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一条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还愿

开局一条狗 无限反转 2166 2019.11.07 00:03

  这式刀法的关键。

  一,便如字面意思,意指请求、祈祷、希望等。是寄托一种愿望,希望能梦想成真。多见于宗教中的行为。如南朝梁武帝《断酒肉文》:“若以不杀祈愿,辄得上教;若以杀生祈愿,辄不得教。”

  二,则是观想神祗。这尊神祗不限大小,不论善恶,只要能观想成功,存于心中,祈愿刀立时便可生出伟力,一刀劈出,犹如神祗临尘。

  可李谦专心练武,一不信神,二不信魔,纵是诸天仙佛也是不信,打算观想一尊武圣存于心中。

  而武圣之说,虽然从古流传至今,在许多古籍中都有提及,但是否真有武圣,仍然有待商榷。

  既然不知武圣本来面目,李谦便将附体的精元悉数收入体内,仔细观察自己的每一寸肌肤,从上到下,从外到内,不放过任何一处细节。

  随着观察逐渐完成,李谦的身体,竟然同时逐渐在心中浮现而出!

  他先将身体存想于心,再用心神幻想身体化为武圣之躯,伴随种种祥瑞之极的异象。

  甫一开始,他豁然感到一股清流,由心发散至全身,好似沐浴仙泉之中,每一寸肌肤,每一缕意识,都无比欢快,整个人舒畅之极,恍若立地成仙。

  这种舒畅之极的感觉,胜过世间无数好事,纵然是男女双修的极乐之事,也是远远不及万一。

  但这种舒畅之极的感觉,又像是连仙人亦无法抗拒的毒药,让李谦的意识逐渐地沉醉其中不能自拔。

  他猛地强定意识,继续尽可能的放开想象,让心中武圣之躯极尽完美。

  忽然之间,心中武圣之躯好似地府阎罗索命,鬼气森森,阴冷扎骨,令他遍体生寒。

  恍惚觉得自己已被阎罗拉入十八层地狱之中,耳边响起无数恶魂厉鬼的叫声,永世不得超生。

  他猛地再次强定意识。

  心中武圣之躯却忽然又一变,好似普渡众生的佛陀下凡,使得心境平和之极,脸上不禁浮现虔诚礼佛的笑容,无比安详。

  而当他猛地又强定意识,心中武圣之躯竟然一变接一变,如仙女曼妙身姿若隐若现,如前世至亲血浓于水深情厚意,如杨秀惨被凌辱香消玉殒……

  这一变接一变的心魔幻象,看似无比凶险,实则反而让李谦的意识越来越坚韧。

  他任由心神不停变幻,武圣之躯随之而动,意识始终如明王坐禅,不动如山。

  过了约莫数个时辰,当一缕月光落入房外的水坛之中,一张模糊却又真切的脸庞忽然倒印出来。

  这张脸庞乍一看十分陌生,充满超脱凡尘的莫名仙气,飘飘渺渺,朦朦胧胧,让人看不真切。

  可若凝神细看,便能从中看出脸部的肌肉线条菱角分明,虽不多么英俊,但满是刚毅之色,见之令人心安之极。

  “幸亏我道心稳固,意识坚定,又无邪恶歪念,且前世至今都始终保持良好的三观,否则定然会痴迷沉醉于自己的身体之中不能自拔。”

  李谦长出口气,细细感受心中以自己身体观想而出的武圣,越“看”越是心惊,越“看”越觉得不像自己!

  那每一寸似虚似实的肌肤,都充满无与伦比的美感!

  哪怕自己已熟悉至极,哪怕自己对每一根汗毛的长短,每一个关键部位的大小,都烙印在心底深处,仍旧还是难以置信!

  这哪里像是自己的身体,说是一尊真正的武圣也不为过!

  仿若自混沌初开,长存至今不朽不灭,体内蕴藏着无比伟岸的力量,纵是无垠星空,浩瀚苍穹,诸天无上仙佛,都可在翻掌间轻易磨灭!

  盏茶功夫过去,李谦以掌代刀,开始修炼第二式刀法,还愿。

  首先,他向心中武圣祈求,自己此刻正遭遇极其凶险的情况,已到命悬一线之际,祈求武圣赐予伟力附着于掌刀上,助自己斩杀强敌。

  不同于修炼第一式刀法的有惊无险,第二式刀法修成几乎水到渠成。

  本是试试看的李谦,没想到祈求完成之时,心中武圣立生感应,发出一股……微弱之极的神秘之力附着于掌刀上。

  随后掌刀慢慢劈入水坛之中,让本不抱什么希望的李谦,眼中蓦地充满不可思议!

  他觉得微弱之极的神秘之力,竟然将坛中之水分作两半,使得掌刀并未触到丝毫坛水。

  掌刀所过之处,坛水犹如畏惧天敌,纷纷恐慌逃避。

  李谦往前踏出一步,掌刀接近坛身,有“咔嚓”之声响起,掌刀前的坛身,瞬间裂开一道,将好容纳掌刀通过的缺口。

  李谦再往前踏出三步,掌刀离开坛内后,他蹲下身子,掌刀继续接近坚硬的石板,又有“咔嚓”之声响起,坚硬的石板,也轻易的裂开一道,将好容纳掌刀进入的缺口。

  正在此时,附着在掌刀上的神秘之力耗散一空。

  李谦好奇还未消退,当即再次祈求心中武圣赐予伟力附着于掌刀上。

  可是在祈求完成之后,心中武圣却无丝毫反应。

  脑海中关于解愿刀经的介绍里,有着重言明如此情况,祈愿、还愿最好真实存在。

  凭空杜撰虚构,虽然也能达到一样的效果,但成功率极低,且神祗赐予的伟力极弱。

  李谦不甘心的又尝试几次,心中武圣还是未生反应,便不再浪费时间,起身往杨开泰家而去。

  此时夜色渐深,杨开泰呆坐床边似睡非睡。

  自李谦走后,他一直坐在床边,一句话也不说,双目出神,偶尔手指会无意识的乱动,好似痴呆的傻子。

  李谦步入房中,见杨开泰如此状态,心里不禁一疼,强笑道:“师傅,解愿刀经,我修成了!”

  杨开泰并未听见,目中神采悄然间愈发暗淡。

  当李谦察觉不对劲,开始查看杨开泰情况之时,杨开泰已是仿若一具枯死的老树,再无半点生机活力。

  杨开泰死的如此突然,对李谦的冲击异常巨大。

  李谦浑身发抖,脸上满是悲伤,想说些什么,可喉咙抖动半响,却连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他默默跪落下地,向杨开泰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尔后抱着杨开泰离开房间,一步一步往杨秀家而去。

  他的意识逐渐恍惚起来,没想到才分别不久的杨开泰,这么快便死了去。

  “师傅,您放心吧,徒儿一定会将种灵一脉发扬光大,这是徒儿对您的承诺,纵然前路十死无生,徒儿也绝不会让您失望。”李谦神色坚定至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