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一条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血婴入体

开局一条狗 无限反转 3535 2019.10.18 12:29

  整栋灵石坊内的灵气似都疯狂地涌向血婴,好似将他吹起来一般,飘浮在空中!

  “妈呀!怎么开出个婴儿呀!难道是厉鬼?!”

  “他居然自己飞起来啦!”

  “搞不好会吃人的!大家快跑哇!”

  伙计们惊慌不已,纷纷后退,感觉极为恐怖。

  但他们又极为好奇,退至楼梯口旁,自觉万一若真出现什么危险情况,此距离也能及时反应过来,逃得性命,便远远地观望起来。

  “严兄,此物到底是何等异宝?”

  何云神色凝重,他活了近五十年,也从未听过,奇珍异宝现世的动静,竟会如此之大。

  严刚沉思不语,他也十分疑惑,搜刮脑海中的记忆,却未找到一点头绪。

  “莫不是……”

  解石师忽然想到什么,浑身猛地一抖,好似想到什么可怕之极的存在。

  “莫不是什么?!”何云急忙追问。

  解石师却不答话,他的眼神中已是充满恐惧之色,全身不由得颤抖不已。

  “老文!你倒是说话呀!莫不是什么?!这血色婴儿,到底是何物?!”

  何云抓紧解石师的双肩,大力摇晃,试图唤醒恐惧到失神的解石师。

  严刚神色凝重,在他的双眼中,能看见血婴正在将周围的灵气吸入体内。

  仿佛这片天地的灵气,皆往血婴涌去,变得愈发浓郁。

  估计无需多久时间,灵气便会浓郁如水一般,便是常人也能看清。

  “…血婴…现…陵…开…乱…”

  解石师神色呆滞地呐呐低语。

  “老文!你在说什么?”

  何云并未听清全部,只听到只言片语,不成连贯,无法理解其中意思。

  “…将至…天地…同悲…万道…归元…”

  解石师忽然重重地吐出一口气,神色无比肃穆。

  “何云!严刚!眼下不是废话之时,咱们三人速速合力镇压血婴!”

  正在此时,解石师听到血婴发出银铃般悦耳的笑声,好似在嘲笑他一般,有一种俯视蝼蚁的蔑视之感。

  可血婴在笑的时候,面部却悲伤之极!

  解石师神色剧变,知晓血婴即将完成化形。

  一旦血婴化形完成,届时不说他们三人能否抵挡,恐怕多半还会丢了性命。

  “何云!严刚!还不快快动手!!”

  解石师祭出一块罗盘,其上密密麻麻雕刻着许多古篆,中心处的指针疯狂旋转,古篆随即闪烁光芒,如夜空中的群星一般。

  罗盘脱手之后,悬于血婴头顶,一股强大的真气,经过法器的加持,化为细如蚕丝的坚韧法力,将血婴紧紧地包裹住。

  何云与严刚,几乎同时出手。

  两件法器,一为飞剑,一为法锣,飞剑无声无息,法锣“咣咣”震响。

  三件法器合力之力,却未能如愿以偿。

  飞剑欲穿透血婴而过,但却刺在空处。

  法锣猛地变大数倍,震响间企图将血婴压碎,但却压在地板上,破出一个大坑。

  罗盘化出的千丝万缕法力,虽仍将血婴紧紧束缚,但却未能令血婴无法动弹。

  “咯咯咯咯……”

  血婴的笑声愈发动听,带着一股迷惑心神之力,使得楼梯口仅剩的两名好奇心极重,兼且莽不怕死的伙计,顿时头晕目眩起来,未久便倒地不起。

  全力催动真气的三人,已是满头大汗。

  解石师未曾料到,以他们三人金丹境小成的修为,合力之力,竟一点也伤不到血婴。

  而这血婴,好似在逗他们玩耍一般,每每眼看飞剑与法锣就要击中之时,却忽地峰回路转,连一点皮毛也未擦着。

  莫非血婴初成,便有元婴境的修为?!

  若真如此,他们三人恐怕再战下去,十足要命丧于此!

  “何云!严刚!血婴凶威太甚,我等力有不及,已是尽力而为,若血婴日后闹出灾祸,与我等却是无关,我先走一步啦!”

  解石师话音未落之际,未收罗盘,已如一道闪电穿墙而过,溜之大吉。

  “文墨笙!你他娘的去死吧!!”

  严刚大骂一声,便御剑化作一道流光,转瞬间也穿墙遁走。

  何云的逃跑之法远不如身为剑修的严刚与修炼遁法的文墨笙。

  加之不舍法器,便又慢了数息时间。

  而等他正欲遁逃之时,血婴却已挣破罗盘法力的包裹,疾速破空,自何云背心钻入体内。

  何云霎时间全身僵硬,只余思想还能活动,心知血婴在食金丹,性命休矣,恨不得将文墨笙千刀万剐。

  若非文墨笙欲要镇压血婴,他早些遁逃,岂会落个身死道消的悲局。

  约莫数十个呼吸,何云便化为一滩血水。

  血婴大补之后,体形长高寸许,愈发凝实,面部五官更加清晰,已有棱角分明之感。

  他还惦记着之前那个美味之躯,只回忆气味,便知比金丹境的何云还要好吃许多。

  ……

  待血婴离开灵石坊未久,邪教护法阎森匆忙赶至,借法器锁婴幡之力,追踪血婴而去。

  而此时的李谦与杨秀已回到客栈上房内。

  李谦自接触那块诡异的灵矿石开始,心中便难以安宁下来。

  “杨秀,那块灵矿石内,恐怕不是什么奇珍异宝,我觉得极有可能是一件邪器。”

  杨秀还在生着闷气,觉得李谦有些胆小,她可从未如此灰头土脸过,心里的傲气使她不想搭理李谦。

  “杨秀,杨秀……”

  李谦见杨秀又耍小性子,十分无奈的想了几个新笑话,才哄得杨秀终于眉开眼笑。

  其实杨秀真的挺好糊弄,只要说几个笑话,买点好吃的或是小礼物,便能让她心满意足。

  “我感觉好似有一粒疙瘩阻塞心脏内的血管流通,虽然随着时间流逝,悸动的感觉越来越淡,但却始终残留一点,难以消退。”

  “莫不是修炼三劫转圣法的后遗症?”

