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一条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二章:陪我一起洗个澡

开局一条狗 无限反转 2333 2019.11.21 00:02

  “嘶……”

  李谦不禁打了个寒颤。

  也许是因为五行雷劫之故,夜里的寒风变得更加阴冷,就算以他炙热的气血,还是觉得有点瑟瑟发抖。

  “得赶紧返回留锋城,冷的过于诡异,恐怕有什么劫难发生。”

  李谦并非疑神疑鬼,心里有种强烈的预感,感觉十分不安。

  好似久待下去,便会死无全尸一般。

  他一直很相信自己的预感,所以不敢留在原地等待分身搜寻的结果,毫不犹豫的往留锋成而去。

  阴冷的寒气迅速充斥整个空空域。

  这种寒气由幼童吹破的那片虚空而来,比千年寒冰散发的阴冷之气还要更加冰寒。

  但不同于千年寒冰散发的阴冷之气纯粹。

  这种阴冷之气还蕴藏着一股腐蚀岁月的神秘之力。

  所过之处,土地干涸,杂草枯死,脆弱的生命都在凋零。

  从地下生出的黑河,沿着大缝源源不断的流淌出来。

  黑河浪涛滚滚,一个个气泡升腾起来,忽而爆炸,发出犹如鞭炮炸响的声音。

  隐约还传出道道怨毒,嘶吼的惨叫,好似黑河中生活着无数怨鬼恶灵,充满惑人心神的大恐怖。

  “叽叽……”

  一只神骏的鹰隼,双翅展开能有一米,在天空中盘旋,远远观察冰冷黑暗的虚空,以及沸腾起来的诡异黑河。

  它的眼中闪烁着人性的光彩,无比惊骇。

  不论是破碎的大片外空间,还是水流愈来愈湍急的黑河,都非一般生灵能够造成。

  当滚滚黑河席卷到鹰隼下方,它突然无力维持飞行状态,失重般坠落。

  它的眼中充满绝望,如此诡异的情况令它心若死灰,极为后悔好奇来此观看。

  可世间从没有后悔药可吃。

  此刻悔之晚矣。

  眼看就要坠入黑河之中,一只大手闪电般将它一把抓住。

  “叽叽……”

  劫后余生,它狂喜之极。

  翅膀不停扇动,表达对救命恩人的感激。

  这是一个看上去并不高大的人族,感觉他的实力并不是很强。

  可是他却能在黑河之上如履平地。

  只是让鹰隼有些诧异的是,这个人族的脖子上,居然围着一件红肚兜!

  它自从修炼有成,灵智大开,常在人族的国度活动,算是颇为了解人族的习性。

  围着一件红肚兜的人族,看上去着实有些怪异。

  如此癖好,当真叫它觉得有点恶心。

  这个人族,是李谦的分身。

  去到幼童离开前的地方,只发现这件红肚兜。

  正是靠着红肚兜无形之中的守护,才能保持不受黑河的诡异之力影响。

  不过分身却是不知红肚兜的神奇,只当黑河与平常的河水区别不大,就是看上去很黑而已,而且像是烧开的沸水一样。

  鹰隼得红肚兜庇护,已是听不见黑河中传来的,让它差点疯癫的嘶吼声。

  此前坠近黑河,那种嘶吼声,一瞬间便使头部胀痛欲裂。

  有种强烈的,要拿硬物砸碎头部的冲动。

  好在有惊无险,现在不仅听不到那种嘶吼声,就连气温都变得暖洋洋的,感觉不到丝毫阴冷之气。

  鹰隼以为李谦的分身是什么厉害的强者,心里不禁幻想。

  若被李谦的分身收为宠物,长久之下感情加深,得赐灵丹妙药,或是适合鹰身修炼的高妙功法。

  届时化成人形指日可待,说不定还能成为一尊威风凛凛的妖王。

  那是何等的光芒万丈。

  “叽叽……”

