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雪越宫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听雨楼神秘公子自对弈

雪越宫闱 莫染尘欢 2028 2020.01.13 22:46

  玄衣侍卫听不出公子话中的喜怒,接着汇报:“并非梅傲雪聪慧,是有人从旁指点。”

  香炉中升腾的龙涎香让帘后的人影更加朦胧,黑衣人不敢也猜不出公子的心思,只能静候一旁。

  棋盘上,一枚黑色的棋子被摆放在白子的围拢中,不但没被困死,反而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奇效。

  “可惜啊,就要入瓮的乌龟,竟被人劫走了。去吧,会会那破局之人。”

  玄衣

  玄衣侍卫深知公子向来说一不二,领命行动,转眼消失在室内。

  门旁一株开的正好的白兰花,悠悠的飘落了一片叶子。

  帘幔后的公子嘴角勾起一抹清雅的弧度,“还没有达到天玄境界吗。”

  已到达楼下的黑衣人耳朵动了动,他武功早已入地灵境,耳力极佳。

  公子看似无意的一句话,竟让他心里一沉。是自己让公子失望了,此事结束后他决定去九塔炼狱修行。

  曲风亭里此时气氛十分紧张,人群紧紧的围着梅傲雪,此时却静得落针可闻。

  过了好一会,梅傲雪指着《清莲映月图》的一处荷叶,说道:“这处荷叶乃是用中峰渲染而成,收笔处应该由浓转淡,浓淡相间,虚实结合。

  可是此处却是两笔画出来的,虽然后者努力做到完美,尽量不被人察觉。但是细看下,还是能发现。

  你们一定会说或许是因为靖安居士作画时的疏漏所致。那么这处,这处,还有这处,都是后来填补上去的。”

  梅傲雪果断的指出了更多修补的痕迹。

  苏知府等人朝他所指处,细细查看,果然同梅傲雪所说一致。

  梅傲雪接着说道:“一代名家,根本不会有如此多的失误,反复描补。但此画的笔法等又确实出自靖安居士之手,伪造者根本做不到这种神韵。

  那么只有一种解释,一画双揭。”

  “一画双揭!何为一画双揭?”有人立刻提出疑问。

  不等梅傲雪开口,有在场侵淫此道的文人说道:“宣纸本薄,因此很多人作画的时候会在下边垫上好几层宣纸。这上边的就是真迹,下边的浸透上去的残次品。经过描补之后,做成赝品。”

  “还能这样!真是岂有此理。这梅园不是骗人的吗。”一个中年文人义愤填膺的说道。

  “是啊,没有真迹就拿赝品来糊弄我们,当真以为我们都没见识吗。”

  “不过幸好梅大人见多识广,对画作研究颇深,才没被诓骗。”

  听了这话,梅傲雪有些羞愧,自己自认为对靖安居士了解透彻。竟是没有发现画作有异,幸亏那小童提醒,不知道他哥哥是何许人物,竟有如此渊博的知识。

  想到此处,他急忙环顾四周,寻找那小童的身影。

  人山人海,哪里还有人影。

  不过他一定能查出他们的身份,来怡园的客人都会登记造册。凭借他知县的名头,查一个来客还是不难的。

  “那宣管家人呢?”气愤的人群终于想起找怡园的人讨个说法。

  宣管家并没有离开现场,一直站在一旁。

  此时他依然面带微笑,先是恭敬的朝众行礼,接着不急不缓的说道:“梅大人所言不错,此画并非初稿,乃是次品,但也并非赝品。

  众所周知,史书记载的很清楚,靖安居士的《清莲映月图》有幸为皇家选为陪葬品。此时正在皇陵之中,又怎会出现在这里。

  这画的来历,说来话长。鄙人在这里长话短说,请大家静下心来听我说完。

  当年,靖安居士得知自己的画被选做陪葬品之后,既感到荣幸,又十分遗憾。他深信那些荷花就是妻子的魂魄所画,便想要将画留在身边。

  于是,他就找来了当时京城有名的工匠,将画作揭开为两幅,真迹上交宫里,另一幅经过他的精心修复,和真迹并无太大出入。

  这幅画机缘巧合之下,最终传到了我家主人手上,便是如今诸位看到的这幅画。

  我家主人也是爱画之人,昔日有人求购,多少钱我家主人也没有割爱。如今只为惜才,才会拿出此画作为奖励,岂会有半点欺骗的心思。”

  宣管家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众人一时间倒有些内疚。怡园无偿去办这样大型的诗会,提供最好的笔墨纸砚,并且给予奖励,因为一时的误会,却遭到非议,难免心寒。

  “靖安居士乃是前朝赫赫有名的画师,更何况此画从初绘到描补皆是出自他本人之手,确实不能算作是赝品。”

  苏知府见场面有些尴尬,便发声缓解气氛。

  接着便有其他官员和文人附和他的话。

  宣管家并没有得理不饶人,很快气氛便恢复到最初的和谐。

  梅傲雪并没有继续追究此事是否合理,但是他心里却隐隐有了一些微妙的想法。究竟是什么,他暂时也说不清楚,只好将这种想法埋在心底。

  夕阳几口头有些疼,林君廷兄弟担心她是因为过分疲惫,导致伤情复发,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画真画假。再说了,这么大的事情,明日就会传遍整个扬州,他们早晚会知道是不是赝品的。

  刚出了垂花门,竟是仆从一个也无,只见斑驳的桂花树下,背对着他们站着一个颀长的玄衣男子。

  没有撑伞,雨水却没有打湿他半分衣角。汐颜前世见多了,这是一个决定高手,在皇宫中也能叫的上号。

  林君廷兄弟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环境的变化,他们只想着快些带着妹妹回家。自家的马车就停在院外的马厩里。

  怡园本该是仆人结队,丫鬟成群的场景,此处出了他们却空无一人。

  此人,是在等他们,今夜恐怕没那么容易走脱了。

  自己已经非常谨小慎微了,但是对方还是在第一时间就找到自己这里了。

  怡园,果然藏龙卧虎,深不可测。

  汐颜快速在脑海里想着应对之策,脚上却未曾停下。

  “留步。”玄衣男子缓缓转过身来。

  清冷低沉的声音在空旷的庭院里显得十分清晰,丝毫不受雨声的影响,应该是带着几分功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