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雪越宫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回忆

雪越宫闱 莫染尘欢 2099 2019.12.28 20:00

  隔年,林婉柔诞下一女。对此,风崇善心里多有芥蒂,但是面上不显,取名凤汐颜。

  同年秋,凤崇善坐上了去扬州参加秋闱的船。果然中举,而且是第一名解元公。

  大家都羡慕林老爷子眼光独到,林家姑娘有福气,旺夫等等。

  虽说举人有资格做官,但是很难,要等到官员缺口很大的时候,而且需要上级官员相面取得。

  林家乃是商户人家,于官场基本没有交际。至于凤家,随着祖辈人才凋零,关系网早已经断了,且凤家发迹是在入京以后。

  自然,此时的凤崇善并无谋官的可能。即便有,也是寻常小吏,启能满足他的宏图壮志。

  于是,风崇善踏上了去京城赶考之路,此后,便杳无音讯,生死不明。

  直到林老爷子走之前,还一直托人打探女婿的消息。然而,凤崇善就像石沉大海一样,再无半分消息传回江南。

  渐渐的,林家人都做他不幸殒命了。

  然而,凤汐颜知道,他不但没死,还三元及第,名列榜首状元郎。打马御阶,红袍加身,一时无限风光。

  凤崇善原本不叫这个名字,原名凤思谦。

  会试时,经主考官礼部侍郎赵恺提点,凤思谦的谦字和圣上登基前的表字犯了避讳,因此做主将其改为凤崇善。

  这也是林家为何一直打探不到他下落的原因。

  赵恺自然不仅仅是惜才,也是有意招凤崇善为乘龙快婿,丰实自己的党羽。

  风崇善不敢欺瞒自己已有家室,但是却心有他想,故意将发妻描绘的十分市侩粗鄙。最终,如愿停妻再娶。

  有礼部侍郎岳父的提携,加上凤崇善本就善于专营人心,可谓平步青云,一路扶摇直上,当上了兵部侍郎。

  想起那个道貌岸然,利欲熏心的父亲,凤汐颜心里的寒霜就深一层。

  在凤崇善眼里,自己这个女儿从始至终不过是一枚棋子,而且是一枚注定被废的棋子。用完了,就会毫不留情的除掉。

  林婉柔进屋的时候,就看见女儿一双眼睛闪着寒光。心惊的同时,不免担心。

  “囡囡,可好些了?”

  林婉柔压下心里的疑惑,上前将女儿搂进怀里。

  闻着娘亲身上久违的沉香味,凤汐颜的心里顿时委屈的要命。“哇!”的一声痛哭出来,紧紧搂着娘亲的腰不撒手。

  林婉柔轻轻的拍着女儿瘦弱的后背,湿了眼角。

  “没事了,来家了。没事了,来家了。”

  林婉柔轻轻的念叨着安慰小孩的古语,百姓相信这样能召回孩子走失的魂魄。

  一旁的桂花婶也跟着抹眼泪,夫人和姑娘都是好人啊,怎么就糟了如此磨难。

  “姑娘这是糟了大罪了,好在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这就去折几根桃树枝回来,插上,那些个牛鬼蛇神再也不敢上门……”

  桂花婶一边说,一边领着丫丫出了门,屋里顿时只剩下母女俩。

  林婉柔不知凤汐颜心中所想所思,只当她是惊了魂,还没有好透。

  凤汐颜赖在娘亲怀里贪婪的享受着失而复得的亲情。

  前世,也是因为这次昏迷,她才莫名的从现代时空穿越到这里。最初,她只是打算和娘亲过着小富即安的清平生活。

  直到后来遇见了他,那个一眼万年的人。

  她仗着现代社会先进的知识,就以为自己可以轻松的得到想要的一切。

  可惜,她错了。

  错信负心人,错把所有关心自己的人推向深渊,错到众叛亲离,死无全尸。

  不知道为什么老天还会给自己这样的人机会,重新来过,她要一一向那些人讨回前世的债,更要偿还自己欠下的债。

  现在是神武国二十四年,距离渣爹来寻自己还有五年。她要充分的利用这五年时间,来获得足以自保的实力。

  林家人丁单薄,只有舅舅一房亲戚。舅舅膝下倒是有两子,长子林君廷,次子林君明。分别十四岁和十三岁。都在扬州府州学读书,课业勉强跻身中等。

  出了凤崇善的事后,林家也就歇了靠读书光耀门楣的心思。

  林孝贤自不会拘着两个儿子读书,识字,会算账,能打理家业即可。

  经过几代人的积累,林家在镇子最繁华的双桂街有了一个小铺子。主要经营的就是自产的茶叶和丝绸。

  林家的制茶和缫丝的技术都是市面上通用的技术,无特色,也不够精湛,盈利有限。

  此时的江南,茶园和桑园所有权多分散,不过这种局面在不久后的一场遍及南方的旱灾后结束了。

  各大世家利用旱灾,低价买入破产人家手中的茶园和桑园,大面积屯田,圈地,形成垄断。

  而林家就是在圈地事件后逐渐没落,故凤崇善上门后,假以恩威并施的手段,轻易带走了汐颜母女。

  所以,这一世,首先要让林家强大起来,足以自保。

  “花似火,水如蓝,笑靥乱,伊人面。

  乌衣巷,忆江南,点点惆怅满……”

  林婉柔抱着凤汐颜,哼着江南小调,婉转舒缓的歌声让汐颜渐渐的放松。前世落满雪花的冰冷深宫渐渐远去。

  她慢慢的合上双眼,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睡去。

  林婉柔轻轻的将汐颜额前散碎的发掖到耳后,盖上被子,朝门口端着汤蛊的桂花婶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悄悄的退出了房间。

  心里万千计较,可出奇的睡了个好觉。

  再次醒来,已是华灯初上,窗外梅雨不断,屋里灯火明亮,温暖如春。

  “姑娘,你可算醒了,夫人害怕你又要睡很长时间,让丫丫守着你。再不起,就到济世堂请孙郎中了。”

  六岁的丫丫,堪堪比床高不了多少。此时一双杏眼一瞬不瞬的盯着凤汐颜看。生怕姑娘哪里不舒服。

  丫丫清澈的眼神让汐颜心里生出无限愧疚。

  前世,丫丫一直跟随在自己身边。最后自己为了斗倒皇后,害得她失了清白,受辱至死。

  桂花婶子和丫丫是北面躲避战乱逃难至此的,父亲途中染疾而逝。母女俩好容易挨到江南,财尽粮绝,只剩了半口气。

  在城隍庙乞讨,被上香途径的林婉柔救济并收留。一生都忠于林家母女,侍奉左右。

  林婉柔病逝后,桂花婶更是独自带着骨灰盒千里迢迢回到青竹村安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