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一条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破碎神藏!

开局一条狗 无限反转 3294 2019.10.16 21:17

  待到心静神宁之时,也是一劫脱胎法运转之始。

  由于数月之前,在临江县边界那片山林之中,临战突破,使得一颗真气种子与精神融为一体,支撑灵魂强壮。

  这颗真气种子与精神融合的产物,藏于灵魂之中的位置,与肉身心脏位置相仿,李谦称其为“神种”,乃是神之种子的意思。

  因“神种”之故,他虽毫无修为,也可内视身体内部的变化。

  但是却不能探查全身穴道中的情况。

  一旦神念临近穴门,仿佛碰到一座牢不可摧的城墙,无论他如何冲撞,都不得寸进,反而感到伤神,使得神念快速萎靡。

  此后李谦便不敢随意探查穴道中的情况。

  正所谓祸兮福所惑,福兮祸所依。

  冥冥之中似有一种定数,影响着天地万物的生命轨迹。

  使得李谦在运转一劫脱胎法之后,心生一股游刃有余的感觉。

  随着神念在体内流动,一劫脱胎法产生的玄奇规则,附着于神念之上。

  所过之处,血管纷纷爆裂,骨肉筋脉也是争先恐后的断裂开来。

  尽管李谦已是做好坚定的心理准备,但如此惨烈的开端,还是令他的神念难以保持足够的稳定。

  便是在这样渐行渐滞的缓慢推进下,十分艰难的来到神藏之处。

  此刻的李谦浑身鲜血淋漓,看得杨秀极为慌张,哪怕她也已做好准备,倘若李谦失败,便用一件法器,立时收取李谦的灵魂。

  但是关心则乱,还是不禁生出六神无主的感觉,难以自已。

  李谦已是到了最为紧要的关头,若非有“神种”支撑,神念只怕早已消散在去往神藏的半路上。

  撕裂灵魂的痛苦还在急剧增强,凭着一股绝不屈服的执念,神念残力势如破竹的冲进神藏内,一举破碎神藏。

  也立时耗尽了最后一丝力量,彻底消散。

  连带着李谦的灵魂,亦出现一阵剧烈之极的震荡,仿若随时会崩溃一般。

  破碎后的神藏,如玻璃镜面炸裂般,顷刻间化为无数碎片。

  与此同时,神藏碎片内的精气凭空蒸发消逝。

  苍天崩塌般的感觉,重压在李谦灵魂之上,识海中好像山呼海啸一样动荡不安,甚至整个身体似都在发出震天动地的悲鸣。

  他几乎已是全身躺进鬼门关内!

  死气极速降临,凝如实质!

  天地之间衍生出的规则之力紧随其后!

  李谦的肉身已死。

  与灵魂之间无形的纽带已被切断。

  若不及时脱体而出,便会被打入九幽地府之中。

  一股发自灵魂深处的无力感,压抑不甘得令他发狂。

  “神种”也在发出痛苦的哀鸣,正在快速的龟裂。

  杨秀已是拿出法器,开始收取李谦的灵魂。

  她很清楚,若不能在破碎神藏后一息之内,将神藏碎片纳入全身穴道之中,便再无半点希望成功。

  纵然是极为不甘心又能如何?

  “嗡!!”

  识海中的神秘灰雾疯狂涌动起来,将企图入侵识海的死气、天地之间衍生出的规则之力、杨秀的收魂法器之力,尽皆阻挡在识海之外!

  但这种强硬反抗的状态,绝对不会维持很长时间。

  李谦必须当机立断。

  是灵魂脱体而出,躲避死劫,当一个苟且偷生的失败者?

  还是……

  引爆“神种”!

  搏一线生机!!

  “轰!!!”

  “神种”瞬间爆炸,同时将李谦的灵魂炸伤,反噬极重,几近崩溃的边缘!

  破而后立,死中求生,便是如此!

  杨秀见收魂法器,未能及时将李谦灵魂收取,已是急得泪流满面,失魂落魄。

  “你这该死的猴子!为何就是不听劝告呢?!……”

  话音未落之际,她蓦地瞪大眼睛,狂喜不已。

  被浓郁得凝如实质的死气,包裹着的李谦,突然焕发出强烈之极的生机!

  整个身体,仿若烧烈天穹的烘炉,散发出似可炼化世间万物,甚至无上仙佛的磅礴威势!

  随着李谦睁开双眼,两道神芒暴射而出,似已洞穿前方坚如钢铁的墙壁!

  全身的精气如广阔大海般,汹涌澎湃,有压塌无边大地之势!

  异象随即出现!

  天地之间衍生出的规则之力,似在庆贺一般,喷薄出无数光华,化作祥瑞神兽,围绕在李谦周身舞动!

  杨秀已是不得不退至墙角,方能不被李谦恐怖的威势镇压心神。

  感觉李谦随意的一个动作,都好似带着无边无尽的伟力,像是俯视人间的仙王佛祖,令人震撼敬畏。

  好在这种压抑的情况,只维持数个呼吸。

  杨秀顾不得查看自己的情况,见李谦周身的光华消失,立即便起身冲了过去。

  “猴子,你竟然真的修成啦!”

