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一条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从容不迫

开局一条狗 无限反转 2144 2019.11.01 15:18

  阵法的威力还在迅速增强。

  整个晋安城南部都在阵法的笼罩之下,天空之中突然弥漫起浓厚的乌云,遮天蔽日般,让整个天色在顷刻间暗沉下来,无比压抑。

  李谦抬头望着霎时间变色的天空,能清楚感知到浓厚的乌云之中,蕴藏着可怕的力量,其中还有数名修为高深的强者。

  “饕餮已被我制服,你们弄出如此大的声势,意欲何为?”

  浓云中随即传出一道沙哑的男声:“阁下可否将饕餮交给本官处置?”

  此人名叫年岁,今年一百零三岁,出窍境小成修为,是城主府四大统领之一,主要负责维护城内的治安稳定。

  李谦明白他们怀着甚么心思,似饕餮这种神兽血脉,成长的潜力几乎无有穷尽,一旦收服,只待时间日久,绝对会成长为一个恐怖的帮手。

  他自然也是极想收服饕餮,毫不犹豫的一口回绝年岁:“如若我不交出饕餮,你等意欲何为?”

  “还请阁下三思而后行。晋安城自有晋安城的法度,但凡在城内闹事者,本官皆有义务处置闹事者。职责所在,望阁下能够理解本官的难处。”年岁似好言相劝。

  “饕餮不过是强吃一些食物罢了,并未有人因此死亡,它所造成的一切损失,全由我来赔偿,如何?”

  “法度便是法度,并非赔偿便能了事。”年岁沉声道。

  “既然你如此说,看来是非要不可咯?”

  “职责所在,望阁下能够理解本官的难处。”

  “明白了。”

  李谦起步往南门走去。

  不知笼罩住此地的阵法有什么名头,竟然让他无法施展出近乎于本能的神通之力。

  晋安城能够度过漫长的岁月,屹立至今,底蕴定然深不可测,他不会有半点轻视。

  上空的浓云也在此刻猛地涌动起来,电光噼里啪啦炸响,好似被激怒般,霎时间打开一道口子。

  杨秀只听到“轰隆”一声巨响,便见到一条手臂粗的电蛇向李谦轰击而下,顿时无比慌张的抓住林岚的手臂,哀求不已。

  “姐姐,你怎么还不出手呀!”

  林岚不为所动,觉得自己有些魔怔,竟然对李谦有种莫名的强大信心,所以只是与杨秀站在城墙上远远观望,并未出手相助李谦,也不让杨秀冒险出手相助。

  她的预感一向很准,那条手臂粗的电蛇,不出意外的被李谦一掌拍散。

  但令她又很意外的是,李谦竟然可以如此轻松的化解那道攻击,看上去十分轻松潇洒,从容不迫,好似拍苍蝇般,不费吹灰之力。

  “如此短的时间,他的实力怎可能变得如此强大?”

  林岚眉头紧蹙,自言自语的难以置信,极为好奇李谦为何会突然变得如此强大,心底生起一股强烈的,一探究竟的念头。

  而杨秀则是激动之极的忘形尖叫,为李谦的风采痴迷不已:“我就知晓猴子定然会没事,连三重雷劫都不能让猴子受伤,又岂会被小小闪电击伤分毫。”

  林岚对杨秀无话可说,如今的杨秀,一颗芳心全部系于李谦身上,喜怒哀乐让人捉摸不定,因为已是全随着李谦的变化而变化。

  李谦遇险,她便焦急恐慌;李谦起势,她便激情澎湃;李谦悲伤她也会悲伤,李谦开心她更加开心。

  如此深情,林岚不知是否该将实情告知杨秀的父母,但自己刻意隐藏,却也不是长久之计。

  其实以李谦如今所展现的潜力与实力,便是放在偌大杨家,无数杰出小辈之中,也是无比闪耀的存在,能与其相提并论者,少之又少。

  也许自己可以算一个,也许杨天放可以算一个……但他们却也只是也许能作比较罢了,真正能相提并论者,或许只有杨煜一人。

  一队队城主府的护卫,很快将那条街道包围得水泄不通。

  每队护卫都是腰系阵令,按特殊节点落位成阵。足有三十队护卫,人数多达九百人,尽皆成阵后,瞬间起势,宛如一个整体,使得相互之间遥遥感应,力量化为一体,杀气直冲云霄。

  百战精锐,结陷空之阵,战力之恐怖,在晋安城众多强大底牌中,也是排名靠前的存在。

  在那最黑暗的年代,陷空之阵是惨烈战场上,收割敌方最有效的战阵之一,以少胜多的战绩,数不胜数。

  李谦也听过陷空之阵的威名,可是那些护卫的实力都不甚强,修为最高的领头者,不过是金丹境修为,所以并不在意。

  上空的浓云之中,数名至少出窍境的强者,才是当下最有威胁的存在。

  一条电蛇被他拍散,紧接着又落下十多条电蛇,都被他轻松的一掌拍散,毫无意外发生。

  但却让浓云中的数人尽皆震惊不已。

  “年兄,你还在试探此人的实力?”

  “统领,既然此人决意不交出饕餮,我等何须再留手呢?”

  “今日若任由此人离去,我晋安城以后何以服众?”

  “……”

  年岁面色凝重,强行压下波动的心境,不由得握紧手中的两件法器。

  这两件法器,乃是仿造雷神锤而炼,借天雷之力锻造整整百年时间,器成之日,天地立生异象,威力强大无边。

  尽管此前法器相击,打出的十余道电蛇,只是其中一两层的威力,但就算同为出窍境的强者,也绝难如此轻松的应对。

  似地上这般来历神秘的强者,年岁隐隐有点担心,其人背后多半有巨大的势力支撑,自己若冒然得罪,恐怕会给晋安城带来无穷的后患。

  可是他也只是有点担心罢了。

  晋安城的底蕴,也远非一般势力所知的那般简单。

  他露出狠色,下令道:“既已出手,那便不留余地,饕餮只能留在晋安城,谁也无法将它带走!”

  众人齐声应诺,各自施展出最强的法门,就要将李谦一击轰杀致死。

  一人祭出一柄闪烁幽光的飞剑,虽只有巴掌大小,但剑上罡气滚滚,锋锐之极,充满凌厉无比的杀气。

  余下三人,其中两人也已祭出性命相修的法器,一法器为金尺,不过数寸长,隐隐散发出好似能丈量天地的威压。另一法器为木笛,正在自行吹奏一曲无比动听却又阴冷之极的诡异曲子。

  最后一人从浓云中直坠落地,仿若一座巨大的山岳从九天之上镇压人间恶道般,坚硬的地板甫一接触,便轰然爆碎,乱石飞溅,尘土漫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