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一条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老骗子(上)

开局一条狗 无限反转 2372 2019.10.24 00:01

  众人或好心或恶意的话语,让杨秀稍有气愤,但她仍然不舍得醒来,便只好似未听闻,继续假装昏迷。

  李谦忽然眼神一凝,缓慢而坚定的说道:“如若十年之内,我未能成长到让杨家足够重视,并且心甘情愿的支持我们这段感情,那我也不值得你再付出感情。”

  杨秀愣了一下,怀疑自己是否因精神恍惚,产生了幻听。

  “十年,如若你愿意等,我便倾尽所有也要做到。”

  李谦说完,低头温柔地吻了下杨秀的额头。

  额头的触感是如此的真实,李谦的声音也清晰的在耳边回响,杨秀的眼中立时湿润,眼泪倾泻而出。

  “我愿意,我愿意……呜呜。”

  本该开心才对,因为终于听到自己一直期待的话语,但她却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越哭越伤心,越哭越大声,竟有些撕心裂肺的感觉。

  路过他俩身旁的一老一少,皆是摇摇头。

  何仁充满怜悯的看着杨秀,也以为杨秀因剧毒活不久时,若非自己并未学过医术,真的想救治杨秀,希望能挽回一条鲜活的生命。

  “大伯,您能不能想想办法,救救这名姑娘吧,看着太可怜啦!”

  “小仁啊,大伯终归还是看错你咯,你的脑子是真的没得救咯。”

  “您为什么又骂我呀?!”

  “你是真的不用脑子喔。”

  “大伯!你太过分啦!”

  “好言难劝蠢死鬼,你是真的太蠢咯。”

  “……”

  何仁气得发抖,恨不得将大伯的臭嘴撕烂,但他也只敢想想罢了。

  就算以后实力超过大伯,也绝不会对大伯怎样。

  虽然大伯总是骗他,也从没听见他说过自己什么好话,但若没有大伯默默地教导,他绝不会有如今这样的实力。

  何足道饶有兴趣的盯着李谦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似想将李谦的来历看个清清楚楚。

  “孩子,你怎么不怕林中的剧毒呢?”

  李谦没有回答,被何足道看得浑身不自在,好似赤果果的展露在何足道的眼前,无法掩藏任何隐秘。

  “别担心孩子,爷爷不会害你的。”何足道慈祥道。

  “千万别说!”

  何仁突然尖叫一声,急步至李谦身旁,怒气冲冲的瞪着何足道。

  “大伯,我一定会阻止你的,你就别想再骗人啦!”

  “小仁,你……唉,大伯对你太失望咯。”

  何足道神色一暗,满脸伤感之色,好似痛失至亲一般,又极像晚年无依无靠的孤寡老人,令人不禁动容。

  “大伯,别装啦!我早就看穿你的真实面目啦,你骗不了我,也别想骗别人啦!”

  何仁不为所动,正气凌然的样子,就好似大义灭亲的英雄人物。

  “如若不是大伯,费尽苦心,因材施教,你能有今日这等出色的修为吗?”

  何足道流下一滴眼泪,神色愈发伤感,声音都哽咽了起来。

  “唉,也怪我有眼无珠,早知你是如此忘恩负义之人,我就不该呕心沥血的…咳咳咳咳……”

  话未说完,何足道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显得十分痛苦,

  何仁强装镇定,眼中已是充满后悔之色,当见到何足道竟然咳出血来,顿时自责不已,恨不得去死。

  “大伯!我知道错啦,对不起对不起……”

  抱着何足道的大腿,何仁痛骂着自己没良心,哭得稀里哗啦,悔不当初。

  “唉……”

  半晌后,何足道长叹一声,似已原谅何仁的不孝之举,抚摸着他的脑袋,柔声安慰。

  李谦与杨秀看得实在莫名其妙,这老头不过就是问了下,自己为何不怕林中的剧毒,他侄子怎么如此激动的与老头吵了起来??

  看样子老头平日里没少骗自己的侄子,都搞得他精神貌似有些失常,显然心里的阴影极浓。

  “杨秀,我们赶紧走吧,总觉得这两人很奇怪。”

  “恩。”

  杨秀取出羽灵舟,待到李谦上来后,他俩便打算去探索天外天。

  “孩子,且慢!”

  何足道将仍然抱着自己大腿的,已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何仁强行扒开,随即自来熟的跳上羽灵舟。

  “此处天外天极其凶险,切不可到处乱飞!”

  “您知晓这天外天的来历?!”

  “略知一二。”

  何足道微微颔首,露出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小仁,还不快上来?再趴在地上,我们可不等你咯。”

  ……李谦与杨秀相视一眼,貌似他俩并未同意这老头搭乘羽灵舟吧?

  而且还擅自招呼自己的侄子上船,搞得他俩是客,他是主人一般,委实让人无语。

  “大伯,等等我呀!”

  何仁随手擦了一把鼻涕眼泪,忙不迭撑身而起,右脚脚尖轻轻点地,便跳上了船。

  “真是让大伯操碎了心。”

  何足道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推开想靠近自己的何仁,转而看向李谦。

  “孩子,你可知此处天外天,为何会有九爪神龙的尸骨?”

  “为何?”

  不止李谦闻言好奇心大起,便连杨秀与何仁,也是眨巴着眼睛,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何足道满意地点点头,坐下后靠着船壁,又拿出一个黄色的酒葫芦,灌了一大口老酒,才慢悠悠的开口。

  “你们可听过剑神夜不眠?”

  三人皆是摇头表示不知。

  李谦自忖熟读史书,但从未听过剑神之中,有一位名叫夜不眠的人。

  而史书中记载的剑神,大多徒有虚名,便是成仙都不能,更别说剑斩九爪神龙。

  这位剑神夜不眠,恐怕最低也是仙人之境。

  “九爪神龙莫非便是夜不眠所杀?”

  何足道笑了笑,却是不答,而是换了个话题。

  “你们可听过剑圣上官无泪?”

  “九爪神龙莫非是上官无泪与夜不眠合力斩杀?”

  李谦搜刮记忆,也未找到半点关于剑圣上官无泪的线索。

  何足道忽然神色一肃,还是未给出明确的答复,而是又换了个话题。

  “那你们可知,夜不眠与上官无泪是何关系?”

  三人有些不耐,皆无一点表示,很烦何足道的拐弯抹角。

  “大伯,您要说就快说,不说别浪费我们时间。”

  何仁实在憋不住吐槽一句。

  何足道冲着何仁摇头叹气,好似失望之极。

  尔后看向李谦,露出赞许之色:“孩子,只有你猜对咯,九爪神龙确是被夜不眠与上官无泪合力斩杀于此界。”

  “可我怎么从未听过夜不眠与上官无泪的大名?”李谦不信道。

  “在上古时代最黑暗的岁月,无数先辈为了人族长存,默默地牺牲战死,不为世人所知。你如何能晓得?”

  李谦眼睛不自觉的眯着,心下觉得不对劲。

  作为一个浸淫骗术多年的高手……他觉得突然搭讪的何足道有些反常,但何足道毫无破绽的表情动作,让他又犹疑不定。

  “既然不为世人所知,我也从未在史书中见过夜不眠与上官无泪的事迹,您又是从何处晓得的呢?”

  何足道放下酒葫芦,长叹一声,仰望天空,露出追忆之色。

  “许多人族先辈,虽然连尸骨也未能留下,但有些人却留下了传承。”

  “在那最黑暗的年代,人族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