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雪越宫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温子染仗义出头,凤汐颜险中逢救

雪越宫闱 莫染尘欢 2015 2020.01.25 14:24

  “在下州学温静初。”

  恰到好处的一礼,不卑不亢。

  “公子要找的人就是在下。因祖上世代研习古书名画,我便自小对字画古书略有研究。这一画双揭之技,不过市井雕虫小技。

  自古有传闻,此行最厉害的薛九匠能一画九揭,也因此得名薛九匠。”

  他目光清澈,言辞恳切,面对轩辕宏的锐利的审视,没有丝毫的退却和愤怒。仿佛是在和路过的左邻右舍陈述一个简单的日常琐事。

  汐颜此时内心却像是被梅雨打乱的湖面,有愧疚,有感动。

  一直都是他在默默的保护自己。

  前世是,这辈子也是。

  片刻后,轩辕宏才开口说道:“州学温子染,果然名不虚传。”

  话毕,轩辕宏运起轻功,脚尖几个轻点,便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仿佛从未出现过。

  众人惊魂未定,尚来不及说几句私话,身后便响起人语声。

  苏知府在众人的簇拥下朝这边走来。

  偶尔开始有丫鬟仆从三三两两穿梭于花厅游廊之间,进进出出。

  怡园在一瞬间恢复了最初的热闹。

  苏知府等人经过几人身旁时,几人赶紧躬身行礼。

  苏知府正忙着和众人应酬寒暄,突然看到路旁行礼的温静初,便特意停了下来。

  “诸位不必多礼,本官此番乃是微服,不必拘于这些繁文缛节。”

  苏知府免了礼,汐颜兄妹跟着温静初沾了光,不必一直保持行礼的姿势。

  温静初恭敬的回答:“见过知府大人,见过各位大人,子染正准备和邻家的玩伴一同回去。”

  苏知府暗自点头,礼数周全,没有半分谄媚和怯懦,是个好苗子,他日说不定真能有一番作为。

  若问这世上投资什么稳赚不赔,那一定是投资人了。当然不是一般人,而是有前途的读书人。

  不管他日温静初能否出人头地,苏知府的礼贤下士至少提前赚了个好印象。若是在不损害自身利益的情况下,苏知府是非常愿意帮他一把的。

  有些事,对他这个层面的人物来说,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但对于此时尚未发迹的温静初,那就是大恩了。

  心里打着这样的主意,苏知府笑得更加和善了。

  “子染今日表现,实在是为我州学大大的争辉啊,日后但凡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到府上寻本官,本官定会替你周旋。”

  耽误了一会功夫,已经有很多归家的人聚集再此,只因官员们尚未出门,他们又想看看热闹,一时间又聚了一堆人。

  其中很多学子朝温静初投来羡慕的目光。往往大人物一句话,就能让你少走多少弯路。更何况扬州府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苏知府乃是淑妃娘娘的父亲。

  就是在京城里,也是能说上话的。

  温静初并没有露出多少惊喜的表情,恭敬的说道:“多谢大人谬赞,州学多得益于苏大人和梅大人辛勤指教,以及诸位先生费心,才有今日成绩。

  况且今日不只子染一人为州学争光,林君廷和林君明学长也是贡献良多。子染定当时刻努力,不敢有半分懈怠。”

  短短几句话,不贪功,不骄傲,说的苏知府等人笑容更加真切了几分。

  苏知府眯着眼睛重新审视了一番眼前的少年,不骄不躁,进退有度。小小年纪不仅学问好,还能有如此心性,日后或许真能鲤鱼跃龙门,大有作为。

  书读的好的人,他见多了。但大多带着一股子文人特有的清高和不通事故。

  所以,书读的好,不一定官做的好。

  就比如说今日怡园风波的矛头对象靖安居士,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苏知府冲一旁的林家兄弟和善的笑笑,说道:“你们今日表面出乎本官和梅大人的意料,如此,甚好。本官会留意你们的,继续保持这份勤奋。”

  苏知府只停留了片刻,便带着众人越过了垂花门。

  走在最后的梅傲雪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林家兄妹。

  汐颜心知梅傲雪不久后就会拜访自家,此次怡园之行,总算有惊无险,算是初步达成了自己的目的。

  见众人散去,温静初立刻冷了脸。

  林家兄妹自小和他相处的极好,如同手足。知道他这是生气了。

  汐颜在心里感叹一句:冷暴力啊!

  林君明见气氛有些尴尬,就想着活跃一下气氛。

  “刚才……”

  “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温静初出声打断林君明,率先朝垂花门走去。

  林君明尴尬的挠挠头,朝温静初的背影做了个鬼脸。但是脚上却跟着走了过去。

  林君廷无奈的摇摇头,牵着汐颜跟上。这温静初比他们兄弟小上好几岁,平日却是一副兄长做派。不知为何,他们还都觉得理所当然,在他面前就是父亲有时也忘了自己是长辈,讨论文章和议事之时,不知不觉便被他代入平辈而论的情境。

  汐颜知道子染之所以打断二哥的话,他必是已经察觉出其中的不妥。

  此地不宜久留,更不是说话的好地方。汐颜总觉得暗处有一双无所不在的眼睛,一直在盯着他们,将一切尽收眼底。

  那人必定就在附近,她怕她当真见到他,会控不住自己的恨意。

  他心思缜密,尤其善于洞察人心,哪怕是丝毫的破绽都会引起他的警觉。

  汐颜一路胡思乱想,浑浑噩噩的坐在马车,很快便到了家门口。

  林家和温家紧挨着,温静初没有回家,而是直接跟着进了林府。

  汐颜知道温静初为何来林家,如果自己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他虽然面上什么也不说,一定会记在心上,然后自己去探究。

  若是不小心引起了那人的注意,反而弄巧成拙,恐怕会招惹承受不起的大麻烦。

  到时候恐怕是出师未捷身先死,悔之晚矣。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绝不。

  也就是在此时此刻,汐颜才意识到或许自己前世对那人了解的并不完全。

  轩辕锦瑜比自己想得更加深不可测,他的手眼在这时,就已经伸到神武国最富庶的江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