  杨秀回想以前在族里书库看过的古籍,修炼三劫转圣法,因行功未满,确实会出现一些不可预知的隐患,导致出现许多后遗症,如有人体内器官突然破损残缺,另如有人三天两头精神不振昏昏欲睡,等等,因人而异。

  “猴子,除了心悸之感,是否还有其他不适症状?”

  李谦起身运功,全身之力拧成一股,挥拳轰在空处,引得空气炸响,此拳当有千钧之力。

  “身体并无不适,只是心神难以安宁。”

  “这恐是修炼三劫转圣法的隐患,但你无需担忧,日后待我返回家中,取得灵丹,便能消除此等隐患。”

  “并非是修炼三劫转圣法的原因。”

  自从将神藏碎片纳入全身穴道之中,李谦感觉身体极为强壮,精气源源不绝,可彻夜不眠,仍保持旺盛精力。

  而且一股高妙玄奇的信息,凭空在脑海中出现,好似天生就知晓一般,无需理解参悟,便能如臂所使。

  这股信息,乃是一门神通,名叫法相天地,可倍化身体,但不仅仅只是简单的身体变大,而是连同力量、敏捷等属性一起加倍提升。

  毫无疑问,三劫转圣法定然是武道圣法,否则也不可能,练肉入门,便力达千钧,获得神通法相天地。

  随着时间渐久,对危险的敏锐直觉,一直在警告他,并且越发强烈,那块诡异的灵矿石,将会让他身处极为危险的境地。

  修炼三劫转圣法之前,其实他对危险的直觉并非这般敏锐,否则也不可能会被金猴害死狗身。

  因为修炼三劫转圣法入门,所以产生一种好似心血来潮般的直觉。

  以他谨慎的性格,自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未解石前,我便感受到那灵矿石内传来心脏跳动的声音,但诡异的是,你、解石师、灵石坊的管事,你们三人也都接触过那灵矿石,但你们听到心跳声了吗?”

  “没听到呀,哪有什么心跳声。”

  得到杨秀亲口确认,李谦心下更是一沉。

  “能否请那位暗中保护你的前辈出来,我隐隐觉得,那灵矿石内之物,多半会来寻我,使得我心神始终不宁,悸动不安。”

  “行呀,其实姐姐就在我们身旁,只是她不许我告诉你罢了。”

  杨秀起先向出窍境强者林岚,信誓旦旦保证不说出林岚的存在,只因李谦貌似疑神疑鬼的一番话,便不再算数,这是典型的胳膊肘往外拐。

  “你这丫头,是要气死姐姐吗?你是如何跟我保证的?真是有了情郎,便什么也不顾了。”

  林岚突然出声,显露身形,没好气的轻轻敲打着杨秀的头。

  李谦委实没想到,多时找寻的暗中保护杨秀的强者,居然远在天边,近在咫尺。

  林岚虽被杨秀叫做姐姐,实则与杨秀并无血缘关系,只是幼时深受杨家恩惠,修炼有成后,也一直留在杨家做事,报答恩惠。

  她的身材修长,凹凸有致,肤色白皙鹅蛋脸形,整个人透露出一股御姐般的优雅气质,美丽动人。

  李谦斟酌一会儿措词,觉得叫前辈等敬称欠妥,尤其是对于女人这种神奇的生灵。

  “姐,您之前是否也在灵石坊六楼呢?”

  “姐姐也在的,不过是在楼顶上。”

  杨秀抢先开口,炫耀似的继续道:“姐姐可是我族千年难见的绝世天才,修炼未到四十年,便已是出窍境修为,比你可强太多啦!”

  李谦无语,这跟他有什么关系?怎么说着说着,又转到他身上来,且还不是什么好话。

  摇摇头,便想让林岚检查身体的情况,可能是未知的邪气侵入体内,导致心神始终不宁,似有利剑悬于头顶。

  “能否请您出手,查看下我身体的异样之因?”

  林岚微微点头,让李谦先躺在床上,才以“灵犀法”,查看李谦心神不宁的原因。

  ……

  与此同时,血婴离开灵石坊后,并未选择出城,也未大肆残杀城内之人,主要是对一般血肉毫无兴趣。

  他天生灵体,灵智不低,对危机的感应极为敏锐,飞到客栈附近后,便隐没身形,蛰伏起来,静等林岚离去。

  阎森也隐藏在附近,并未着急捕捉血婴,更希望看到血婴大肆屠杀一番,饱食血肉,加速成长。

  待到林岚与杨秀离开李谦的房间,血婴又等了约莫盏茶功夫,耐心耗尽,终于还是忍不住飞入客栈内,直冲李谦所在的房间。

  毫无意外发生,血婴十分顺利的进入李谦的房间。

  未等心头警铃大作的李谦反应过来,血婴便如一道血光般,甫一接触李谦的身体,便“嘭”的一声,化为一团血雾,将李谦包裹住,欲要炼化吸收。

  李谦的急声呼救之声,并未传出血雾。

  此刻生死一瞬,能仰仗的唯有三劫转圣法的第一层心法,一劫脱胎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