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一条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满目疮痍

开局一条狗 无限反转 2080 2019.10.23 14:57

  恐慌地往回奔逃的众人,见李谦与杨秀径直深入古林,皆是认为他俩被财宝蒙蔽了双眼,死不足惜。

  “就算天才地宝无数又如何?也得有命享用才行!”

  “如此年轻便能来竞夺接引法旨,死了当真可惜。”

  “也许他们有解毒灵丹吧!”

  “我等只能另寻他法,性命丢了可再也没有啦!”

  李谦与杨秀已是越发深入古林。

  脚下的土地呈黑色,十分肥沃,养分极高,土质疏松,踩踏上去有种松软的感觉,近似于踩踏在被雨水冲刷后半干未干的泥土地上。

  也只有这样被浓郁灵气滋养的土地,才可能养育出周遭如此繁盛的草木。

  此刻李谦仍未感到自己有何不适之处,甚至因为浓郁灵气的滋养,使得整个身体充满旺盛的活力。

  细细感受神炉的变化,它的速度确实比在外界要转动得更快,好似散发出一种欢腾雀跃之感,使得淬炼精气的速度也更快,效果也更好。

  他心里暗自高兴,其他人都被困在始发之地,不知他们需要多久时间,才能找到安然无恙穿越这片古林的方法。

  很多时候,往往领先一步,便成为决定成败的关键所在。

  不过其中四大家族之人,以及某些隐世家族的嫡传弟子,想来并不缺乏避毒的法门或解毒的丹药,也许无需多久便能穿越这片古林。

  但事情却非李谦所想的如此简单。

  在他俩离去未久之后,已有人服用解毒丹进入古林,也有人施展避毒法门,顶着一道光圈快步疾奔而去。

  他们初时确实并无异样,可随着愈发深入,剧毒似乎也越来越浓,毒性越来越强。

  哪怕闭息,收敛全身毛孔,甚至连续服用多粒解毒丹,或一心多用施展多个避毒法门,皆无半点作用,根本无法阻抗剧毒的侵蚀。

  无奈只能又返回始发之地,不敢冒性命之危继续深入。

  但众人的数量却又在悄然间减少了。

  何仁发现这个异常的情况,小声询问身旁的何足道。

  “大伯,我看到几个人突然消失啦!”

  何足道老神在在的喝着小酒,吃着花生米,好似胜券在握一般。

  “大伯,他们是不是遁地走啦?”

  “恩。看来你的脑子还有得救哦。”

  何仁心急接引法旨被人抢先一步,也不在乎大伯损自己啦。

  “大伯,你会不会遁地之法?能不能带上我呀?”

  “没看见大伯正在忙吗?有甚么好急的。是你的终归跑不掉,不是你的急也无用。”

  何仁长叹一声,见到不远处有人也发现遁入地下之人,再未返回。

  可他们却不会遁地之法,但可以挖地道,效果几乎是一样的,只不过速度没那么快罢了。

  为免天才地宝被先走之人搜刮干净,他们很快干得热火朝天,心里憧憬着穿越古林之后,面对的很有可能是数之不尽的天才地宝,无需与他人争抢,伸手可得。

  但他们很快将会失望,已经穿过古林的李谦与杨秀,目力所及之处,尽是光秃秃的干裂土地,连一根杂草都没有看见。

  那一道道沟壑,深不见底,好似连着地心深处,整体望过去,只觉满目苍痍,令人震撼。

  这片景象与身后苍翠勃发的繁盛古林,形成强烈的鲜明对比。

  “这片土地,好似被猛火烘烤过一般,莫非是龙息?”

  “也只有龙息,才可能造成如此恐怖的景象。”

  李谦并未听到杨秀的回应,便自问自答,以为杨秀是震惊得思维紊乱,一时间无法组织语言,正常说话。

  “杨秀,现在飞行应是无事,你快放出羽灵舟,我们先往前方飞去,看下除了后方的古林,是否还有其他生机盎然之地。”

  杨秀仍未回应,她的面色苍白,精神十分恍惚,真气失控暴动之极,已是听不见李谦的声音。

  “杨秀!杨秀!!”

  此刻才发现杨秀异样情况的李谦,心下大惊,顿时知晓杨秀所谓的解毒丹并无大用,否则怎么可能变得神志不清,浑身抖如筛糠。

  他当即将杨秀放倒在地,割腕后尝试使用自己的血液,解除杨秀身上的无名剧毒。

  “有效果。”

  见到杨秀不自觉的饮血后,面色逐渐红润,身体也未在剧烈的颤抖,趋于平静,不禁大喜过望。

  “这傻丫头,解毒丹明明无用,却非要硬撑,若非我血液具有神效,可百毒不侵,只怕……”

  首次如此直观的感受到杨秀的情意,李谦再也无法保持一贯的平淡心态,去看待他俩之间的感情。

  实在没想到,本以为只是少女的情窦初开,懵懂无知。

  岂知杨秀为了他竟可不顾自己的性命安危,而他在许多时候,却还觉得杨秀很烦,甚至初时一度只是想从杨秀那获取所需。

  虽说获取所需之后,待到能力足够,一定会报答这份恩情。

  但很多事情,却并非这般歪曲理解。

  如此深情,让他真的极为惭愧。

  “可惜你是杨家的独女,纵然我愿意接受这份深情,也愿意给你一个承诺,可你却无法等我多年时间,不说你的家人不会同意,便是我也不愿你等我多年时间。”

  但如若他能尽快成长起来,有足够让杨家重视的实力,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

  “十年?!”

  他能做到吗?

  李谦心情沉重,如此短的时间,便要达到一个许多人修炼数百年都无法达到的高度。

  他,真的能做到吗?

  武道之路有止境,已开辟之路也是劫难重重。

  而且他修炼的还是武道圣法,若要在十年之内,突破至先天境,甚至先天境圆满,其难度之大,可让无数人望而却步,心灰意冷。

  李谦眉头紧皱,信心受到强烈的冲击,剧烈挣扎着。

  他并未发现,躺在怀里的杨秀已是清醒过来,只因首次如此与他亲密接触,窃喜的不愿睁开双眼。

  过了约莫盏茶功夫,越来越多的人从地下穿过古林。

  有些人从他俩附近的地下钻出来,见到李谦抱着杨秀,皆是暗道可惜,以为杨秀已被毒死。

  “少年人太过心急了!”

  “若能耐心等一等,如我们一般从地下通行,岂会发生如此悲剧。”

  “唉,大伙儿别说啦,让他冷静冷静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