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一条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狂妄至极!

开局一条狗 无限反转 2068 2019.11.14 00:52

  杨进先话音刚落,李谦果断站起,转身往前踏出一步,下一瞬出现在场中的擂台之上。

  “一言堂堂主!李谦!请各堂高手赐教,谁敢一战?!”

  整个广场立时沸腾起来!

  绝大多数观众都未见过,外貌看上去至多也就二十出头的李谦。

  他们很是疑惑,如此年轻的陌生人,是何时成为一言堂堂主的?

  有些人忽然想到!

  有一位成功登顶九百九十阶天梯的天才,其名似乎也叫李谦!

  两者是同一人?还是姓名发音相似?

  倘若真是同一人!

  他们实在难以想象,李谦如何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便一跃成为一堂之主!

  虽然李谦天赋惊世,但纵然天赋再如何惊世,修为境界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况且成为一堂之主,并非只要修为境界足够便可,还得是杨家的嫡系子弟。

  李谦姓李,显然不可能是杨家嫡系子弟。

  莫非是哪位族老的远房亲戚?或是家主的私生子??

  许多人皆是如此猜想。

  多位族老与堂主,对于家主杨进先任命李谦为一言堂堂主都极为不满。

  尤其是辛苦大半生,才爬上堂主之位的人。

  他们中,有人妒火中烧,有人嗤笑不已,有人充满鄙夷。

  对李谦如此轻松便成为堂主,都是心生一股强烈的杀意。

  擂台之上,李谦身姿挺拔,目若朗星,磅礴的战意冲天而起,直上云霄。

  他觉得等待的时间过于长了。

  “无人敢上台吗?”

  “连应战的胆量也没有吗?”

  “此刻是否都在打听我的来历?了解我的实力?”

  “所以,在不清楚我底细之前,担心战败丢了脸面?”

  “若真如我说的一般,以你们如此瞻前顾后的性格!”

  “有甚么资格称之为一堂最强者?!”

  “有甚么资格追求长生不朽的仙人之境?!”

  “更毫无资格与我争夺魁首之位!”

  “因为你们这般脆弱的道心,不配做我的对手!”

  “你们!通通都不配!!”

  李谦双目开阖之间,睥睨之气尽显,好似抬手苍天崩塌,跺脚大地碎裂,一身气势狂霸之极。

  高台之上,多人眼中更加不善,凶光闪闪,杀意透发出体。

  一人接一人蓦地起身。

  他们只不过稍微犹豫片刻,根本一点也不担心李谦会对自己造成威胁。

  但没想到李谦竟然如此狂妄!

  这片刻的犹豫,在李谦的口中,竟成了无胆鼠辈一般!

  无法压制的怒火熊熊烈烧,使得全身充满暴躁的气息。

  他们要狠狠地打死李谦。

  否则被李谦如此落了面子,以后定然会成为倒悬山上的一个笑话!

  李谦必须死!!

  七绝堂堂主杨晔,抢先一步去到擂台上。

  当杨晔站稳在方圆一里的擂台上,防御阵法立时启动,笼罩住整个擂台,以免战斗的余波,殃及无辜的观众。

  杨晔神色阴沉,脸上挂着冰冷的笑容。

  “一言堂历代堂主积累的威名,已是被你的狂妄败得一干二净。”

  “杨光、杨大隅、杨武明……他们的风姿何等出色。”

  “可惜今日大比后,一言堂将不复存在!”

  “将彻底在倒悬山杨家除名!!”

  李谦嗤笑一声:“你说除名就除名?”

  今日他就要将狂妄进行到底,让狂妄展现得淋漓尽致!

  “你……算甚么东西?!”

  李谦话音未落,瞬间施展法相天地,缩地成寸,以身化刀!

  他周遭的空气,好似煮沸的开水般猛烈涌动起来!

  锵!!!

  仿若利刃出鞘之声大响,尖锐犀利的刀啸传入杨晔耳中,让他精神一瞬恍惚!

  尽管他已做好准备,还是未料到李谦竟然如此不要脸!

  在他正待说话之时,李谦猛地突施棘手,让他措手不及!

  炸响的气爆声,夹杂着轰鸣的刀啸,如山呼海啸席卷而来!

  砰!!!

  “这!!!”

  观战者无不惊愕失神!

  瞬间变大至九倍的李谦,恍若一道雷电撕裂空间,竟然只一击!

  便将杨晔轰入擂台之中!!

  七绝堂堂主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对杨晔寄予厚望之人,心里犹存侥幸,希望烟尘散去后,能再次看见杨晔的身姿,并且将李谦狠狠地打服!

  可是……

  杨晔却迟迟还未出现!

  因为他已躺在大坑中昏死过去!!

  “七绝堂原来也不过如此!与不修道法的凡人毫无区别!”

  “当真令我极为失望啊!”

  李谦张狂大笑,赢得虽然不甚光彩,但赢得心安理得。

  没办法。

  不出此妙策,恐怕要被各位堂主车轮战,绝对无法夺魁。

  “还有谁敢一战?!!”

  “还,有,谁?!!!”

  他背手而立,仰头望天,挺拔的身姿似擎入天际的神刀,又像是亘古长存的山岳。

  这一刻,天地之间仿佛陷入混沌,没有时间空间,有的只是一个恍惚无比伟岸的背影,清晰的烙印在许多人的脑海中。

  这是怎样的狂妄?

  是无敌世间的寂寞如雪?

  是登临绝巅的一览众山小?

  还是失去理智如烟火般的绚烂绽放?

  不论最终是何结果。

  所有人都已牢牢记住李谦二字。

  短暂的沉寂之后,整个广场迅速暴躁起来。

  “太气人啦!打死他!!”

  “我恨不得生食他血肉!!”

  “一个外姓人,竟敢如此小觑我杨家,死不足惜!!”

  “杨伍锒!你他娘的还愣着做甚!还不速速锤扁他!!”

  “……”

  李谦放声大笑,身体都笑得抖动起来,一根根肋骨,仿若一条条地龙翻涌,散发出一股令人莫名生畏的气势。

  旁人都不知他其实是在借力打力。

  借的是围观者的愿力。

  尽管这些浓郁之极的愿力,充满负面的能量,随时可令他丧失理智,心神沉寂,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但坚定意识,尽快发出解愿刀,便可立时脱离险境。

  巨大的风险,自然伴随着巨大的收获。

  借如此多人强烈的愿力。

  李谦发散出的气势愈发的强横霸道。

  能看见愿力之人,尽皆神色无比凝重。

  擂台上的李谦,被巨量的愿力包裹,恍若万鬼缠身,凶恶之极。

  除杨伍锒之外,其他堂主不禁咽了下口水。

  以眼前李谦积蓄的威势,他们谁人也没有一击制胜的把握。

  甚至不由得心生无力抗衡之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