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雪越宫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夜雨惊梦,汐颜再病

雪越宫闱 莫染尘欢 2095 2020.01.25 20:18

  “那画乃是一画双揭后经过描补的次品,梅大人当场便识破了其中蹊跷。”

  是被识破了其中的蹊跷,不过不是梅大人,而是汐颜。不过在场的人都以为是梅傲雪。

  温静初并没有说出玄衣人的事情,这让林家兄弟既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吃惊。他们自然不想家里人担心了。

  况且他们根本不知道玄衣人为何阻拦他们,在他们看来,最好只是一个误会。

  但是当初温静初明明当面向玄衣人承认是自己识破的,为何不当场揭穿呢?他又和梅大人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呢?

  温静初和玄衣人的话让他们知道,事情绝对不会是误会那么简单。

  既然温静初不想说,他们也不会乱说。

  得知画为次品,林孝贤是既惋惜,又有些气愤。

  “幸亏梅大人见多识广,识破了其中的蹊跷,否则日后世人都会传梅大人藏有一幅靖安居士的遗作。

  那时,不被世人发现是赝品还好,要是发现了,也会有人认为是梅大人不舍得拿出真迹,才会想出一画双揭的手段。

  要是因此得罪了什么大人物,可就不妙了。"

  林家兄弟只觉得父亲分析的比他们透彻,却并没有往深处想。

  可是温静初心里对怡园自此种下了一枚疑惑的种子。

  玄衣人冰冷的眼神还在他脑海里重现,眼中的杀意丝毫没有可以隐藏,他是冲着林家兄妹去的,还是另有他人?从林君廷和林君明的表现不难看出,他们并不知情。

  是汐颜识破了一画双揭的技法吗?她今夜很不一样,那黑白分明的眼相比于以往,灵动太多,也隐藏了太多。

  要不是从小认识林家兄妹,他最初根本认不出女扮男装就是汐颜。她哪里来的勇气走上曲风亭和那些成名已久的文人学子一较高下。

  这不是她认识的那个凤汐颜。

  诸多疑问,他不得不暂时压在心底。

  林舅父不是没没有思量之人,温静初的话点到即止。足以让林孝贤对怡园有所警觉。

  至于玄衣人的事情,在不知道对方底细的情况下,温静初认为不宜过早告诉林孝贤,免得弄巧成拙,招来更多麻烦。

  几人闲话片刻,林孝贤便亲自送了温静初回去。好在两家挨着,也就一路聊几句便到了。

  汐颜侥幸躲过温静初可能的追问,但是她心里始终处于高度震惊之中。

  轩辕瑾瑜从这个时候就已经在谋划了吗?他为什么会来扬州?为何会买下怡园举办诗会?又为何要设计梅傲雪?

  扬州是苏知府的天下,是淑妃娘娘的娘家,淑妃娘娘又是贤王的生母,皇子间明争暗斗,他为何会选择来扬州,难道不怕羊入虎口,再也回不了京城吗?

  而且老皇帝知道他来扬州了吗?皇帝生性多疑,对皇子们更是监管严格,或许是因为皇帝根本没把这个出身卑微,毫无党羽支持的儿子放在眼里吧。

  汐颜内心乱成一团,她任由母亲和桂花婶帮自己沐浴,然后换上睡衣,塞进温暖舒适的被窝。

  江南四季温和,气候怡人,唯有漫长的雨季,让人容易得湿热之症。特别是女子,患病后容易困乏,浑身乏力,精神不济。

  所以,即便是气候湿热的六月,对手足的保暖也是重要的养生之道。

  迷糊间,汐颜只觉得足下一暖。模糊的听见舅母和母亲说着足炉已经放进去了。

  接着便是窸窸窣窣的整理声,和轻声细语的说话声,最后都消失在门外。

  到底年幼,又加上伤未全好,汐颜抵制不住困意,渐渐睡下。

  梦里一团乱,一会是轩辕瑾瑜冰冷的将下了药的酒递到自己面前。

  一会是是凤轻舞着皇后盛装,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命令宫人剜去她的双目,殉葬皇陵。

  一会是江南大旱,饿殍遍野,林家全家都死在了瘟疫里。

  汐颜只觉得浑身难受的要死,像是掉进了烂泥中。越挣扎越痛苦。

  嗓子像是被碳熏过,火辣辣的,快冒烟了。

  “水……水……”

  一股清凉自口中缓缓流入胸腹,汐颜只觉得自己像大旱逢甘霖的稻苗,又活了过来。

  她贪婪的吮吸着救命的琼浆。

  “慢点,慢点。”一个熟悉的温柔的声音,带着哭腔说到。

  汐颜顾不上分辨说话之人是谁,却在这声音中感受到了安全,慢慢放低了喝水速度。

  终于缓过来了,汐颜只觉得脑袋有千斤重,比刚穿越时还难受。

  她想睁开眼睛,却像被梦魇住了一般,怎么也醒不过来。

  昏昏沉沉中,汐颜反复在清醒和昏睡间挣扎。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挣脱了出来。

  入眼的是熟悉的轻纱窗幔,一张熟悉的小脸进入眼中,大大的杏眼泛着惊喜的泪花。

  “姑娘,你终于醒了。”

  丫丫顺手将汐颜一股脑喝完水的空碗,放到桌子上。

  “丫丫……”

  汐颜一开口,声音像是破翁被风吹般沙哑。

  “姑娘,你觉得哪里不舒服吗?我同夫人讲,让她帮您请郎中。你不知道,夫人都熬了一天了,差点昏倒。”

  “出了何事?”

  汐颜挣扎着想要起身,却是浑身酸软无力,像是浸了水的棉花。

  丫丫自小跟着汐颜,最是了解自家姑娘的习性和心思。汐颜伸伸手,她就知道奉上茶,汐颜摆摆手,她就知道捶肩还是捏腿。

  她上前拖着汐颜的后背,帮她坐了起来,然后往汐颜背后放了一个靠枕,这才勉强撑起了汐颜。

  “姑娘,您发烧烧了半宿了。夫人叫醒了舅老爷,少爷们连夜套马车去镇上请来了郎中。

  若不是千金坊的董郎中和舅老爷关系好,换了别家指定不肯半夜来大老远的乡下。”

  丫丫小嘴吧啦吧啦的倒着豆子,一边帮汐颜揉腿。

  “董郎中给开了药方,少爷送了董郎中回去,一并抓了药。

  夫人更是没离开您一眼,亲自熬药喂药。可这药哪能那么快见效,多亏了温公子将祖上珍藏的女儿红送来了。

  温公子说,温夫人说了:我这辈子是不能有个贴心的小棉袄了,全把囡囡当自己女儿,这女儿红就该是她的。

  夫人用酒给您擦了好几遍身子,温度才降下来。眼瞅着天都擦亮了,才在我娘的催促下,和衣眯了一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