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一条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城主寿宴

开局一条狗 无限反转 3299 2019.10.19 17:05

  待李谦的心神从体内转到外界,忽然发现自己全身光溜溜的,慌忙抓起被褥包住身子,尽量使自己的神色显得淡定:这下被杨秀与林岚看光了,亏大了啊!

  杨秀”咯咯“娇笑,看了李谦光溜溜的身子,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只觉得李谦害羞的样子很有趣。

  “都被我看见啦,是不是要我负责呀?”

  “肉体不过一副臭皮囊,负责就不必了。”

  李谦随即神色真诚严肃道:“杨秀,岚姐,多谢你们出手相助,如此救命大恩,日后但有所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可是你说的,以后我若有事要你帮忙,绝不许反悔!”

  “如若反悔,天雷轰顶,身死道消,永世不得超生!”

  杨秀满意地笑了笑,其实她想说:以后待你修炼大成,一定要来倒悬山上门提亲,我会努力等你来娶我!

  但临出口之际,忽然换了一番话语。

  她并不傻,也非因情不查,许多事情她都明白,只是不说而已。

  并非李谦所想的那样,只需几个小笑话、小礼物、小零食,便能哄得心满意足,喜笑颜开。

  只因不想让李谦难堪,使得他俩的关系闹僵,连朋友也没得做。

  她何尝不懂李谦多是在敷衍了事,她也知李谦心高气傲,志向远大,恐怕无心儿女情长。

  但她真已喜欢上这只猴子。

  虽然她也说不清楚,到底喜欢李谦什么优点。

  可这种事情,需要一个清清楚楚的理由吗?

  一点也不需要。

  只需知晓喜欢,那便足够了。

  李谦见杨秀看着自己出神,疑惑的唤醒杨秀。

  “突然发什么呆?是不是肚子又饿了,所以没精神?”

  杨秀抿嘴摇头,神色复杂。

  “猴子,待到过几日帮你拿到接引法旨,拜入正一教修行,我就要回倒悬山了。”

  李谦看得出杨秀有些伤感,他并非无情之人,但真的无法给杨秀什么保证,只能以后再补偿杨秀。

  希望杨秀回到倒悬山以后,在时间的消磨下,能够渐渐地淡忘这种少女懵懂的情感。

  “待我修行步入正轨,有时间一定会去倒悬山看你。”

  “真的?不是哄我?”杨秀惊喜道。

  “嗯,有时间我一定会去看你。”

  “好!我等你!”

  杨秀霎时间展颜一笑,将少女忧愁暂时抛在脑后。

  尔后,他俩离开客栈,准备去圆梦阁吃饭。

  客栈门口,已有一队人等候多时,为首一人,正是之前在圆梦阁搜查邪教徒的张野。

  见到他俩出来,张野笑脸迎上前,向杨秀讨好道:“杨小姐,很抱歉之前在圆梦阁冒犯冲撞了您,但我也是奉命行事,只怪那些邪教徒太过可恨,不知低调收敛,城主大人担心他们会影响到正一教百年一届的盛会,才命我等属下戒严搜查,务必在盛会开始前,肃清城内的邪教徒。”

  “知道啦,你无需跟我解释这么清楚。”

  杨秀摆摆手,便打算绕开张野等人。

  “杨小姐,这次我过来,是因为城主大人举办百岁寿宴,叫我请您去赴宴,不知您是否有时间赏光呢?”

  张野忐忑的拦住杨秀,其实一点也不想接这个差事,真怕大家族出来的千金小姐,突然一个不满,便出手将他打死,届时城主绝不会给他做主,他不过一个小小的护卫长,如蝼蚁一般,死了便是死了。

  “没时间,再挡着我,别怪我不客气!”

  杨秀不喜欢这种场合,而且身份暴露,便更不想去,实在受够了虚假的吹捧与恶心的赞赏。

  张野不敢再废话,只是未完成任务,回去少不得一顿大骂。

  “杨小姐,既然您没时间,那此事便作罢,很抱歉打扰了您,望您恕罪。”

  李谦拉住杨秀,他倒是很有兴趣。

  城主百岁寿宴,城内各大家族想必都会派人参加,而这么些人中,多半都是各家族的青年才俊,也是争夺接引法旨的竞争对手,借此机会提前打探一番做好准备,绝对是有利无害的。

  尔后李谦将心里的想法说与杨秀,得到杨秀赞许的同意,便登上张野带来的兽车,往城主府而去。

  城主府位处晋安城北部,占地极广,府外高墙环绕,绿柳周垂,数十间垂花门楼,八面抄手游廊。

  步入府内,甬路相衔,山石点缀,多间抱厦上悬字体苍劲有力的匾额,整体显得富丽堂皇,雍容华贵,花园锦簇,剔透玲珑。

  举办寿宴的院落,满架古植、宝相,一带水池边,整齐有致的摆放着许多桌椅,大部分已是坐满。

  张野领着他俩来到此院后,便告辞离去,转由城主叶长歌的长子叶凌宇接待安排。

  叶凌宇仪表堂堂,气质儒雅,看上去更像饱读诗书的文人学子,而非享誉整个晋元府的天才修士。

  “久闻‘倒悬山杨家’威名,今日有幸能邀请杨家大小姐参加父亲寿宴,实在荣幸之至。”

  杨秀点点头,算是回应,态度要多敷衍有多敷衍。

  她并非不懂礼仪,只是懒得去应酬,以她的身份,也确实可以随性而为。

  李谦无奈的看着明显走神的杨秀,向叶凌宇抱歉的拱手道:“叶兄,杨秀连日以来,身体有些不适,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叶兄理解包容。”

  “请问您是?不知如何称呼?”

