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精灵(精灵国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兽人流民

精灵(精灵国度) 蟲蟲 6893 2005.11.23 13:50

    “前面有很重的血腥味!”发出警告讯号的,不是两个精灵族,也不是人类的魔法师,而是来自于罗胜高原的武士洛力,他闭着眼睛,努力地用鼻子吸收着空气,再睁开眼时,已经是一脸的凝重:“死亡的味道,战场的味道……”

  亚宁当然知道,作为罗德林家族的禁卫军统领,洛力曾在民风好斗的罗胜高原上平定过无数的暴乱与纷争,对于这个老军人的灵敏嗅觉,白精灵当然是不会有任何怀疑的,更何况刚才也在天河中发现了令小水妖害怕的血污。

  “大家小心一点吧。”轻轻地,亚宁扬声说了一句,同时,向着侧近的黑精灵点了点头。

  黑精灵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像是没有看到亚宁的示意似的,但轻灵的脚步轻扬,整个人已在冒险团成员们不知不觉间,从队伍的后列悄悄地移到了前方,担负起队伍的前哨来。

  “姐姐好像不高兴啊。”一直偷偷在亚宁端详着黑精灵的小水妖悄悄地说,为了保密,还特地很神秘地压低了声音,她也没有想到过,除了两个精灵族外,其它的人对水妖族的语言都是一窍不通的,小水妖就算是大声喧哗出来,冒险团的人类们也当她是在唱歌了……而且还是外语歌!

  白精灵轻轻地“嘘!”了一声,低声道:“小灵儿,这个姐姐很厉害的,咱们不要招惹她好不好?”白精灵虽然谦和礼貌,但毕竟也是大陆上最高贵强大种族的王子,对着黑精灵赔了半天的礼,还是得不到应有的礼貌响应,白精灵也有一些沮丧了。

  “可是我觉得,姐姐很亲切呀,虽然她都不爱笑,也不爱说话……”小水妖很是天真地道:“我就是能感觉到啊,而且很喜欢和姐姐在一起……”

  “那她也喜欢和你在一起吗?”亚宁苦笑起来,对于小水妖一门心思想和黑精灵亲近的心情,亚宁倒是很理解的,毕竟,小水妖是从来没有见过消失已久的黑精灵族的,小孩子家家的,总是对神秘的东西充满了好奇。

  “前面有很多死尸!”队伍前面的黑精灵突然停了下来,用大陆通用语对后面的骑队道。没有等人们发问,便又清晰准确地续道:“兽人尸体,近百具!”

  冒险团的成员们不由得面面相觑,“天河草原上,怎么会出现兽人的尸体?而且数目还如此众多?”就在众人困惑间,黑精灵已经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前去检查起地上的尸体来。

  冒险团成员们都是出生入死习惯了的人物,对于死尸和血腥早已没有害怕的感觉,看到黑精灵在检查尸体,除了珊和艾丽斯,其它的男士们都一个个都围了上来,近在咫尺地观看黑精灵翻动那些毛茸茸的尸体。

  良久,黑精灵缓缓站起身来,丢掉手中的的木棍,对马上的白精灵说:“是兽人流民。”

  亚宁微微皱起了眉头:“流民……确定吗?”

  黑精灵白发下的俏脸闪过一丝阴寒,冷冷道:“拿锄头的手茧和拿刀的手茧,这点区别我还是分辨得清楚的吧。”

  偎依在亚宁胸前的小水妖不由得轻轻笑了一声,喃声说:“宁哥哥怀疑姐姐,姐姐生气了哦。”

  白精灵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黑精灵道:“不好意思,只是太过于突然了……如果说这是兽人军士或者流匪的尸体,都还说得过去……但是,兽人的平民……天河草原与北方群山之间,可是隔着巨大的尼亚大沙漠啊……兽人的平民怎能够出现在这里?”