  鹰隼越想越兴奋,忍不住叫了起来。

  ……

  留锋城。

  城主府内。

  李谦与四具分身将庞礴等人放下,很快有精修医法的修士过来,给他们疗伤。

  这事李谦也帮不上什么忙,散掉分身,便与喜极而泣的杨秀,往内室而去。

  李谦神色疲惫,不知是不是错觉,感觉骨骼血液中,还残留着丝丝阴冷,运功都不能消除。

  “秀儿,安排人给我弄些开水洗个澡。”

  “嗯。”杨秀忍不住吻了下李谦的脸颊,急步离去吩咐下人。

  “此次任务当真惊险之极,还未接近魔窟,竟遇到一位恐怖的强者,不知那强者最后有没有度过五行雷劫。”

  李谦心里不希望幼童成功,毕竟他们一行人只是路过那片坟地,并未招惹幼童,却被幼童无故攻击。

  也许幼童并不想杀他们,只是戏弄下他们罢了。

  可是他们又不是受虐狂,鬼才喜欢被戏弄,而且是很恐怖的戏弄。

  一招不慎,就会丢失性命。

  “这个世界真是可怕,还得更加谨慎低调才行,猥琐发育,绝不能浪。”

  李谦在房间里坐了不久,房外传来杨秀的脚步声,她身后还有两个下人,抬着一个大木桶。

  下人进房将大木桶放下,随后提着热水桶将大木桶灌满大半,出门的时候,顺便关上了门。

  李谦看向杨秀:“房内可布置有隔绝神识的阵法?”

  “嗯。”

  杨秀与李谦的眼中一碰,立知李谦的坏心思:“你自己好好洗一洗,我出去看看他们的伤势如何。”

  她说完便走。

  李谦腾地起身,急忙抓住她:“你去有什么用?又帮不上忙。而且他们伤势虽重,但无性命之忧,调养些时间就会痊愈的。”

  “那我去陪父亲说说话。父亲这些年抵抗魔族,肯定很累,我去给父亲说些有趣的笑话,让父亲开心下。”杨秀想掰开李谦的手。

  “去是肯定要去的,但不急于一时,等我们洗完澡,再一起去。”

  “你自己洗嘛!又不是三岁小孩啦!干嘛一定要拉着我。”

  “秀儿……”

  李谦忽然脸色一变,浑身猛地一哆嗦,身体中确实残留着一丝阴冷之气,感觉愈发清晰。

  “猴子,你怎么啦?!”杨秀大惊失色。

  “秀儿,我应是受了暗伤,感觉身体越来越冷,我们快点双修吧!我怕伤势会恶化,导致无法治愈的隐患……”

  杨秀将信将疑:“我去叫医师过来给你仔细检查一番。”

  “医师治不好的!”

  “秀儿,我真的好冷,陪我一起洗个澡,求你了……”李谦可怜兮兮摇着杨秀的手。

  “坏家伙!”她娇嗔,轻轻推了下李谦。

  ……

  大木桶很大,李谦先一步跨入其中,坐了下去,只余头部暴露在空气中。

  他舒服地吁了口气,眼睛不由自主闭上,十分享受。

  一炷香……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天亮了……

  大木桶里的水已是冰凉,醒来的李谦只觉神清气爽。

  杨秀还睡得很沉。

  这些日子,许多次双修下来,李谦认为修为的精进尚在其次。

  此间美妙,一切尽在不言中……

  体内残留的一丝阴冷之气,在双修功法的调解下,已是完全消除。

  李谦不想杨秀陪着自己打打杀杀,忽然想起种灵一脉的绝学,打算传授杨秀一门特殊的炼丹之法。

  担心长久相处以后,杨秀的修为与自己越拉越远。

  而修为的差距,导致杨秀帮不上什么大忙。

  不知道杨秀有没有炼丹的天赋。

  如若天赋不错,想来杨秀也更能找到她的价值,就不会产生什么奇怪的负面心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