  李谦并未听见杨秀所言,沉浸在感悟高妙玄奇的道韵状态中。

  杨秀情窦初开,一颗心都挂在李谦身上。

  尽管现已确定李谦度过死劫,将神藏碎片成功纳入全身穴道之中,但还是担心李谦身体中会有隐患未了。

  “猴子的天赋却非吹牛,之前倒是我小瞧他了。纵观家族多年来的历史,也无人不靠灵药灵丹之力,便能将三劫转圣法修炼入门。”

  “只是三劫转圣法,一劫更比一劫险,时至今日,还未听说有谁练至大成。且度死劫入门后,每一小境,皆有一难,也许是心魔,也许是天罚,也许是人祸……因修炼者不同,境难也不一样。”

  “该死的猴子,这不是逼着我回家吗?”

  杨秀眉头紧蹙,想回家偷些灵丹,好让李谦修炼轻松些,更主要是防止李谦出现不可挽回的意外。

  可一旦回家被父母发现,恐怕不修至元婴境,便再也不能离开倒悬山,想再与李谦见面,不知会是多少年以后。

  虽说这次离家出走,父母肯定知晓,只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若明面上,堂而皇之离家出走,就算父母仍然假装不见,族中其他长辈多半也不会答应。

  “愁死人啦!可恶的猴子!”

  杨秀颇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李谦。

  若非这些日子,爱上李谦那些不是甜蜜之语,却胜似甜蜜之语的笑话,使得自己一颗心更加牵挂,哪会有这许多烦恼,搅得自己心神不宁,连吃饭也没什么胃口。

  “好端端的骂我干什么?难道我又做错了什么?”

  道韵消失之际,李谦立时回神,听到杨秀的话语,又见她一副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神色,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

  杨秀不给李谦好脸色看,也未想说明自己的心思,只在心里大骂李谦榆木疙瘩。

  虽然他俩相处的时间并不久,但男女之事,大多不是以时间来衡量的,自己的心思已是显而易见了吧?怎么这一根筋的傻猴子,就是不明白呢?

  越想越觉得委屈,重重一“哼”,当先走出练功房。

  “莫名其妙,大小姐脾气又犯了?”

  李谦着实有些无语,不知怎么又得罪了杨秀。

  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针,这话至理名言,一点也不错。

  既然搞不懂杨秀为何耍性子,李谦便也懒得费心。

  待洗澡更衣后,他才离开练功房。

  杨秀并未离开武馆,在门口等他。

  此刻杨秀仍未消气,一见李谦出来,扭头便走。

  李谦紧走几步,跟上杨秀,随口说了一个说过的笑话,敷衍下便算是为莫须有的过错赔罪。

  本以为杨秀还会耍性子不理他,岂知却逗的杨秀“噗哧”一笑,不过还是摆着脸色给他看,委实觉得更加无语。

  “杨秀,吃了饭,要不我们去逛逛街?”

  “这可是你说的。”

  “嗯。”

  “那我要逛个够!”

  “嗯……”

  “不到子夜时分,绝不许回客栈!”

  “嗯…………”

  杨秀的脸上已是多云转晴,眼睛亮闪闪的,露出一口雪白皓齿,好似肤色都有种白里透红的感觉。

  李谦忽然发现,这些日子以来,他太过关注自己的事情,而多有忽略杨秀的变化。

  不知从何时开始,杨秀貌似变得好看了。

  初次见面的时候,那一口抽烟过多,熏得黑黄的牙齿,已是完全消失不见,洁净如白玉一般。

  似乎就连身材都变得有点苗条的感觉。穿着绝对是特意打扮的,虽然色调搭配有些辣眼睛。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爱情的伟大力量?

  杨秀这一切的改变,都是为了自己?

  想到此处,李谦忧心忡忡。

  待到他俩在圆梦阁吃饱喝足,便往城内最有名的购物街行去。

  这条购物街,位处城内的闹市区,同时也是最大的淘宝市场,莫说本城的人经常会来此地碰碰运气,更有许多的外地人慕名而来。

  已是数不清有多少人,在此地获得机缘,一举破境,扶摇直上九天。

  因此也就有了菩提街的美称。

  何谓菩提?

  是觉悟,是智慧,用以指人忽如睡醒,豁然开悟,突入彻悟途径,顿悟真理,达到超凡脱俗的境界。

  更是大彻大悟,明心见性,得证无上道果。

  杨秀早听过菩提街的大名,也早已想来逛逛,只可惜这几日太过担心李谦,便将逛街的热情生生压灭。

  今日李谦主动提出来,心情大好之下,决定在此地扫荡一番。

  步入菩提街,只见人头攒动,但却不显得拥挤,井然有序。

  街道两旁,除了鳞次栉比的商铺,还有许多有照经营的地摊小贩,显得颇为红火热闹。

  李谦陪着杨秀先看地摊,初时只是敷衍了事,随口应和,渐渐地被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勾起好奇,也是逛得愈发有趣。

  “啊哈哈哈哈……好大一块中品灵石!足有人头般大!终于轮到我发财啦!!”

  一家赌石坊内,突然传出一阵狂喜的大叫,立时吸引许多人入内围观,随即响起各种羡慕嫉妒之声。

  “祖坟上冒青烟啦?!”

  “运气也太好了吧!”

  “定然是走了狗屎运!”

  “……”

  李谦与杨秀听到动静,相视一眼,他俩都十分好奇,便也走进去看热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