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一条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倒悬山下

开局一条狗 无限反转 2341 2019.11.03 00:02

  “还不快快救治猴子!”杨秀眉头紧蹙,大声催促。

  杨巍长叹一声,运笔在李谦胸口写下个生字,一股浓郁之极的生机立时往李谦全身蔓延,使得他的伤势呼吸间便稳定下来,并且很快恢复如初。

  随后传音至李谦心中:“日后你若敢让我闺女受半点委屈,我必让你永生永世生不如死,且还要杀尽与你亲近之人!”

  李谦喜色僵住,惊愕地看着杨巍消失的位置,难不成要自己将您的闺女当祖宗一样供起来?

  否则平日里总会生出矛盾,受点委屈合乎情理,莫非这点委屈也受不得?

  但如若真要自己万般讨好杨秀,丧失为人处事的原则与尊严,自己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李谦的心境慢慢安定下来,不会过于重视杨巍的警告。

  再说这本是自己与杨秀两人的事情,杨巍虽是杨秀父亲,却也不能随便干涉他俩怎么生活。

  而且就算杨秀受了委屈,多半不会跟杨巍告状,就算真会告状,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杨巍打死。

  就算真会眼睁睁看着杨巍打死自己,自己却未必会束手就擒,坐以待毙。

  别看如今杨巍是渡劫境的大能,距离成仙不过一步之遥。

  但只要给自己多一些时间,纵然是渡劫境的大能,也定然可以战而胜之。

  “杨秀,伯父如今可在倒悬山?”李谦暂时不想与杨巍多接触,认为杨巍搞不好会暗地里整自己。

  “父亲并不在倒悬山,数年前受命去了空空域,如今是留锋城的城主。”其实杨秀心里极想杨巍,只是不会表露出来罢了。

  “那真可惜,我还想叫伯父指点下修行呢。”李谦松了口气,莫名觉得杨巍会整自己的预感因此消散一空。

  “不过母亲还在倒悬山,也可以指点你修行。”杨秀温柔地擦拭掉李谦嘴角的血迹,心疼之极。

  “伯母是不是也像你这样温柔?”李谦起身活动筋骨。

  “届时你见过自会知晓,我说母亲多好,你未必会信。”杨秀神色颇有些意味深长,好似要看李谦笑话。

  李谦也不多问,向林岚道了声谢,便询问何时往倒悬山进发。

  ……

  数月后,三人来到倒悬山下的落脚镇,进入小雨楼吃饭,主要是杨秀又饿了。

  她修炼吞元功正是紧要关头,每日须得大量进食,而且只能是普通食物,但凡灵气浓郁的食材,皆有害无益,味同嚼蜡。

  吞元功是杨家赖以长存的根基,夺天地之造化,威力无穷无尽,只是在元婴境以下,副作用极大,劫难重重。

  杨秀能一路平稳,几乎未发生意外的情况下,修练至金丹境圆满,可以说耗尽了杨巍夫妇的心血。

  父母的苦心培养,深情厚意,杨秀其实心知肚明,这也是她忍受堪称毁容的惨状,坚持修炼吞元功的主要动力。

  如今这一切付出都将收获回报,她隐隐觉得无需多久,便可势如破竹的晋入元婴境,届时恢复以前的样貌后,想必猴子定然惊为天人。

  想到此处,杨秀忍不住娇笑起来,差点被饭菜呛到。

  “好端端吃着饭,怎么傻笑起来了?”李谦奇怪道。

  “没事,就是忽然想起件有趣的事情。”杨秀笑嘻嘻的继续埋头大吃。

  李谦也不再管杨秀,更不去费劲猜想杨秀的心思,随着与杨秀愈发熟悉,却反而觉得愈发不了解杨秀。

  比如刚才神经质的傻笑,似这样的事情,在这数月期间,他已记不清具体发生多少次。

  而且林岚好似被杨秀传染神经质般,在简单切磋过两次后,便一直不曾说话,有时候会愣愣出神,大多时候只知道静默修炼。

  无人与李谦说话,他觉得有些无聊,不停的东张西望,试图寻到甚么有趣的事情,好缓解此刻无聊之极的心情。

  邻桌的客人身材消瘦,面相稚嫩,五官十分清秀,看上去年纪不大,至多十岁出头,极像个小姑娘。

  他眉头紧皱,生气地看着刚上桌的,热气腾腾的菜肴,好半晌都未动一下筷子。

  “小二!小二!”他大声叫喊,清脆的嗓音,让李谦更加怀疑他可能是女扮男装的小姑娘。

  “哎!”小二长应一声,急忙走了过去,躬身问道:“客官,您有什么吩咐?”

  “小二,你们这酒楼的炒青菜,是荤菜还是素菜?”那客人抬手拿起筷子。

  “当然是素菜呀!”小二立刻回答,没想到竟然会有客人问出如此愚蠢的问题,不禁失笑摇头。

  “既然是素菜……”那客人从青菜中夹出一条指节长的青虫,送到小二嘴边:“请问素菜里面,为何会有肉虫?”

  “我明明点的是素菜,你们为何要自作主张的在里面加一条肉虫呢?”

  “这……”小二额头冒汗,紧张地急忙解释:“很抱歉,我们不知您一点肉也不吃,要不小的再给您重新换一盘?”

  李谦忍不住插嘴:“也许这条肉虫也是来吃饭的,岂知饭没吃到,反而丢了小命。”

  “它吃饭,凭甚么要我出钱!”那客人更加生气。

  “为了吃口饭,它连小命都丢了,你就不能大发慈悲,原谅它吗?”李谦笑呵呵道。

  “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为何要原谅它?偷吃死了便死了,活该!”那客人怒瞪李谦。

  “佛说众生平等,它也是一条生命,与你我本质上毫无区别,它一时被饥饿蒙蔽理智,死的如此可怜,你应该原谅它的。”李谦用歪理忽悠道。

  “你骗小孩呢!众生平等可不是人人平等,更不是人与肉虫平等,而是六道众生都随业力轮转,不分高低贵贱,都要承受因果报应。它因偷吃而死,便是不能承受偷吃的报应,死了便死了,我凭甚么原谅它!”那客人气到拍桌子。

  “因为生命是一样的,没有贵贱之分,这点你说对咯。但你所谓的因果报应,却完全是子虚乌有的假说。”李谦胡言乱语道。

  “你敢不信因果报应?!”那客人脸色一沉。

  “我一点也不信!”李谦嗤笑道。

  那客人沉默下去,脸上阴晴不定,好似在犹豫挣扎。

  杨秀实在看不下去,拧了下李谦的胳膊,没好气道:“你怎能欺负小孩呢?都快将人家弄哭啦,真是讨厌!”

  “哪哭了?没看出来啊!”李谦仔细瞧着那客人的眼睛,其中光芒闪烁不定,并未见到一滴泪水滋生的痕迹。

  “还不快去给人家道歉!”杨秀转而拧紧李谦的耳朵,硬扯着李谦去到那客人身旁。

  “算了。”那客人蓦地站起,便往酒楼门口走去,待跨过门槛之际,忽然回头向李谦道:“你很快会遭到报应的,信不信由你!”

  李谦十分无语,不过就是与你辩论几句,至于如此生气的诅咒自己吗?

  他毫不在意那客人好似赌气般的话语,根本不信自己很快会遭到报应。

  我自掌我命。就算真有报应,他也来者不拒。

  尔后,三人便往倒悬山门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