠地打在士兵的脑门上,最后一个士兵也缓缓的倒下。

  杰拉尔抓起倒在地上捂着腹部的塔坤士兵,满脸凶神恶煞地问道:“你们来着做什么说!”

  塔昆士兵有些害怕的看着他,腹部传来的阵阵疼痛让他的表情极度痛苦,但在杰拉尔摄人心魂的眼神注视下,慌忙挣扎地叫道:“我不知道,我只是奉命来抓人,我真的不知道,求你了放过我,求你了,我不是有意的。”

  杰拉尔看着他脸上的表情,觉得他并不在说谎,这些普通士兵不过是塔昆集团底下的小喽啰,确实不会知道什么机密。见问不出什么,杰拉尔便狠狠地把他摔在了地上,又是一声惨痛的哀嚎发出,那个士兵被震晕了过去。

  杰拉尔有些震惊自己的手段和狠辣,他不知道自己全身的力量从何而来,也不知道自己过去做过什么。

  他环顾四周,看看有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战斗,这三个士兵必然不能够留下活口,否则将会引来巨大的麻烦。杰拉尔把他们的武器装备全部扒下,然后用刀结果了这三个人的性命,清理了地上的战斗痕迹和血迹,然后把瑞葛搬到了床上。

  到了下晚上,瑞葛才迷糊的睁开了眼睛,看着旁边穿着塔昆军服的杰拉尔,瑞葛有些艰难的爬起了身,“杰拉尔,你要做什么,怎么回事?”

  杰拉尔看见瑞葛醒来,便把这期间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瑞葛有些难以置信,“怎么会这样,塔坤抓我要做什么呢?”杰拉尔蹲下来,安抚着瑞葛大叔,“你就在这个地下室里面好好养伤,不要出去,我去探探究竟。”说着便离开了地下室,瑞葛看着地下室的大门被重重的关上,脸上露出了莫名的沉重。他打开通讯仪,拨通了一个号码。号码的另一端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有人夜访,接应。”“明白。”

  打完电话,瑞葛打球长叹了一口气,“这地下室的味道可真难闻。”

  杰拉尔穿行在行人之中,不断有飞行蒸汽车从头上呼啸而过,整个天空密布着乌云,整座布卡城一片死气,路上不时的有人行讨,整个街道被压抑的透不过气来。

  杰拉尔有些犹豫,看着不远处通往塔坤基地的巨桥,这座桥连接着市民区和塔昆在布卡城的大本营。

  天空开始下起了细雨,灰蒙蒙的天空仿佛给整个布卡披上了一层忧伤。不断有昏迷的人被塔昆士兵运送进去,杰拉尔有些心烦,走进了旁边的酒吧,整个酒吧空无一人,可能是人全部都被抓走了。

  杰拉尔进入酒馆,看到酒馆墙上挂满了照片,上面都是一些酒馆的常客的合影,突然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他凑近一些,仔细地盯着这张泛黄的照片。

  “这是,这是利卫?”

  照片中利卫和几个男子勾肩搭背,旁边的男子身材较为壮硕,用手臂把利卫整个人都锁在了腋下,利卫笑嘻嘻的盯着镜头,旁边的几个人拿着装满冰啤的玻璃杯,正开怀大笑。

  杰拉尔有些羡慕的看着这张照片,他羡慕利卫还有朋友,还有过去,而自己对过去一无所知。沙漏,这是他对自己脑袋的称呼。

  “先生,你来这里做什么?”酒吧侧门一个女人开门走了进来,杰拉尔有些意外。

  “你是这的酒保?”

  女子双手插在腰间,一脸怀疑的回答道:“我是这里的调酒师,你是谁?这里不欢迎你!”女子深深的看了一眼杰拉尔塔坤军服上的标志,那是一个张开血盆大口的眼镜蛇。

  杰拉尔好举着双手说道:“你误会了朋友,我只是过来想喝杯酒,并不是来抓人的。”

  女子半信半疑的看着他,进入了吧台中,问道:“要什么?”

  “来杯白兰地。”

  女子翻找了一下,“没有。”

  “没有?”杰拉尔有些纳闷,“那来瓶龙舌兰,这总有了吧。”

  女子白了他一眼,“帮我调杯玛丽格特。”女子拿起酒杯,将龙舌兰和柑橘酒混入杯中,娴熟的调酒技术让杰拉尔有些惊叹。

  “我叫杰拉尔,你呢?”

  “我叫瑞秋。”“瑞秋,好听的名字。”

  “你是为塔坤工作的,这里的人不怎么欢迎你们,他们的人抓走了我很多朋友,你知道他们想干什么吗?”

  杰拉尔摇了摇头:“我只是一个小喽啰,不知道,上头让我们抓,我们就抓。”

  瑞秋无奈的点了点头,你的酒好了,杰拉尔接过酒杯,喝了一口。

  “嗯,真不赖。”杰拉尔突然喊到一阵眩晕,瑞秋立刻上前扶住了他,顺便往他的口袋里塞了一点东西。

  “你没事吧?”

  杰拉尔退后,晃了晃脑袋,那阵眩晕感很快就消失了,他摆了摆手,说道:“谢谢你的酒,我得回去了,否则队长要骂我了,再见美女。”

  “再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