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雪越宫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梅傲雪微服私访,凤汐颜心事难成

雪越宫闱 莫染尘欢 2138 2020.01.26 19:16

  听到丫丫学来的温夫人的话,汐颜脸上有些发烫,不过她正在生病,也完全看不出来。

  江南习俗,谁家生了女儿,便要在自家的桂花树下埋一坛子花雕酒,等女儿出嫁的时候,就拿出来做聘礼,因此得名女儿红。

  温夫人讲酒送给了汐颜,话里之意,还是希望两家能够结亲,便把汐颜当做是自己的女儿。

  汐颜现在还不知道如何面对温子染,她上辈子欠他的,这辈子也难以还清。

  想来还是要辜负他的,毕竟她要报仇,她不能再连累他了。只希望他今生能遇到良人,希望那女子,貌美如花,贤惠温顺,比自己对他好。

  丫丫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跳了起来,就要往外去。

  “别,别去,让我娘睡一会。”

  汐颜虚弱的说到。

  丫丫皱着眉毛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听姑娘的话。

  当她们母女被夫人救起的时候,娘就偷偷逼着自己跪老天爷起誓,说以后她就是姑娘的丫鬟,就得凡事以姑娘的命令为准。就算是夫人和姑娘的意见不一致了,也得听姑娘的。

  “那姑娘你饿不饿,我娘在灶上温着粥。”

  汐颜只觉得肠腹满满的,哪里有进食的欲望,但是不吃东西,就一点力气也没有。全当是吃药了。

  汐颜无力的点点头。

  丫丫手脚麻利的端了粥回来,同回的还有桂花婶子。

  “姑娘这是得罪了哪路神仙,怎的就连病了两场。”

  桂花婶子来到床边,将汐颜半抱在怀里。桂花婶从小照顾弟妹,嫁人了又照顾孩子,经验很是丰富。汐颜顿时觉得比刚才的姿势要舒服多了。

  桂花婶子从丫丫手里端过米粥,崴了一勺,吹温,用小勺喂给汐颜。

  熬了大半夜的粥香浓温软,入口即化。

  汐颜竟是来了食欲,一直吃了大半碗才停。

  肚子里有货了,又是一阵困意袭来,汐颜昏昏沉沉的又睡下了。

  这一次,在没做噩梦,一觉睡到了傍晚。

  汐颜醒来便见娘亲和舅母在床边守着她,不时拿手帕擦去她额头发的汗。

  “大嫂,这庭轩兄弟俩被梅大人留下教导学问,是不是意味着大人愿意亲自指导他们呢。”

  林婉柔轻声和沈月茹聊着家常。

  “这还难说,他俩这次在怡园出了头,为学院挣了脸面,梅大人身为院长自然要褒奖一番。可是他俩到底不如子染学问扎实。

  梅大人或许就是留下他们考教一番,若是当用,或许有希望得大人指点一二。至于亲传的弟子,就不敢想了。”

  汐颜默默听着两人谈话,并没有出声提醒她们自己已经醒了。

  她去怡园的目的就是梅傲雪,而梅傲雪叫了两个哥哥去,现在估计已然知晓,拆穿一画双揭把戏的并非他们兄弟。

  那么依照她前世对梅傲雪的了解,他一定会查探到底的。

  梅傲雪清高,不愿与人同流合污,但这不表示他就完全不知道官场的弯弯道道。

  事后,他必定会猜测怡园的意图,虽然不至于猜到有人以《清莲映月图》为饵,以他为棋子,布了一个十年的棋局,但也应该有所警觉。

  不管如何,那个拆穿一画双揭把戏的人,都是救了他一回。依照他的个性,一定会来林府寻找恩人的。到时候她就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汐颜暗自抱怨这副身子骨太弱,险些误了正事。

  这边,林婉柔倒是十分赞同大嫂的话,梅大人学识过人,乃是探花出身。每年收在身边的弟子也就一两个,庭轩和曦辰的学问还真难从一众学子中脱颖而出。

  见这事无什进展,两人便换了话题。

  “大嫂,不知道包船的事情商议的如何了,我对经商是一窍不通,这些年都仰仗你与哥哥帮忙操持,才能有资财度日。”

  沈氏拍了拍林婉柔的手,说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不过,这说来说去,还是差在银子上。

  买船是万万不够的,也只能与朱老板合租了。这些日子咱家事多,朱老板都催了好几回了。

  人家说的也对,正是风平浪静的好时节,耽误一天,就少赚一天银子。此事断然是不能再拖了,你哥打算这几日就去钱庄兑了银子,把红契签了。”

  这么急!汐颜心下大惊,心里呐喊:不能签!绝对不能签!签了林家就散了一大半了!

  正当汐颜心急如焚时,林君廷的书童福安走了进来。

  “夫人,大喜事啊,梅大人来家访了,老爷让您赶紧回去帮忙招待一下。”

  “真的,我这就过去。”

  沈氏不忘朝福安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然后歉意的看了一眼林婉柔,小声说道:“婉柔,嫂子就不陪你了,囡囡要是醒了,让丫丫同我和你哥说一声。”

  “嫂子哪里话,这几日全是你帮着我拾掇,囡囡中间已经醒过一回了,郎中也说只要醒了就没事了。你快去好生招待梅大人吧,难得的机会啊。”

  林婉柔说着,就催促着沈氏出了门。

  “娘。”

  身后传来汐颜弱弱的呼唤。

  林婉如回头一看,果然见女儿睁着朦胧的大眼睛看着自己,心下大喜。这听桂花婶说女儿醒了,到底不如自己亲眼看到放心。

  林氏走到床前,帮汐颜靠坐在床背上。

  “可好些了?”

  林婉柔倒了一杯温水,递给汐颜。

  汐颜确实口渴难耐,不过并没有上次喝得急。

  喝了水,汐颜觉得好多了。

  “娘,我没事,刚才就醒了,听见福安说梅大人来了,您去帮忙吧,我这边有桂花婶子看顾。”

  林婉柔有些意动,转念一想,又觉得梅大人是以州学院长的身份来家访的,应该是微服,身边也不会带很多人,那边人手足够应付。

  “可是福安的大嗓门吵醒你了,病了两回,倒是长大了。知道操心家里的事情了,你放心好了,你舅母可是持家的好手,定安排的妥妥当当。”

  林婉柔决定陪在女儿的身边,免得她再发热,她唤来丫丫去厨房端南瓜莲子粥。

  汐颜食不知味的喝着软糯香甜的粥,心思却是转得飞快。梅大人估计会点名要见自己,不过不是凤汐颜,而是林家的第三子,她诗会上女扮男装的小童。

  估计舅父和兄长们一定会据实相告的,女眷不方便见外男,林大人估计也不会当面追问一画双揭的事情。

  可是这样一来,汐颜的计划就会中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