  叶凌宇得到家中探子的情况,知晓“倒悬山杨家”的大小姐,与一妖猴远游至本城,却不识得眼前这少年是谁。

  若非杨秀全程参与李谦炼化血婴的过程,事后定然也认不出毛发化尽,身体大幅淬炼的李谦。

  现在的李谦,看上去就是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年,面部清秀,身材精瘦矮小,不怪叶凌宇想不到,他居然是之前那只妖猴。

  “鄙人李谦,与杨秀是好友,此次前来参加尊父的寿宴,一是祝贺城主大寿,二是,若有机会,想跟城内的英才杰俊,切磋较技,验证道法。”

  “那您来得可正是时候。”

  叶凌宇领着他俩往主桌而去,边走边说:“寿宴开始前数日,我便有邀请众好友演法助兴的想法,加之正一教接引法旨开启正近,他们多有此打算,亦是想了解下彼此的实力,毕竟接引法旨只有一道,便只有一人可成正一教正式弟子。”

  “只不过虽是切磋之名,难免会为了意气之争,无法及时收力,届时少不得会吃点苦头,不知贤弟是何修为?”

  李谦笑脸一僵,着实不好意思说自己只是练肉入门之境,想到三劫转圣法的厉害,自忖练肉入门,估摸着应与仙道开光境旗鼓相当,便说自己是开光境修为。

  “城内英才杰俊,修为自比我这山野散修强出许多。”

  叶凌宇并未小看李谦,能与“倒悬山杨家”的大小姐做好友,又岂是无门无派的野修可比。

  “贤弟太过谦虚了,我观你年纪并不大,如此年纪便有开光境修为,想必极为注重扎实根基,若论实际战力,未必就比不上一般融合境修士。”

  “叶兄抬举我了。”

  李谦确实有些谦虚,不过主要是因为,自三劫转圣法入门,尚未经历实战,对自身战力并没有清晰的认识,但只越两阶而战的话,还是颇有信心的。

  周围已经落座的宾客,见叶凌宇领着两个陌生面孔的人去往主桌就位,心下便与人议论起来。

  “大伯,您老不是时常吹嘘,晋安城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就没有您不知道的吗?那么请问您,叶凌宇领着的两个人是什么来头?”

  被青年何仁称呼大伯的人名叫何足道。

  此人须发皆白,大腹便便,面相神态给人一种为老不尊的感觉。

  何足道抿了一口陈酿,一脸陶醉,咂巴嘴后嘿嘿笑道:“小仁啊,这你可算问对人咯,除了我,晓得那两人身份的人,屈指可数。”

  “大伯!跟您说了无数遍啦,别叫我小仁!”

  何仁一直认为自己的名字很奇怪,因此给他带来许多烦恼,只恨自己人微言轻,否则早就改名字了。

  何足道眯眼又抿了口酒:“好的,小仁。”

  “大伯!你还说!”

  何仁气哼哼的,心想若非何足道是他亲大伯,指定要把何足道痛揍一顿,叫他知道自己的厉害。

  “我晓得啦,不叫你小仁啦!”

  “你……”

  何仁认命般叹了口气,不再纠结这个烦恼之事。

  “大伯,那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呀?”

  “你可听过‘倒悬山杨家’?”

  “他们是杨家的人!”

  何仁当然知晓“倒悬山杨家”的大名,不说那些古老岁月中无比辉煌的战绩,就说近些年唯一流传于世的飞仙者,便是出自“倒悬山杨家”。

  “倒悬山距离咱们晋安城如此遥远,杨家的人怎会来到此地?莫非是为了接引法旨?”

  此话说完,何仁自己先否决了。

  “杨家家大业大,底蕴深不可测,顶尖的修炼功法数不胜数,修炼资源也是源源不绝,而且杨家的‘吞元功’甚至可称仙法,其实力与正一教也是不逞多让,没必要万里迢迢,跋山涉水,辛苦来此争夺接引法旨。”

  “杨家之人自然无需拜入正一教修行,而是另有谋划。”

  何足道卖了个关子,继续品酒。

  “什么谋划?!”

  何仁听到还有隐秘,当即兴奋地凑近何足道,同时扫了眼周围,担心有人偷听他俩谈话,泄露隐秘。

  “大伯,莫非有什么隐秘?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若能被你这愣头青晓得,那还是隐秘吗?”

  何仁真的很想给何足道一个大嘴巴子,那嘴实在太损了,逮着机会就损自己,就没听到他说过什么好话。

  “到底是什么隐秘?”

  何足道示意何仁附耳过来。

  何仁兴奋的捏着鼻子,将耳朵凑到何足道口气极为熏人的嘴边,然后听到三个字。

  “天外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