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一条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生生流转刀阵

开局一条狗 无限反转 2087 2019.11.13 00:03

  这个短期目标完成的难度很大。

  好在李谦早有准备。

  耗费一夜时间将各班人员合理分配完成,他以种灵一脉的多门绝学为核心,设计出一套多功能的训练方法。

  这套训练方法,所需辅助材料颇多。

  三千颗中品灵石对于一言堂是笔不小的数目,相当于一年过半的经费。

  三百株七色蛇涎花,至少八百年份,此花可以淬炼肉身杂质。

  但此花含有些许毒性,若不去除其中毒性,当毒性积累到一定程度,会导致肉身萎缩,直至死亡。

  三百根青薨增生草,至少八百年份,此草富含浓郁的生之力,并且有一定的解毒效果,正好搭配七色蛇涎花使用。

  ……

  又耗费约莫三天时间,李谦吩咐属下收集完所有材料,一言堂的资产几乎用光,可以说穷得叮当响。

  本来一言堂由于实力不突出,每年大比争取到的资源有限。

  加上要养一百五十人,且最少都是金丹境,耗费的资源就更加巨大。

  每到年底清点资产,只一人清点个把时辰便可完成。

  而出任务所获酬劳,参与任务者瓜分后,上交一言堂便不剩多少,实在微不足道。

  这次李谦如此下血本,众属下都心生感动。

  可是也担心血本无归,不能达到李谦定下的目标,在大比中取得不错的成绩。

  相比杨家主要分堂的核心战力,他们的修为真的太低,多数人很没有信心。

  以一言堂现在的战力,垫底是毋庸置疑的。

  待到辰时过去。

  李谦与杨煜累得不轻,正堂修炼场已是面目全非。

  这些天他俩钻研生生流转刀阵,互相印证所悟,都已勉强入门。

  “终于搞定了!”李谦长出口气。

  杨煜也是心有戚戚,神色疲惫:“你真是好大的手笔!如此大费周章,如若最终不见成效,届时你是何心情?”

  “能否说点好听的话?不见成效这种可能,是绝对不会发生的!”李谦也神色疲惫,不过与杨煜不同的是,他疲惫中透露着强烈的兴奋。

  眼前的生生流转刀阵,以三千颗中品灵石为源,七色蛇涎花、青薨增生草等药材为辅,九九八十一根凝空柱为基。

  虽然还存在许多的缺陷,但以如此众多的资源布置而成,对于平均修为只是融合境的属下而言,绝对是大手笔。

  如此手笔,在整个倒悬山都不多见,传扬出去,恐怕许多人都会认为李谦头脑不好。

  将如此众多的资源,耗费在一群资质偏差的属下身上,非愚蠢之人不能做出。

  “倘若真的不见成效也无事,反正也不是你自己的资源。”杨煜开玩笑道。

  “你可别乌鸦嘴了。”李谦作势欲踢杨煜。

  杨煜掩嘴轻笑,双眼眯着,弯弯的睫毛抖动,显得十分妩媚,看得李谦一阵恶寒。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俩的关系进展迅速,可以说已是无话不谈。

  杨煜这人性格有些像大家闺秀般的女子,在许多事情上都显得很矜持,比如吃饭,永远是细嚼慢咽,且小口微张。

  不像常人往往是大快朵颐,满嘴流油。

  李谦甚至一度怀疑杨煜本就是女子,只不过女扮男装的法门太过高深,使得自己看不出破绽。

  有此想法,李谦平日里便刻意与杨煜保持距离,免得杨煜真是女儿身,日久生情之下,却是一桩麻烦事。

  “杨煜,让他们全部从指定位置入阵。”

  “是,堂主。”杨煜领命离去,通知三百二十九名属下入阵,最后他也进入阵法。

  整个修炼场,总面积占地十里方圆,生生流转刀阵,约莫占用三里方圆的面积。

  生生流转刀阵,有一个关键点,李谦未告知杨煜。

  一旦入阵,只有在阵外隔断阵源输送灵气,生生流转刀阵才会停止运转。

  李谦并不担心杨煜与温虎等四名元婴境属下的情况。

  而元婴境以下,肯定无法在刀意之下支撑太久。

  “阵内我特意留出三十三块生地,以防出现不必要的伤亡。但这三十三块生地,只能让他们喘息片刻。我随时可在阵外改变生地的位置……”

  李谦坏笑不已,这种掌控他人命运的感觉,真的很过瘾。

  已经入阵的众属下,除了杨煜与温虎等四人还很放松,余者尽皆忐忑之极。

  他们觉得好似坠入魔窟,手脚冰冷,忍不住瑟瑟发抖。

  身前刀意弥漫,翻涌不休,层层叠叠,杀气森冷。

  “堂主也太狠啦!竟然让我们用这等刀阵训练!!”

  “如此刀阵,是为了训练我等,还是为了折磨我等??”

  “我才筑基境修为啊!不死也得脱层皮吧!!”

  “……”

  倘若他们往前一步,刀意立时便会笼罩而下,绝对避无可避,只能硬生生承受刀意的割裂。

  此刻众属下正好在三十三块生地内。

  李谦估算时间已差不多,众属下应已做好心理准备,便改变三十三块生地的位置。

  改变后的位置距离原先的位置不远,将好十米。

  阵内无数惨叫之声大起。

  “刀意太强啦!我感觉我要死啦!!”

  “堂主!我恨你!!”

  “……”

  李谦在阵外,坐在靠椅上,喝着小酒,众属下的惨叫声无比悦耳动听。

  “真是美妙的声音,一浪胜过一浪,令人热血沸腾,激情澎湃……”

  他幸灾乐祸的样子,让静候在一旁的杂役觉得十分的贱,不禁为阵内之人默哀。

  生生流转刀阵的中枢,乃是李谦的刀意,所以威力还要更强,效果也更好。

  众属下破阵的唯一出路,便是领悟一丝他的刀意。

  这点当然并不容易。

  悟性出众者,至少也要承受数十次刀意。

  悟性不足者,多半得上千次才能初窥门径。

  多数属下心里直骂娘。

  尽管刀意欺身并不会致命,但肉体撕裂般的剧痛,必须全集中身心对抗刀意。

  每一息的消耗都极为巨大。

  走上一米,比平日里不眠不休,走上七天七夜还要疲劳。

  累得想死的心都有了!

  阵内刀意无处不在,连地下都有细碎绵密的刀意。

  直接无视脚上具有一定防御力的鞋子,刺得脚底板无比生疼,好似走在针板上,每一步都剧痛之极,让呼吸极为困难。

  他们真怕下一息就会倒地不起,当场丧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