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识于薇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剪影

识于薇时 霜沐玲 2541 2019.05.22 18:10

  “其实我知道!”秦薇识已经泪流满面,她用手指轻轻抹去了一点,酒精的作用下,她慢慢哽咽的倾诉着,“不是每件事情,都会有一个答案。有时候我会想,自己前世是不是个十恶不赦的大罪人,所以,这辈子,是来赎罪的。”她的声音,轻轻的,一如往昔的温柔着,却是带着痛楚和无奈。

  淳于谦转身紧紧的抱住她,他克制的有些颤抖,“薇薇,让我告诉你”他有力的手臂,护她在胸口,“爱,是我们在一起,我和你,在一起!”他声音低沉,有分量。

  秦薇识哭到抽泣。

  抓着淳于谦衣服的芊细手,手背虎口边上,一个浅浅的旧伤疤泛着粉红的色泽。

  那是成长的烙印,是无端遭遇并要承受的痛苦,它时常会残忍的提醒她,提醒她别忘了那过往。

  为什么总是要流泪,在夜幕四合的黄昏,在车水马龙的街头,在一个人走的路灯下,在独处的孤独岁月中。

  照顾到秦薇识的情绪,秋繁和林优旋在停车场就和她们告别。

  淳于谦驾驶车辆,秦薇识依旧坐在副驾驶上,她倚靠着,灯下,一脸泪痕带着醉意,可她知道,自己的心,是清醒的。

  淳于谦侧身给她系上安全带,又疼惜的吻了吻她额头。

  他发动引擎,载着她穿越车流,人海。

  转弯进到辅路的时候,秦薇识降下这边的车窗,寒风凛冽的刮过她脸庞,灌进车内。

  辅路是通往别墅的路,不会有来往的车辆,路灯安静的投下光芒,远处是一望无际的黑暗。

  冷风中,酒精带来的迷醉感渐渐被吹散去,淳于谦按下后窗锁止开关,车窗缓缓升起,并被锁住。

  风声停了,车内气温缓缓回暖。

  “少谦”秦薇识轻轻唤他,

  “嗯”他答。

  “你爱我什么?”她沉默问。

  回到别墅,淳于谦把车钥匙交给老马,拥着秦薇识进入客厅。

  慕代云等候着,看时间准备好的粥,已经放在餐桌上。

  “薇薇,先吃点东西。”淳于谦轻轻拍拍她手臂。

  清香温热的山药百合粥,秦薇识只吃了一点点。

  时钟指向10点的时候,她照例在走廊和淳于谦道晚安。

  “晚安!”她轻声说。

  在她转身的时候,淳于谦拉住她的手,“薇薇”淳于谦原地站在那里,形象高大,伟岸。

  “薇薇,多年来,我一直在努力中流击楫,以此超越困境,来拥有掌握更多的能力。”隔着一只手臂的距离,他掌心的温度慢慢渡进她心里。

  “但是,真的很遗憾,没有早一点站到你身旁。”墨色双眼,如仲夏夜的月光照在深井里一般,平静下蕴藏着的是凄凉。

  像许诺,他说“我希望有来生,那样,我一定会尽早拥抱你。”

  秦薇识低着头,小声的吸了吸鼻子,

  又她抬头看他,笑答“好。”

  ......

  上午10点,结束一场会议的淳于谦回到办公室。

  他解开西装外套的扣子,坐回椅子上,男秘书轻轻在他面前放了杯咖啡,就带上门出去了。

  他靠在椅背上,工作状态中的电脑旁,摆放着一盏悬浮的金属细边框相册,玻璃下,白纸上面只有一行字迹沉着痛快,笔画骨气洞达的黑色字迹。

  【你想要获得幸福吗?那得先学会受苦!】

  7年前,观煌成立之初。他就是在这张办公桌上,写下屠格涅夫的这句名言。并亲手镶嵌成框,一直摆在这显眼的位置,每每鞭策自己。

  他伸手,拿过那个相册,打开后面的金属卡扣,取出那张纸,再从西装内袋里摸出一张绒面相片。

  薄薄的纸张还带着他的体温,上面的图像,经过处理变成朦胧的剪影,是那日在玄武山顶,林优旋为他和秦薇识拍摄的,他欣赏着这张照片,像欣赏美丽的风景。

  淳于谦骨节分明,干净明朗的修长手指,将这张照片镶进相框,重新摆放回去。

  办公室门敲了几下,阎娅婷穿一身优雅的职业连衣裙,放下波浪长发,举止间是职场精英的干练。她拿着一本文件,淳于谦看着她走过来,觉得她好像和往常有所不同,这种不同他一下子说不上来。