  黑精灵缓缓地道:“他们为了生存……北方连续两年大旱,颗粒无收……兽人成千上万开始逃离北方,大部份向西经过荒芜平原前往晋城半岛了……还有一部份,穿过尼亚大沙漠与黑风戈壁滩,来到南方……这大概就是其中的一股吧。”

  小水妖皱起了秀气的眉头,“可是,兽人也不能来杀害人类啊。看这些尸体,分明是他们在跟人类打仗啊……”

  黑精灵冷冷地道:“兽人族从来不会向人类乞讨,只会向人类掠夺。”黑精灵的话不是用古精灵语说出来的,而是用大陆通用语,所以旁边几个听得很明白的人类,脸上立即就变色了。

  珊急声问道:“黑冰大哥,你说,还有大量的兽人流民前往晋城半岛?”

  黑精灵点了点头,道:“不错,大量,而且可能已经到了荒芜平原了。毕竟,北方群山向东的路,比向南要好走得多。”看了一眼珊与江的脸色,黑精灵淡淡地又加上了一句:“数量超过百万。”

  情急之下,珊不由得冲口而出:“你怎么知道的?”

  黑精灵平静地说:“黑精灵族住在‘北极’,与‘北方群山’距离很近的。”

  “不会那么糟糕的。”阿巴拉试图安慰两个心系家乡的伙伴:“晋城半岛与荒芜平原,有着‘半岛长城’相阻隔,长城上,可是有着晋城十万精锐的军队在守卫,兽人流民虽然超过百万,但都是些平民百姓,半岛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更何况,半岛上还有五十万大军,随时可以支持长城守军。”

  两个来自晋城半岛的冒险者心情稍为平缓下来,黑精灵已道:“现在,该往哪里走?”

  珊愕然道:“不是要去天河镇找船吗?难道我们不去了?”

  阿巴拉也道:“天河镇也有上千的职业佣兵守卫,不会被兽人流民就击溃吧?”

  一直没有出声地艾丽斯却突然开口问:“黑冰阁下,你知道向南来的这些兽人流民,一共有多少人数吗?”

  黑精灵微微思索了一下:“五到十万……毕竟要穿越千里无人区,流民们的损失也是相当大的。”

  所有的人类倒吸了一口凉气。

  阿巴拉喃喃自语道:“五……到十万流民……整个天河草原驻守的职业佣兵,也不到五千人啊……”

  亚宁缓缓地开口道:“走吧,我们必须先赶到天河镇去。不管那里发生了什么。”

  “可是,那里可能有十万饥饿的兽人流民啊!”珊叫了起来。

  白精灵脸上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轻声道:“那里……也有两万多的人类牧民吧?”虽然没有明显地指责人类冒险者“自私”,但几个人类冒险者听了白精灵的话,不由得脸都红了起来。

  “是啊,那里有两万牧民,还有上千的职业佣兵……不管那里发生了什么,我们都必须去看一看。”沉吟了一下,阿巴拉看着伙伴们,郑重地说。

  ※※※※※※※※※

  一路上,发现在兽人的尸体越来越多,冒险者们的脸色都阴沉下来,策马前进时,也越发地小心翼翼。洛力已将背上的双刃斧摘下来握在手中,艾丽斯也抽出了长剑。阿巴拉与江的魔杖也早蓄势待发。

  行走在队列最前面的黑精灵,也取下了她的漆黑长弓,紫色的眼眸充满的警惕,雪白长发下尖尖的精灵耳,也在轻轻颤动着,吸收着空气里每一束音波。

  唯一不担心的,就是偎依在白精灵胸前的小水妖了,听不懂人类语言的她,丝毫不明白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状况,虽然看到了很多血淋淋的尸体,但是小水妖认为有她的“宁哥哥”在,她就什么也不会害怕……在小水妖心里面,认为她的白精灵王子哥哥绝对是天下无敌的。

