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一江辽水向西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水产学院

一江辽水向西流 羿落九日 2306 2020.07.11 15:19

  中山正人进到中村樱子办公室,中村樱子示意中山正人坐在她办公桌前的座椅上。中山正人今日穿了一身白格西装,梳着大背头,发胶抹在头上,头发在白炽灯映照下显得闪闪发亮。

  看见眼前肤白似雪娇媚可人的中村樱子,中山正人不由地舔了舔嘴唇,说道:“中村上尉,正人万没想到被誉为谍战之花的中村上尉竟然是天光医院的金医生,恕在下眼拙了。”

  “那都是过去的事,无需再提。中山襄理,今天是我第一次在海军情报处办公,你这时过来,应该是有事找我商量吧?”中村樱子见眼前中山正人一脸色相略有不快,冷冰冰地说道。

  “实不相瞒,今日正人到访确有事找中村上尉商量。”中山正人见中村樱子有些不耐烦,连忙切入正题。

  “哦,中山襄理有什么事尽管直说。”金樱子说道。

  “中村襄理,今早正人得知海关情报处开始收缴营川商行的电台,此举直击营川商行的软肋,正人万分佩服。正人今日到访,想与中村上尉探讨,这些电台收缴上来之后,情报处准备如何处置营川商行对外联络问题?”

  听了中山正人的一番话,中村樱子大概清楚了中山正人的来意,说道:“这个我还在权衡利弊,不知中山襄理有何高见啊?”

  “既然中村上尉尚在权衡,正人不才有一建议,思考良久,望中村上尉采纳。”中山正人说道。

  “哦?既然中山襄理胸有成竹,那就说来听听。”中村樱子说道。

  中山正人整了整衣装,说道:“自满洲国成立以来,以三菱株式会社为首的日本商行先后进驻营川,凭借出口退税政策,逐渐占领了营川国外贸易市场。不过,营川码头一直以国内贸易为主,外贸份额很少,即便占领了外贸市场,日本洋行对营川经济影响很小。”

  中山正人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营川商会靠着银炉结算和信息共享,将营川几百家商行牢牢吸引在商会周围,加之李家、徐家、耿家和宁家团结一致,掌控着航运、码头、药材和粮油营川四大产业,我们很难插足这些行业。幸好,一年前,银炉结算被满洲政府废止,营川商会已断一臂,现在再把商会电台全部收缴,那营川商会便再无依存根本。不过,营川经济稳定与否对满洲国十分重要,如果电台收缴后,营川码头货运和贸易出现波动,对刚刚建立的满洲国会有不利影响。中村上尉,营川码头的电台联络不能因为收缴电台而中断,否则营川码头定会大乱。只有承接好之前营川商会各大商行的电讯业务,这样营川码头才不至于发生紊乱。”

  中村樱子听了中山正人的一番长篇大论,依旧面色平静,只是淡淡说道:“中山襄理,照你意思若想营川经济不发生动荡,那要如何承接营川各大商行的电台通讯业务呢?”

  “这个容易,我们三菱公司内,有很多专业通讯人员,承接电台通讯业务易如反掌,中村上尉,您只要将电台通讯业务全权交由三菱公司便可。”中山正人自信满满第说道。

  中村樱子想了想,说道:“中山襄理,你的主意确实不错。不仅能够避免营川码头有可能出现的动荡,还一箭双雕,将营川商行国内贸易尽收囊下,的确高明。不过,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适可而止,若是给这帮商会逼的太紧,饭碗都给砸了,很有可能激起营川各大商行的群起反抗,到那时,想不动荡都不可能了。”

  “中村上尉,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借收缴电台良机,可将营川码头贸易彻底由大日本商行控制,若优柔寡断,错失机会,则是前功尽弃,白费了力气。”中山正人有些怨气地说道。

  “中山襄理,收缴电台是海军情报处所为,下一步如何运作我自有安排,不用别人指手画脚。要是没有别的事,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中村樱子见中山正人口出狂言有些不满,斥责道。

  中山正人见中村樱子下了逐客令,不好再继续缠磨下去,只好悻悻离开。

  适才中山正人所言之事,收缴电台之前中村樱子便考虑过。若是按中山正人的方案,由日本商行接管电台。那就相当于砸了营川几百家贸易商行的饭碗,营川商会绝对不会同意,到那时,一直担心的罢市、罢工就真的可能出现了。这种杀鸡取卵的计策,至少是现在还不能实施。

  中村樱子倒是想好了下一步计划,就是由海军情报处牵头,与营川商会共同组织电讯联络机构。对外联络沟通还是由营川商会负责,而情报处则安排人员全程监管。这样的话,即可保证营川各大商行贸易联系不受影响,同时这些商行的一举一动又全在情报处掌控之中,可谓一举两得。

  虽然中村樱子尚未将计划对外公布,可已经上报给了旅顺海军的父亲中村大佐,中村浩介也应允了中村樱子的计划。可中山正人背后的黑龙会与日本特高课盘根错节,若是特高课也要插上一杆子,搞不好会打乱她的计划。当务之急,就是尽快说服李成玉会长。徐晓蕾和耿直已经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只要李成玉会长也同意与自己合作,那么这个计划将不再有阻力,特高课挑不出毛刺了。

  想到这里,中村樱子又打开了王雨亭的档案,细细看了起来。突然档案上“水产学院”四个字在中村樱子脑海里萦绕起来。

  一年前,中村樱子还在天光医院做医生的时候,救治过一个水产学院的病人,这个病人是水产学院的教师名叫郝清华,得的是肺痨。住院期间,来过不少人看他,其中有两个人看他时,在病房的对话被中村樱子听到。从对话里得知,原来郝清华是营川地下组织外围联络负责人,以学校教师的身份搜集传递情报,发展地下组织。

  中村樱子当机立断,通过特高课命令警署立即逮捕郝清华。在警署,郝清华没能经得住严刑拷打,很快就交代了自己的上线就是水产学院的副校长夏高云。可奇怪的是,当按着郝清华的供词抓捕他的上线时,夏高云已经不知去向。从那时起,中村樱子便怀疑警署里有内鬼。之后郝清华又交代,夏高云曾经向他透露过,夏高云在营川的上线以前与他曾经共事过,就在共事期间,他的上线将他发展成地下党员。

  根据王雨亭的简历可知,当年王雨亭在水产学院做教员时,恰好与夏高云同时在水产学院教书。夏高云的上线会不会就是王雨亭?中村樱子不由地用力握了握办公桌上的匕首,脸上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