  “少谦”没旁人的时候,她一直是这么称呼他。

  “这是亚华项目预算款文件,你过目一下,”她将文件打开,放到他面前,淡淡的香水味飘进淳于谦的鼻翼里。

  “席盛来还一直在纠缠”阎娅婷有点无奈。

  淳于谦把手托在腮边,道“那就启动司法程序!”

  “可是”阎娅婷犹豫了一下“我怕,秦小姐的事。”

  “席盛来,独占旅游业鳌头很多年了。”淳于谦眼里流露出商人特有的杀伐气质,“这件事情,我亲自去跟金律师谈。”托腮的左手,食指动了一下。

  “好,中午出去吃饭吗?”阎娅婷明白了他的意思,换个话题邀请他。

  淳于谦想了一下,点头。

  “对了,橙光是有新的节目要推是吧!”他调整一下坐姿,坐直了身体。

  “是,好像要力捧一个新人,让他在一个新节目出道。”阎娅婷是个很好的演员,她蛰伏了很久,一直不被察觉。

  “独家赞助他们!”淳于谦十指交握在文件夹上。

  “可是,之前我们拒绝他们了,你不是说观煌不涉步娱乐公司吗?”阎娅婷有点意外。

  “不要以观煌的名义!”淳于谦嘱咐。

  阎娅婷的目光落到那张照片上,令她有片刻的失神。

  她目光投向淳于谦,见他对他露出一个微笑,是幸福的神情。

  “好,那我先去安排。”不知道是怎么从那间熟悉的办公室走出来的,阎娅婷攥紧拳头,压制内心的情绪。

  ......

  “好像很久没有跟你来这里吃饭了”处处洋溢着浪漫幽雅的法式餐厅里,阎娅婷小口的品着鹅肝,一边小声和淳于谦交谈。

  淳于谦又露出官方的微笑“这段时间事情有点多。”

  “少谦”阎娅婷停下动作,认真的看向他“你,确定秦小姐了吗?”

  淳于谦脸上笑意渐浓,答“一直很确定!”

  阎娅婷脸上的笑僵了一下,她低了一下头,玩笑般说“真好,可惜我还是一个人。”

  “好像你很喜欢这家餐厅。”淳于谦伸手理了理西服的衣襟,抬头环视了一下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吊灯,看它把光通过不同角度的折射,斑斓的晕满整个空间。

  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请她吃饭的餐厅,他忘了,可她却一直记得。

  阎娅婷不接话,她难过的是,时间和距离,并曾让她们两个人的关系更近。

  礼貌的服务生安静的上了份Faux filet在淳于谦桌前,他礼貌的对他点头致谢。

  “你是怎么看待感情的?”阎娅婷忽然问了一句。

  “感情的事,不是一见倾心,就是日久生情”,淳于谦儒雅的切着洁白瓷盘里的牛排,简洁的回答。

  “那于你而言呢?”阎娅婷追问。

  柔和的萨克斯曲溢满整个餐厅,两人首次坐谈个人情感。

  淳于谦笑得情意深长的回道,“除却巫山不是云”。

  意思很明显,阎娅婷的话哽在喉间。

  在这7年间,她原本有很多机会可以说出来的话,现在想说,似乎都晚了,她带着不甘,喝了一口红酒。醒得恰到好处的红酒,口感幼滑,微酸微甜,带着一丝苦涩,她咽下了那些话。

  “你不考虑一下瀚文吗?”淳于谦不会知道她的内心世界,他笑问“他对你的情意连我都看出来了,这样,亚华的项目启动后,你休个小长假。”

  阎娅婷笑着,淡妆下,好看的眼眸被水晶灯璀璨的光芒铺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