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识于薇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逃避

识于薇时 霜沐玲 2089 2019.05.16 18:10

  “旋宝,你回来啦?”老林在客厅,他穿着黑色棉大衣,一手叉腰,对着电话大喊。

  林优旋皱眉,把手机拿到离耳朵稍远的距离,又小心的靠近再听了听。

  刚拿到耳边,“你饿了没有?”粗壮的声音又从手机听筒喊出来。

  林优旋揉了揉耳朵,无奈道“爸,你就不能小声一点吗?我耳朵都要震聋了。”

  “好,好,好”老林马上小声下来,轻声说“旋宝,爸爸现在去给你煮面条?”

  “爸,妈妈呢?”林优旋问。

  “在阳台上晒衣服!”老林看了看正拿着衣架的江秀。

  “老婆,旋宝回来了。”老林推开落地窗说。

  “宝贝回来了呀!”江秀喜洋洋的接过电话,“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

  林优旋鼻尖一酸,“就是想你们了,回来住几天”

  “老婆,我去给旋宝下碗面条。你休息一会,衣服等下我晾”老林边说边往楼梯口走。

  江秀朝他挥挥手,让他赶紧去。

  林优旋在这边默默吃了把“狗粮”,她眨眨眼,发自内心的笑了一下,“妈,我很快就到了,见面说。”

  林优旋挂断电话,安心的靠着窗户。

  ......

  A城,秋繁神情复杂的驾驶着他的捷豹在朝别墅的公路上飞驰。

  别墅电门缓缓打开,他心急的解开安全带,从车上跳下来,跑步进入客厅。

  秦薇识和淳于谦正站在客厅说着话,秋繁目光找到她,快步走过去,眼神锁住秦薇识问“林优旋呢?”

  他来得太突然,秦薇识抬头惊讶了一下,又被他咄咄逼人的气势吓得后退了一步,“优旋怎么了?”她没明白。

  “秋繁”淳于谦有些不悦,严肃的喊了他一声,且伸手抱住秦薇识的肩膀。

  “优旋怎么了?”秦薇识关切问。

  “借你手机给我打她电话”秋繁气馁的低头。

  “手机”秦薇识在口袋找了一下,发现没有,想起来应该在书房。

  她进到书房拿找到遗忘在书桌上的手机,打开来才看到那行字,隐隐约约,秦薇识觉得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跟优旋怎么了?”秦薇识收起手机,回到客厅问秋繁。

  秋繁刚想开口,被淳于谦拦下“薇薇,你给优旋打电话,秋繁,我们进来说话。”他支开秦薇识,和秋繁进了书房。

  “优旋,你在哪?”电话很快被接通,秦薇识站在窗旁焦急询问。

  “薇薇”林优旋的声音带着一点疲惫,“前几天,我看到他了,然后不小心在秋繁面前提到了他的名字。”

  那个他字,秦薇识飞快的反应过来,又一下子不知道要怎么接话。

  “薇薇,我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林优旋感叹的声音传到秦薇识耳朵里。

  “那,你”秦薇识想问。

  “我到家了,不要担心我。我只是,有点不知道怎么继续面对秋繁,所以,想暂时回避。”林优旋在阳台上,看着向她走来的老林,飞快的挂断电话。

  手机里传来盲音,秦薇识也缓缓放下手机。

  那件事情,像一团旧麻绳一样,缠绕在三人之间。

  现在线的那一端,又开始被他拽到手上。

  书房,那叠照片一张张尽收秋繁的眼底,然后他的气愤慢慢转为不解和心疼。

  “什么时候的事?”过来一会,他动了动喉结问。

  “4年前”淳于谦沉默答道“你我也都看到了,不如给彼此一点时间,我想,等她们自己准备好了会主动说出来的。”

  书房光线很明亮,照着那堆照片,刺痛了谁的眼。

  客厅里,秦薇识静静地等待着。

  淳于谦和秋繁沉默的走了出来,秋繁神情复杂的望着秦薇识。

  “优旋回家了”秦薇识抿了一下嘴角,和他说。

  一时间,秋繁的心里充满愧疚,原来,她的反常是因为她的痛苦,而他却不懂。

  他默默的点了点头,不再出声。

  走出别墅的时候,忽见天上竟挂着一轮残月。

  秋繁站在那里,出神的看了一会,才打开车门。

  秦薇识也站在窗旁,同样望着那血色残月。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重来不曾去过那里,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秦薇识收回目光,转身看到淳于谦静默地站在她背后,她上前,缓缓抱住了他,眷恋的在他胸口停留。

  “薇薇”淳于谦深情凝望她满腹心事的眼神,“薇薇,我爱你!”

  秦薇识紧紧的,紧紧的用力抱着她。

  ......

  排练厅里,叶艇累得躺在地板上,满头大汗。出道前的各种训练,占满了他的日程。

  他大口喘息着,“叶少,今天就练到这里吧!已经超出标准水平了。”扎着辫子的男舞蹈师喝了口水对他说。

  叶艇不说话,盯着天花板看,排练厅强烈的灯光照着他俊秀的脸,这是为大肆获利而生的颜,

  尽管他已经26岁了,但是,橙光依然在他身上看到无限的价值,现在已经在摩拳擦掌只等时机到。

  “你先走吧!我再练会”叶艇无力的摆了一下手,他只想把自己关在这里,通过体力发泄让自己累一点,再累一点,这样就没有多余的精力,也就不会再去想她了。

  舞蹈师挥挥手,拿着背包走了出去。留叶艇一个人在寂静的空间里,他想到那个在境外扣压的父亲,想到早已跟了别人的母亲。想着想着,眼眶有点红。

  他吞咽了一下,爬起来,打开音乐,继续奋力的跳起REGGAE,这种需要大幅度力量的舞步,每练一次,衣服就被汗湿一次。

  汗水代替泪水,在这个年轻俊美的脸上挥洒。

  时光不曾辜负谁,但是我们却容易辜负了时光。

  ......

  秋繁踏着月色,回到没有林优旋的公寓,他颓废的坐在客厅沙发,没有开灯。微信打开着,那句发给林优旋的,“我好想你!”被红色的感叹号圈着,无法发送。他再次拨打她的号码,依旧在通话中。

  秋繁忍不住拨通了秦薇识的号码,“薇薇”他哽咽的请求“我要优旋家的地址。”

  秦薇识久久没有说话,也没有挂掉电话,空气安静着。

  “秋繁”淳于谦接过手机“给优旋一点时间”他劝慰。

  此刻,他的煎熬,他感同身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