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精灵(精灵国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弗利斯的黑精灵

精灵(精灵国度) 蟲蟲 6516 2005.11.23 13:46

    亚宁勒住了马缰,斗篷下俊美的脸上露出了慎重的神情。

  “怎么了?宁。”阿巴拉也停了下来,在马上看着白精灵,问道。

  亚宁摇了摇头,看着眼前深灰色的大地,低声道:“我们一定要穿越这里吗?这是禁地啊。”

  阿巴拉也看着眼前的灰色大地,很凝重地道:“宁,我们的时间不多,有数百个冒险团一起在争抢完成这个任务……何况,我们要穿越的,只是弗利斯边缘的一小部份,快马加鞭的话,大约两天就可以到达天河草原,从那里找到船,顺着圣河可以一直行船到枫丹白露。”

  亚宁微微叹了口气:“是啊,理论上,这是最近的路了……可是,一踏上这里的土地,我就觉得不安。”

  “那是因为,弗利斯是精灵族心中永远的痛。”浑身上下裹在治疗师长袍里的艾丽斯轻声地说,没有了马刀与双刃斧的衬托,少女娇柔的身体看上去不再凶悍,给人的感觉有些楚楚可怜。

  亚宁的脸色阴沉下来,一千年前的弗利斯大战,超过百万的精灵族战士永远埋葬在了这片灰色的土地下……这的确是精灵族心中永久的痛。

  “穿越弗利斯,是你同意的了?”亚宁轻声地问艾丽斯。

  艾丽斯点了点头,道:“其实,前往德林的路线,都是我与洛力制定的……毕竟,在丝之路与雷神天关被封锁了后,想要进入罗胜高原,这几乎是唯一的道路了。”

  “那么,几百个争抢完成这个任务的冒险团,都是要走这条路了?”亚宁有些奇怪地问。

  “我不知道。”艾丽斯缓缓地说:“怎样到达德林,是各个冒险团自己的决定……我只知道,我们想要尽快到达德林,最快的道路就是这样走。”

  亚宁明白了,艾丽斯并不在乎别的冒险团是不是能够到达德林,她只是要用那个不要定金的三百万任务,来利用众多冒险团引开高原军队的注意力,自己才以最不可思议的道路……如果这也算是道路的话,进入罗胜高原,完成自己的计划。

  “那么,就走吧,穿越精灵大陆的禁地……弗利斯!”亚宁低声说了一句,轻轻一夹马腹,白马已一声高嘶,一马当先冲进了深灰色的茫茫平原中去。

  后面的伙伴们,也急忙纵马相随,前后连贯地进入了弗利斯……精灵大陆的死亡之地。

  ※※※※※※※※※

  没有半点生命的迹象,除了灰色的岩石与土壤,便是灰色的天空与阴云,连马蹄所践起的尘烟,竟然也都是灰朦朦的一片。

  别说人烟,连鸟兽都没有半只的死亡之地,丝毫看不到半点生命的影子。

  亚宁没有说话,斗蓬下的脸阴沉得如同这灰色的大地一样。

  白精灵的情绪显然影响了身后的伙伴,阿巴拉,江,珊也是一言不发地只管跟在亚宁身后纵马狂奔。

  “洛力,为什么,他们会觉得,穿越弗利斯是件很可怕的事情?”艾丽斯禁不住问紧跟在自己身边的随从。

  洛力摇了摇头,道:“或者,是因为他们是冒险者,而我们是军人吧,我们才感觉不到他们恐惧的东西。”

  艾丽斯点了点头,心中却微微叹了一口气,有些失望。毕竟,冒险者……只是冒险者而已。

  艾丽斯与洛力座下都是在单城重金购买的天河草原最好的战马,耐力与速度在精灵大陆都是首屈一指的,所以,两个人虽然落在冒险团的最后,却丝毫不担心会掉队。

  一直狂奔在最前面的白马突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嘶叫声,前蹄高扬,竟然人立而起,向后连退了几大步。

  这突然的变化,让身后的同伴们不由得大吃了一惊,齐齐勒住了马缰,阿巴拉与江甚至已经举起了魔杖。

  “宁,什么事?”魔法师惊声地问道。

  最前面的亚宁没有说话,只是缓缓揭下了斗蓬的头盖,金黄色的头发让暗灰色的天地之间斗然一亮,有种醒目的美丽。

  “宁……”

  “嘘。”亚宁回头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英俊的脸上一片凝重。

  “怎么回事?”珊压低了声音问,艾丽斯与洛力也聚了拢来,神情紧张中也尽是惊愕和困惑。

  亚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像是在感觉空气中令人不安的因素,闭上了眼睛,他轻声说:“精灵的气息……黑暗精灵的气息……强大的死亡气息……”

  冒险者们的脸色顿时全都变了,阿巴拉惊讶地低声问道:“弗利斯怎么会有黑暗精灵的存在?宁你是不是搞错了?”

