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雪越宫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初议租船

雪越宫闱 莫染尘欢 2381 2019.12.30 21:11

  汐颜现在只有十岁,她若表现的太成熟,反而不妥。既然不能阻止家里走海运,但是可以想方设法说服家里买船,自己干。

  前世,江南大旱后,自己养船的人家因没有提前签订单,损失大大减少。

  等到第二年,反而因为竞争对手减少,出海狠狠赚了一笔。自那以后,扬州的格局就在悄悄的变化。

  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几家崛起几家没落。

  “啊——”汐颜失望的憋着小嘴,“船不是咱家的啊,那我们岂不是说了不算,卖什么买什么都是船家做主,我的珠花还能买成吗?”

  林婉柔疼爱汐颜不假,却不任她使小性子。女娃终究要嫁人,到了婆家,任性是要受委屈的。

  “囡囡,不可如此,你舅父和哥哥们出海是为了整个林家,启如你过家家般。”

  林孝贤平时管教儿子从不心慈手软,但就是见不得外甥女委屈,而且囡囡的话正中他的下怀,他对此也有过疑虑。

  “婉柔你不要责备囡囡,她说的问题我也深思了好些日子。这船不是自家的,若是不能按照契约交货,是要赔偿一大笔银子的。

  谁也不能保证绝对能备齐买家指定的货物,何况船员不是家生子,难保会尽心尽力。”

  舅父的话说到汐颜心坎里了,汐颜在心里给他竖起大拇指。

  沈氏掌管家里中馈,深知林家哪里有购买商船的能力,皱着眉头叹息:“年前在县里盘了铺子,账上活钱不过三百余两,万万是不够买船的。

  况且铺子那边也需要货物周转的银子。不如先包船,等明年存了银子,再做打算。”

  汐颜暗恼自己愚笨,成为妃子并非她所愿,却从未为银子发愁,随手打赏宫人就是几十辆的银锭子。

  可林家只是寻常富户,岂能说拿出一千两就有一千两。

  汐颜不放弃,也不能放弃,暗自寻思着赚银子的点子。前世懒散,从不曾用穿越前的知识造福家里,过着衣来张口饭来伸手的米虫日子。

  如今,她下定决心要努力奋斗,补偿前世亏欠的亲人。

  “那咱们就赚银子呗,温子染不就在怡园斗诗得了百两银子吗?”

  汐颜口中的温子染,姓温名墨初,字子染。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前世那个在她背后,一直默默的爱着她,倾尽所有保护她,最后甘愿为汐颜去死的人。

  汐颜曾经也告诉过他自己不爱他,也不可能爱上他,并质他:本宫是皇上的宠妃,还是一个人人敢怒不敢言的奸妃,多少人想至本宫于死地而后快。而且本宫的心这辈子只属于那人。

  但他直视自己的眼睛只说了三个字:“臣愿意。”

  其父温静岩是林孝贤的同窗,饱读诗书,天资卓越,十八岁便中了举人。

  奈何家境贫寒,他婉拒了有意拉拢的乡绅的美意,独自进山采药攒盘缠。不慎踏空摔落山崖,被猎户救回来没几日就去了。

  其母王可晴王氏挺着大肚子,哭得死去活来,若不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早就追随亡夫而去了。

  温子染的名字是他父亲一早就起好的。向来龙胜龙凤生凤,温子染从小聪慧过人,三岁启蒙,五岁能诗,十岁竟然过了院士,成了童生。而林孝贤二十一岁才过的童声试。

  一手拈花小楷十分出众,瘦硬有神,用笔细劲。文采极好,尤其善于作诗。

  因两家是邻居,又相处的极好,林家一向对这对孤儿寡母多有照拂。有林家撑着,母子日子虽清苦,却也安稳。

  或许是同命相连,林婉柔与王可晴算的上是无话不说的手帕交。两人都有结儿女亲家的打算。

  只是她们都是不愿意强逼孩子的人,想着等孩子大了再做打算。

  这温子染还比汐颜小几个月,可为人处世,却是比一般成人稳重。曾经,汐颜把他当哥哥一样依赖。

  正是这依赖扼杀了汐颜对温子染动心的可能,习惯往往是心动的最大杀手。

  “呵呵。”一向稳重的大哥林君廷因汐颜的话,无奈的笑了笑。“这怡园是什么地方,这温子染又是何等才华。囡囡,这银子看着简单,可真不是一般人能赚的。”

  林君廷此话千真万确,这怡园位于扬州府最繁华的长兴街的僻静之处,闹中取静,位置极佳。前有运河支流落枫河连着西子湖,后有椅背白云山,好风水。

  曾经是一个告老还乡的大儒的宅院,曲径通幽,移步异景,一个字雅。

  一年前,被一个神秘人以天价购得,改名怡园。在藏龙卧虎的扬州,背后主家的身份,却是问也不敢问。

  这怡园说来也怪,不做买卖,不做宅院。每年夏季都以赏荷为名,雅集天下文人墨客。

  扬州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惯出鸿儒大学。慕名而来的才子越来越多,渐渐成了扬州一道特殊的风景所在。

  集会上,有些特殊的节目,第一当属主家展出的名家字画,对文人吸引巨大。第二是集会的彩头,斗诗前三名皆有奖励,从五百两到一千两不等。

  温子染十岁稚龄,就以一首咏荷诗挤压全场,博得第二名,获赠白银八百两。从此声名远播,人人皆知扬州有个少年天才温墨初。

  不过,汐颜打着却不是让两位哥哥去参加斗诗的主意,她又岂会不知他们的才学。在文华天宝的扬州,就是两个路人甲。

  汐颜笑眯眯的说道:“哥哥们好歹也在州学里喝了几年墨水,竟是连进怡园的胆子都没有。你们要是胆小不敢去,我自去寻了温子染带我同去。”

  这个年龄段的少年郎就是经不得激,特别还是和一向拔尖出众的温子染比较,那是万万不能在妹妹眼前怯阵的。也不看看谁才是囡囡的亲哥哥。

  林君明瞪着眼睛反驳:“谁说我们怕了,不就是怡园吗?哥哥明日就带你去见见世面。”

  林君廷笑而不语,对此算是默认。

  几个大人心道小孩子心思转的就是快,刚才还热火朝天的说着买船的事,转眼就要去怡园了。

  林孝贤皱了皱眉,啜了一口茶,心下不免担心。这怡园神秘的很,内有乾坤啊。他虽然不是读书人,但多年跑商积累的敏锐直觉,让他觉得怡园是个很危险的地方。

  但怡园提倡文风,迎合当下文人墨客的心思,不以盈利为目的,又能有什么猫腻呢?

  林孝贤只得暂时压下心里的疑惑,闭口不谈此事。

  林婉柔则是担心汐颜没好利索,不想她出去疯,即便是庭轩和曦辰(林君廷和林君明的表字)看着,到底男孩不够细心。

  林婉柔将桌上的桂花糕往汐颜的面前推了推,这是她特意吩咐桂花婶做的。因着连日阴雨,只有廊下的一株矮桂花树能取花,都留着给汐颜做桂花糕,她最爱这口。

  可今日她竟一块未食,倒是云片糕吃了好几片。林婉柔心下难受,想是女儿糟了大罪才改了性情喜好。

  因此,到嘴边的拒绝的话,又咽了回去,让她出去好好散散心,或许高兴了,好的快。

  最后三人约定明日戌时到怡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