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一条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五章:意欲何为?

开局一条狗 无限反转 2359 2019.11.27 21:53

  分身将红肚兜摊开,对准女尸:“你我无冤无仇,我不会伤害你,你也别对我起歹意,我在这里休息片刻就会离开。”

  女尸在幽火的光线下,歪着脑袋,凄厉的笑声如泣如诉。

  这座骨楼,乃是众位骨王镇压的一处凶地之一。

  骨王虽恶,却绝非滥杀无辜的凶灵。

  这些被镇压在凶地内的存在,生前都是凶威盖世的恐怖生灵。

  死后怨气深重,凶威更甚。

  几与鬼仙无异。

  女尸猛地一抖,身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变化。

  很快变成一个风情万种,令人垂涎欲滴的性感美女。

  喜服遮体,修长的玉颈下。

  一头长而飘逸的柔顺黑发披在肩上,眼中闪烁着妖异的秋波。

  柳腰束紧,盈盈一握。

  这女尸变身后,不复一丝可怖之色,大眼睛含笑,水光莹莹,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芳泽。

  她似乎天生便是如此令人痴迷的绝世尤物。

  女尸楚楚可怜的请求:“你们能不能不要走,陪我多说说话好吗?”

  眨眼之间,身躯残破,狰狞恐怖的女尸,就变成一个令人火气焚身的大美女。

  让赢无殇看得有些愣神。

  分身静默片刻,心里的不安更浓:“陪你说话可以,但你不能靠近我们,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我只是想你陪我说说话,干嘛这么凶人家。”女尸一副很委屈的样子,泫然欲泣。

  啪!!

  分身没好气的拍了赢无殇一巴掌。

  “又打我干嘛?”赢无殇很不满。

  “喜欢看是吧?”

  分身语气阴测测道:“既然你这么喜欢看,哪就如你所愿,等会儿我会把你留下来,让你好好看个够。”

  “别啊!”

  赢无殇惊叫一声,神色忽然正经:“大哥,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吧!我怕灵果被人抢光了。”

  “灵果哪有美女好。”分身强行拽着赢无殇,作势欲将他扔向女尸。

  赢无殇腿肚子发软,双手紧紧抱住分身粗壮的腰肢,急声认错。

  “你若再敢插一句嘴!”后半句分身未说出口。

  赢无殇发誓保证,绝不再发出一点声音。

  幽火消散,骨楼内反而充满光明。

  此处的格局,似女子香闺,阵阵脂粉香气传入他俩的鼻中。

  女尸身姿摇曳,走向梳妆台。

  静坐在梳妆台前的女尸,轻轻地梳理着秀发。

  看着镜子里的绝美容颜,一种欲语还休的惆怅飘然而出,弥漫在死气中。

  “你们可曾听过剑神夜不眠?”

  “果真有其人?”分身惊讶。

  原以为剑神夜不眠,是老骗子何足道随口编造的谎言,没想到又从女尸口中,再次听到这个名字。

  “我曾经从一位长者那里得知,剑神夜不眠与剑圣上官无泪,合力斩杀了一头九爪神龙!”

  “你那位长者很了不起,连这等不为世人所知的秘闻都知晓。”

  女尸一边梳理秀发,一边讲诉夜不眠的事迹,神色渐渐复杂起来。

  分身对夜不眠的事迹并不感兴趣,观察四周,与一般女人家的闺房无甚区别。

  令他觉得十分诡异的是,亮如白昼的环境,却未看到丝毫光源。

  没有光源,如何能有这样光明呢?

  手中的红肚兜还在发烫,证明危险仍然存在。

  毫无疑问,危险来自于对面柔声细语,讲述夜不眠事迹的女尸。

  滴答!滴答!滴答!

  滴水的声音微不可闻,若非分身凝神警惕,绝难察觉到这种声音。

  假装不经意的环顾四周,并未发现声源在何处。

  却发现赢无殇一副色授于魂的样子,口水直流,下身突出,好似精虫上脑一般。

  分身眉头紧蹙,是个正常人,都不可能对一具恐怖的女尸如此失态。

  难道魔族都是主要靠下身思考的生灵?

  不对!

  分身感觉不妙:与王大锤虽然接触不久,但了解王大锤是极为惜命的魔族。

  现在这副样子,绝对是中招了!

  没想到有红肚兜庇护,还是被女尸神不知鬼不觉的影响了神智。

  此地不宜久留。

  分身抓紧赢无殇,使出缩地成寸。

  第一次化虚显形,竟然只闪到墙边,未能如愿以偿的离开这里。

  第二次化虚显形,结果仍然一样。

  缩地成寸无法逃脱这座牢笼的禁锢。

  因为骨楼外骑着青焰马的骨王,已经返回镇守之地。

  骨楼封禁之力大增,以缩地成寸借助一丝空间之道的弱小,自然无力脱困。

  分身当下也慌神了。

  以为是女尸的实力过于恐怖,封锁了这片空间。

  他见女尸还在梳妆打扮,但肯定已经发现他俩逃跑未果,忽然长叹一声:“听你说到夜不眠,我忽然想起祖爷爷跟我说过的一段因果。”

  话语一顿,见女尸动作一顿,复又继续梳妆打扮,知晓她已留心倾听自己的后话。

  分身语气沉重的续道:“听我祖爷爷说,夜不眠一生绝情绝义,所有的精力与感情,都付给了剑道。”

  “……”

  “他一生极情于剑,不知伤害多少痴情女子。”

  “许多痴情女子,因爱生恨,做出无数惨绝人寰的事情。”

  “我的祖奶奶,便是这样一个苦命的女子。”

  “好在祖爷爷积年累月的诚心,终于感动了祖奶奶,否则祖奶奶也逃不过香消玉殒的悲惨结局。”

  女尸摇摇头:“真傻。”

  “夜不眠天生无心之人,岂会对任何人付出感情。”

  分身愕然:“无心之人,如何能久活?”

  “这就是他气运深厚的根源所在。”

  “根源为何?”

  女尸不答,放下手中之物,起身走向房门。

  “想要知晓答案,就随我下楼。”

  “我怕你害我命。”分身未动。

  “若要害你,凭你手中之物,绝无法抵挡我一击。”女尸开门,神色不屑之极。

  “那你为何不害我?”分身不解。

  萍水相逢,一生一死,没道理与他这么平静的说话。

  生者与死者,就算无冤无仇,就算女尸被困在这里许多年,是真心想跟人说说话,疏解无聊寂寞之心。

  可分身始终觉得,逃不过死亡消散的结局。

  或者,活着在这里陪着女尸,直到老死。

  思来想去,终归还是难逃一死。

  至于女尸说红肚兜无法抵挡她一击,分身是不信的,认为女尸是看出红肚兜的厉害,故意吓唬。

  离开此处,恐怕会踏入什么更凶恶的险地。

  女尸多半是想借助什么强大异宝,才能与红肚兜抗衡,从而杀死他俩。

  而借助强大异宝,肯定有什么限制,比如必须离开这间房下楼,距离异宝很近,或是其他什么更为苛刻的条件。

  要知道,对于死灵而言,生者的血肉,便是最美味的佳肴。

  “我不会跟你下楼,你想说,就在此说,不想说,我也无所谓。”

  分身一记手刀砍晕赢无殇,盘腿坐下,闭上眼睛,用红肚兜蒙面,准备运功修炼,进入无思无想的空灵状态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