  亚宁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我也希望是自己搞错了,但是……”白精灵深深地又吸了一口气,“他们……来了……”

  ※※※※※※※※※

  灰色的天地间突然就飘浮出了数抹幽暗的影子,影子随着光线与微风轻轻变幻着,像是幽灵一样没有固定的形状。

  冒险者们的手心不禁都浸出了微汗:黑精灵,精灵大陆最危险和神秘的精灵族,传说他们的强大甚至远远超过了白精灵族……在这片被整个大陆所遗忘的死寂之地,竟然出现了百年难得一见的黑精灵,而且数量不止是一个!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打扰精灵亡灵们的栖息?”亚宁轻轻地开口,说的却不是大陆的通用语,而是古老的精灵族语言。

  飘浮在半空中的虚幻影子们歪着头打量了马上的白精灵半晌,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声音在空中响起:“既然知道这是精灵亡灵的栖息之地,为什么,你要带着人类在这片土地上策马狂奔?”

  声音阴冷而幽沉,像是丝毫不带着半点生命的感情成分在里面,不过,却不是用的古精灵语,而是大陆通用语。

  亚宁怔了一下,才缓缓地道:“我们有急事要通过弗利斯。”

  “急事?”那声音冷冰冰地道:“是白精灵要亡国了吗?就算是白精灵要亡国了,你们六个乌合之众,踏着精灵亡灵们的头顶赶回百湖,难道就能挽回什么吗?”

  白精灵的眉头皱在了一起,左手缓缓下滑,已经握住了马侧的长弓:“百湖没有危险,倒是你们,黑精灵族不停留在北极,在弗利斯做什么?为什么我感觉到如此强大的死亡气息?”

  “这与你没有任何关系。白精灵既然可以出现在弗利斯,为什么黑精灵就不能出现在这里?”那声音仍然不带丝毫感情地说。

  “与我有关系!”亚宁一字一顿地道:“因为,这里埋葬的,都是精灵族最伟大的战士。”

  没有任何征兆的,亚宁马侧的长弓已然在手,拉成满月的弓弦上已经搭好了三支闪着金色光芒的长箭。

  金色长箭仿佛带有什么神秘的魔力一样,被它所瞄准的几抹飘浮在空中的幽影竟然停在了空中,不但不再飘动,反而慢慢地向地面坠落下来。

  “天弦……”那声音终于有了一丝的情绪在内,惊愕地道:“精灵族的圣弓怎么会在你手上?你是谁?”

  亚宁冷冷地说:“你不用管我是谁,现在是我在问你,你们黑精灵,在弗利斯做什么?为什么这里有如此强大的死亡气息?”

  那声音停了一下,才道:“圣弓的执有者,虽然我并不相信以你的能力再加上你的几个人类同伴能对我们造成什么伤害,但面对圣精灵王亚斯陛下曾经使用过的‘天弦’,每一个精灵族,都应该表示最崇高的敬意……如果你想知道我们在弗利斯做什么,那么,请你们跟我的使者到前面来。”

  几个坠落在地上的黑精灵已经显露出了他们本来的样貌,漆黑的披风,雪亮的长发,尖尖的耳朵,皮肤白腻得没有半分阳光的颜色,而那俊秀的脸庞,竟然比白精灵的王子还要美,淡紫色的眼睛,除了在注视亚宁手中的“天弦圣弓”之时,有些光芒在眼眸中跳动外,看向任何其它的地方都是死一般的沉寂。

  “宁……”阿巴拉低声地叫了一声,作为冒险团的团长,他是非常不愿意在完成任务之前节外生枝的……何况,这个节外的枝,还是数百年来几乎没有人类见过的“黑暗精灵”。

  亚宁看了一眼阿巴拉,缓缓地说:“我必须要知道,黑精灵在弗利斯做什么!因为我是一个精灵族……而这里,埋葬的都是精灵族最勇敢的战士,我不允许有谁打扰它们的安息。”

  看着白精灵眼中异常的坚定,阿巴拉叹了一口气,回过头来看向自己的伙伴们,明显地在征询大家的意见。

  “看看吧,可能用不了多久时间。”珊是第一个说话的,说完还向白精灵的王子笑了一笑。

  “哦,我也同意珊的意见。”江脸色有些不太自然地说了一句,同时看了看珊,又看了看亚宁。

  艾丽斯轻声说:“我同意……”她顿了一下,又道:“高原也有这样的‘弗利斯’,我也不允许有任何人打扰他们的安宁。”