  所以整个“混乱冒险团”一副大战来临前的气氛,一点都没有感染到小水妖,她靠在亚宁的胸前,用着水妖族的语言,絮絮叨叨地向宁哥哥讲述着一些鸡毛蒜皮的小孩子事情,神态娇憨无限之极。

  亚宁唇边一直保持着微微的笑容,总是恰到好处地在小水妖需要回答时应合两句,但从白精灵将手扶在腰间剑柄上的姿势来看,亚宁其实也并不是真的就很放松了自己。

  “超过了一百具尸体了吧……现在离天河镇还有多远?”珊轻声地问团长。

  阿巴拉抬头看了一下西斜的太阳,道:“还有不到半小时的路程了。”

  洛力一直很仔细地在观察地上的尸体,这时闷声闷气地说:“这些兽人流民,应该都是被职业佣兵的骑兵队所斩杀的……看他们伏尸时的姿态,显然都是从天河镇方向逃过来的。”

  洛力的高原口音很浓重,大家怔了一下,才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艾丽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问道:“天河镇佣兵有多少骑兵队啊?”

  阿巴拉想了一下,道:“天河草原虽然盛产马匹,但是佣兵骑兵队应该不多吧,最多也就两三百人……”

  洛力摇了摇头,看着地上越来越多的兽人尸体,道:“没有一千人以上的骑兵队结阵,形不成这样猛烈的追杀效果。”

  “一千人的骑兵队?”阿巴拉愕然道:“职业佣兵联盟,分驻在各个非国家势力地区的总骑兵数量,好像也最多只有五千人吧?天河镇怎么会出现一千人的骑兵大队?”

  艾丽斯淡淡一笑,道:“精灵大陆已经一片混乱,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也是不足为奇的……天河草原既然可以出现数以万计的兽人流民,为什么就不可以出现数以千计的佣兵骑兵队呢?”

  阿巴拉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什么,最前面的黑精灵已经冷声道:“骑兵队已经来了。”

  随着密集的马蹄声急促地响起,远远的草原上,已然奔驰过来近百人的骑兵队伍,目光敏锐的白精灵已经皱起了眉头,低声道:“‘疾风’佣兵团?他们不是驻守在荒芜平原上的吗……怎么会跑到天河草原来了?”

  小水妖眨动她漂亮的淡蓝色眼睛,好奇地盯向亚宁,昵声问:“宁哥哥,你在说什么呀?为什么不用水妖族的语言跟我说呢?”

  亚宁这才想起自己情不自禁说出的话,用的是这个水妖妹妹不懂的大陆通用语,搂住小水妖的手臂紧了一紧,柔声道:“没什么,小灵儿喜欢骑马吗?”

  小水妖嘟起了可爱的小嘴,有些不太满意地说:“不喜欢,一点都不柔软,没有在水里面舒服。”

  亚宁不由笑了起来,轻轻捏了捏小水妖可爱的小鼻子,道:“那好啊,过了天河镇,宁哥哥就把小灵儿放回到水里面好不好?”

  “不好,我要陪着宁哥哥啦。”小水妖亮亮的眼睛闪动着美丽的蓝色光芒,很是一本正经地说:“好久没有陪着宁哥哥了,我要陪着你。”

  “小灵儿也可以在水里陪着宁哥哥啊。”白精灵怜爱地说:“在陆地上呆久了,你会不舒服的。”

  “我不要管。”小水妖哼哼地说:“反正我要陪着你。”

  冒险伙伴们都已经停了下来,注视着前面的佣兵骑兵队飞速驰来,虽然戒备的姿态还是没有变,但是神情却都已经松懈下来了。

  “你们是什么人?”骑兵队在离冒险者们五十步的时候停了下来,当先的一名骑兵首领高声问道。

  阿巴拉扬声道:“冒险者。”

  “从这个方向来……你们从晋城半岛来的吗?”骑兵首领又问。

  阿巴拉摇了摇头:“不是,我们是从弗利斯过来的。”