  亚宁目光中闪过一道奇异的亮光,他望着自己的伙伴们,非常认真地说了一句:“谢谢大家。”

  ※※※※※※※※※

  不知何时,灰色的大地上已经飘浮起了迷朦的大雾,四周本来就单调的色彩,更加地模糊起来。

  几个黑精灵足不沾地似的疾行在最前面,亚宁和伙伴们纵马相随,竟然有些吃力的感觉。

  “好快呀。”珊不由得轻轻咕哝了一声,面对精灵大陆上最神秘的种族,她心中实在是充满了好奇,忍不住轻声问自己身边的同伴:“江,你是魔法师学校出来的,研究过黑精灵的黑暗魔法吗?传说那是精灵族最强大的魔法,甚至可以召唤死者的亡灵,是不是真的呀?”

  江摇了摇头,低声说:“我没有学过,晋城半岛可能也没有任何人学过黑暗魔法,那是属于禁忌的魔法种类……不过,我倒是知道,受过黑精灵族诅咒过的武器,可以爆放出惊人的威力来,传说比白精灵祝福过的武器爆发的威力还要大。”

  “这么厉害啊?”珊惊讶地道:“任何一件受过白精灵祝福的武器,都是天价的极品,黑精灵诅咒过的武器,那不是价格比祝福过的武器还要高了?”

  江苦笑了一声,道:“这也不是,黑精灵诅咒过的武器,虽然可以使人瞬间爆发出强大的威力,但是……听说却是要武器的主人付出生命作为代价的。矮人族宁愿将锻造出来的最好武器封进仓库,免得沾染到血腥,以等待有朝一日能接受白精灵的祝福,也不愿意让它们接受黑精灵的诅咒……”

  “哦,那你的魔杖,受过白精灵的祝福吗?”珊有些好奇地问。

  江不禁叹了一口气:“你也说过,任何一件受过白精灵祝福的武器,都是天价的极品,你看我是买得起天价极品的人吗?”

  “那么,宁手上的那把弓……黑精灵所称的圣弓,肯定是受过祝福的了,他自己就是白精灵啊,想怎么祝福就怎么祝福了……对了,等空下来,叫宁给我的治疗法杖也祝福一下,顺便也可以祝福一下你的魔杖啊,你说是不是啊,江?”年青的女治疗师很是憧憬地道。

  “唉!”江不禁叹了一口气,面对这个世族出身的小姐,摇了摇头说:“对武器施加祝福,只有白精灵族的长老或者王族才有这个能力的,而且……据说是极为损耗白精灵自己能力的。不然,大陆上受过祝福的武器为什么会少得可怜呢。”

  “哦。”珊有些遗憾地道:“要长老或者王族?那我们看来是没戏了……”

  白茫茫的雾气越来越浓,就在几乎就要看不清楚道路的时候,突然在浓雾之中,出现了一座狭长的高台,雾气像是在这里被什么东西阻隔了一样,萦绕在高台数米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古怪的空地。

  高台下,静静地站立着数十名身穿黑袍的黑精灵族,雪白长发下同样雪白的脸,不带任何一丝感情地看着远道而来的几个外人。

  亚宁勒住了马缰,脸色有些奇怪地看着那狭长的高台,像是明白这个突然出现的高台有什么用一样。他不禁用疑问的眼光看向面前的黑精灵们。

  “是的,这是安灵台。”刚才一直跟亚宁他们说话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这次不再显得空旷而遥远,但冰冷的语气却是丝毫未变。

  说话的是最前面的一位头发有些银白色的黑精色,虽然也如同其它黑精灵一样俊秀得有些过分的漂亮,但他的神态之中,却明显地多了一份沧桑。

  亚宁跳下马来,向着这位黑精灵行了一个精灵族的礼仪:“见过长老。”

  黑精灵点了点头,道:“我的名字叫黑尔。”

  “黑尔长老。”亚宁重新施了一礼:“抱歉我刚才的疑问,我不知道您们正在为弗利斯的精灵亡灵们进行安灵仪式。”

  黑尔缓缓地道:“弗利斯的亡灵实在太多,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一千年,这片土地依然是死亡的灰色。为安抚这些精灵族的勇士们,每隔一百年,我的族人们便会来到弗利斯,为精灵族的勇士们进行安灵仪式……没有想到,在仪式即将结束时,居然来了一位白精灵。”

  他的唇边掠过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而且还是一位拥有‘天弦圣弓’的白精灵。”

  亚宁以非常诚恳的语气道:“感谢黑尔长老,感谢伟大的黑精灵族,这一千年来默默为弗利斯亡故的精灵勇士们所做的一切。作为一个白精灵族,我觉得很是惭愧。”

  黑尔摇了摇头,淡淡地说:“你不用惭愧,守护死者,本来就是我们黑精灵族的使命。而你们白精灵族的使命,就是……守护生者。”

  “守护……生者。”亚宁微微低了一下头,再抬起头来,“我明白了,多谢黑尔长老。”

  黑尔看了看白精灵身后的同伴,缓缓地问:“你冒险多久了?”

  亚宁不自觉地震了一下身体,道:“一年。”

  “竟然要穿越弗利斯,这次的冒险任务,很重要和危险吧?”黑尔平静地说:“为了保护圣精灵王亚斯陛下曾经拥有过的‘天弦圣弓’,不知名的白精灵冒险者,黑精灵族将送你一份礼物。”

  抬手阻止了亚宁想要说的话,黑尔缓缓地说:“我说过,这是为了保护圣精灵王的圣弓。”他回过头来:“黑冰,现在,你就作为圣弓的保护者,跟随着这个白精灵族。如果他能在结束冒险后平安地将圣弓带回百湖,那你就独自回来……如果他不能平安回到百湖,你就带着圣弓回来。无论时间多长,明白吗?”

  站立在他身后众多的黑精灵中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是,长老阁下。”

  “这个……”亚宁怔在那里,一时间还在琢磨这个黑精灵长老奇怪的话:“我不能平安回到百湖,他就带着圣弓回……回……黑精灵的‘北极’?”

  阿巴拉,江,珊,艾丽斯和洛力也是面面相觑,明显对这个神秘莫测的黑精灵族长老所下达的奇怪命令都是极为惊愕。

  而那个叫做“黑冰”的黑精灵,已不知何时站到了亚宁的身后,漆黑的披风将黑精灵的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雪白长发下,斜插在背上的漆黑长弓与箭羽悄悄地探出一段头来。

  “多谢黑尔长老美意。”知道黑精灵族不是保护“自己”,亚宁反而坦然下来,向着黑尔又施了一个礼,“那么,请允许我们告退了,毕竟,带着马匹进入到弗利斯,是一件极为失礼的事情。特别是在安灵台附近。”

  黑尔点了点头,缓缓道:“不知道名的白精灵族冒险者,如果……有那么一天,欢迎你带着圣弓,到北极来作客。”

  “谨遵长老阁下盛邀,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一定会带着圣弓到北极来,拜会一千年来守护着弗利斯的伟大黑精灵种族。”亚宁再度向黑尔施了一个礼。

  “走吧,黑冰会带你们出去。”黑尔轻轻挥了挥手,转身向高台走去,他身后的黑精灵们,也一起跟在黑尔身后离去。

  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黑精灵,亚宁想要说什么,黑冰已经道:“先走吧,安灵仪式还没有完全完成,我们在这里呆久了,会影响到仪式的进行。”说完,黑冰已如一缕轻烟般,向浓雾中穿越而去。

  看着黑精灵那奇快的脚步,亚宁放弃了想问他要不要一起乘马的询问,翻身上马,对尚在发愣的同伴道:“走啦。”一马当先,已经冲了出去。

  几个人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都是莫名其妙的神情。

  “不管怎么说,反正这个黑精灵,是没资格分奖金的。”阿巴拉哼了一声,策马也冲进了浓雾中去。

  “我看他也不会想要奖金吧。”珊笑着说,侧头想了一想,冲艾丽斯做了个鬼脸:“这些黑精灵还真是漂亮啊,唉,比我们还漂亮啦。”说完也拍马冲进了浓雾中,她身边的江当然是一步不离地跟着去了。

  “小姐,有些不妥吗?”看着艾丽斯阴郁的脸色,洛力低沉的声音响起。

  艾丽斯摇了摇头,道:“他说过,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这也是‘力量’的增加吧……只是,也太不可思议了。‘混乱冒险团’,居然又多了一个最神秘的黑精灵,真还是‘混乱’得可以啊。”

  “走吧。”艾丽斯与洛力,也催马进入了伙伴们消失的浓雾中。

  ※※※※※※※※※

  高台上,黑尔望着众人消失的方向,低声地自语:“千年的王者已现,黑冰……你要牢牢守护着未来的白精灵王,用你的一切去守护着他,即使是你的生命!”

  高台下的黑精灵们已经吟唱起安灵的圣诗,浓雾氤氲中,狭长的高台已经是一片模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