  骑兵队中顿时发出了一阵惊呼,讶异之情形溢于外。几个人类冒险者心中不由得都有些洋洋得意的感觉……毕竟,能穿越千年的死地,对每个冒险者来说,都是一件足以自豪的经历。

  果然,那个骑兵首领的语气立即就客气了许多:“原来是从弗利斯过来的冒险者团体……你们全部都是人类吗?”说完还很疑惑地看了一眼立上地上的黑精灵。至于亚宁和小水妖骑在马上,一时还没被骑兵首领注意到。

  阿巴拉还没有说话,珊已经接口道:“不是啊,我们冒险团里,还有两位精灵族呢。”

  “精灵族?两位?”骑兵首领有些惊讶:“是绿精灵族吗?”

  “是白精灵族……”亚宁突然道:“有什么问题吗?”

  骑兵首领立即道:“没问题,只有人类和精灵族,就没什么问题了。”面对精灵大陆最强大的种族,骑兵首领显得很是恭敬。

  珊本来还想告诉他,自己的冒险团里面还有位神秘的“黑精灵族”和更神秘的“水妖族公主”,但亚宁深邃的蓝色眼眸扫了她一眼,不由自主地,二阶女治疗师嘴里的话就咽了下去。

  骑兵队这才慢慢地向冒险团驰近,黑精灵已经扯上了她黑色的斗篷,将自己连头带脸地遮挡起来,执着长弓退到了亚宁的马侧。

  “这一路上不太平吧?”驰近的骑兵首领,方脸宽额,显得很是粗旷,浑身的皮甲上沾染着斑斑血迹,看来是经过激烈的战斗。

  “还好……”这时人类冒险者们也看清了这队骑兵们皮甲上的佣兵团标记,珊已惊愕地道:“‘疾风佣兵团’……你们不是驻守荒芜平原的吗?怎么会在这里?”

  “呵呵,小姑娘眼色很好啊。”骑兵首领笑着说:“我们是‘疾风佣兵团’的骑兵大队,我是队长古漠。这次不仅是我们‘疾风佣兵团’来到天河镇,职业佣兵联盟所有的佣兵团,都已经全部来到了天河镇。”

  阿巴拉张大了嘴:“所有佣兵团……那不是超过三万人了?”

  古漠笑了一笑:“确切的数目,是四万三千人。”

  “那荒芜平原又由谁驻守?单城呢?”阿巴拉急道。

  古漠的神色黯淡下来,低声道:“荒芜平原,职业佣兵联盟,已经全部弃守。”他停顿了一下,像是解释似地说:“超过一百万的兽人流民已经涌入了荒芜平原,我们……只能撤退。”

  “那单城……怎么样了?”阿巴拉脸都变色了。

  看着这个魔法师奇怪的脸色,古漠有些明白了,他沉声道:“我们离开时,单城以及荒芜平原上所有的人类居民,都已经撤进了晋城半岛。由半岛上精锐的正规军队保护,而职业佣兵联盟,奉命前来支持同时受到兽人流民攻击的天河草原。”

  人类冒险者们的神情松懈下来,阿巴拉更是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低声道:“还好……我的家人,都是在单城啊。”

  白精灵低声用古精灵语自语了一句:“人类还会做出这样聪明的事情来?整个荒芜平原上的人类居民,也足有几十万吧,晋城半岛的君主,这次还真是很有魄力啊。”

  唯一听得懂的黑精灵眉头轻轻跳了一跳,没有说话。

  “现在草原上到处都有兽人流民,不太安全,还是让我们护送你们到天河镇吧。”古漠很是热情地说。

  在大队骑兵的环护之下,混乱冒险团开始向天河镇进发。珊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好奇地问:“古大队长,这些兽人流民,都是被你们杀的吗?”

  古漠方正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得意,他低声道:“作为职业佣兵,我们的职业道德是不能伤害任何种族的平民……可是,这些兽人流民,他们……像是蝗虫大灾,如果不消灭他们,他们就会毁掉一切。”

  亚宁淡淡地问了一句:“天河草原,来了多少兽人流民?”

  古漠道:“超过十五万,兽人流民们行进速度有快有慢,正在向天河镇慢慢汇集……这几天来,我们各个佣兵团,都划分了严格的任务界线,负责防卫自己的领域。”

  “凡是侵入你们防卫领域的,都杀了?”白精灵皱起了眉头。

  古漠的脸上有些发红,低声道:“我们也劝过他们离开……但是我们并不懂兽人族的语言……而兽人族,也不懂大陆通用语……用鞭子,根本驱赶不走这些饥饿的流民……”

  停了一下,古漠又道:“不过,我们也没有赶尽杀绝,每次示威性地杀掉一些流民后,剩下的,自己就溃散逃跑了。”

  白精灵突然停了下来,看着身边的伙伴,脸色很奇怪地道:“我们是沿着圣河下游一直走上来的吧?”

  “是啊。”几个人类伙伴都同时点头,珊还用很是异样的眼光看了一眼白精灵怀里的小水妖。

  “那么,为什么,我们没有看到一个活着的兽人族?”白精灵皱起了眉头:“十五万流民虽然还没有汇齐,但现在也来了不少的人了吧?”

  古漠点了点头:“来了有五六万了,他们是没往下游来,全都在上游聚集着,所以我们防守的这块,还稍为算是轻松的。”

  白精灵摇了摇头:“那么……他们就不是流民了……”

  “什么?”大家惊愕地看着白精灵。

  白精灵缓缓地道:“流民是无组织的难民潮,像蝗虫一样铺天盖地没错,但是稍有受挫,他们便会分散开来,向着各自认为能找到活路的方向离去……沿着圣河,可以一直到达晋城半岛……那里有上百万的兽人族,任何稍有头脑的兽人,看到天河草原集中了大陆所有的佣兵团,便会舍弃天河,向着晋城半岛逃去……但是我们却没有遇到一起这样的兽人流民!”

  艾丽斯最先反应过来,她惊恐地看着亚宁,惊声道:“你是说……”

  洛力也沉声道:“不错,这样有组织的难民,不应该叫流民,而应该叫‘流寇’才对了……”

  “那兽人们到底想要做什么?”珊好奇地问了一句。

  亚宁却若有所思地道:“北方群山的旱灾,真的有这样厉害?能够让上百万的兽人离开自己的家乡,穿越千里的沙漠和戈壁?”

  “这可是你那个……精灵保镖说的啊。”很聪明的,珊把冲到嘴边的“黑精灵”省了一个字。

  “让我们先到天河镇,再说吧。”亚宁低声说了一句,搂着怀里的小水妖,用水妖族的语言轻轻跟她说着什么。

  小水妖连连点头,漂亮的小脸上,虽然有些疑惑,但却是充满了信任。

  随行在一侧的古漠有些愕然地道:“流寇?太夸张了吧?这些兽人们一冲就散了,哪里像是土匪的样子?”

  阿巴拉叹了一口气,轻声对骑兵队长道:“你还是相信他的话吧,对大家都没有坏处的……这些兽人,真的不像是难民那么简单。”

  “哦……这个白精灵是什么人啊?”古漠很困惑小声地问:“他的话就那么管用?”

  阿巴拉极轻声地说:“他的名字叫做‘宁’,你听说过吗?”

  古漠瞪大了眼睛:“就是那个九阶‘精灵箭手’宁吗?这一年来,大陆上最出名的精灵族冒险者?”阿巴拉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

  “我的天!”古漠不可思议地看着前面的亚宁,脸上全是惊愕之极的神情。“‘宁’居然是这样漂亮的一个小精灵男孩儿,真是没有想到……”他喃喃自语着,同时向身边一位骑兵低声吩咐了几句,那名骑兵立即脱离大队,快马加鞭地向前疾行而去。

  远远的,圣河边已经出现了城墙的影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