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雪越宫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林家喜闻诗会上榜,温子染委婉示警

雪越宫闱 莫染尘欢 2076 2020.01.25 16:12

  几人默默的穿过桂花飘香的庭院,一路低气压。

  厅堂亮着灯,舅父舅母还有母亲都等在里边。

  见几个孩子平安回来,才算彻底放下心。

  林孝贤等人见温静初肃着一张小脸走了进来,又见几人面色都不太好,只当是斗诗成绩不佳,没往坏处想。

  林婉柔一颗心都在汐颜身上,但是碍于温静初在场,不能失了礼数,不然早就扑上去查看一遍了。

  温静初先是上前给长辈们行礼。

  众人坐定后,桂花婶子上了宵夜。

  汐颜坐在母亲身边,略微低着头,不敢看温静初的方向。

  “子染,今日之行结果如何,我这两个儿子我也索性不问了。”

  林孝贤率先打破了沉默,他没有直接问发生了何事,无非和怡园和诗会有关系。温静初的学问他是知道的,自然不会太差。

  林君明刚想反驳自己父亲的话,就被林君廷在手背上按了一下,他又把到嘴的话吞了回去。

  林君廷对于自己上榜的喜悦,在玄衣人出现之后,便淡了许多。

  今日之事已经和取得名次无关了,怡园藏着秘密。

  他们林家小门小户,经不起任何风浪。

  温静初在心里斟酌了一下,就重避轻的回答:“林大哥和林二哥今日都入了优秀榜,为您和婶婶争光了,也为州学增辉了。

  子染侥幸得了第二,相比于梅大人文章的造诣,实在是相去甚远。”

  “哦?这话要不是子染你说的,我是万万不信这两个混小子能上榜。”

  话虽这么说,但是林孝贤的嘴角已经不自觉的翘了起来。

  沈氏性格直爽开朗,身为母亲她是又惊又喜,还有些不敢相信。

  “我莫不是睡着了,在做梦,我儿也能在怡园的诗会上榜上有名。这可是天大的好事,这先生也能多看重你们几分了,教的自然比平时精细。”

  林婉柔拍拍嫂子的手,心下替两个侄子高兴,笑着说到:“嫂子尽管放心,我们在场的都听得真切。

  子然这孩子不会说谎,也多亏了他平时从旁帮携,庭轩和曦辰才有这么好的成绩。"

  “对对对,多亏了有子染平时帮你们温习课业。我们两家是近邻,又是世交,你们俩无论何时都要把子染当自家兄弟看待,正所谓兄弟同心,齐力断金。”

  这沈氏怎么看子染都觉得这孩样样出挑,要不是家道中落,他们家汐颜还真没这好福气。

  两家早有结亲的意思,就差一层窗户纸了。温娘子更是多次言语间有结亲的意愿。

  林婉柔倒是十分中意温静初,年纪虽然比汐颜小几个月,但是人稳重,知书达礼。又是她看着长大的,稳妥的很。

  “娘,我们哪里敢不把子染当兄弟啊,您比我们还疼子染呢。”

  林君明故意皱着脸说到。

  “皮猴,你若是能有子染一般稳当,娘得少操多少心。”

  夜色已深,阴雨连绵,厅堂里的灯火不如平日明亮。林婉柔这才看清温子染身上的衣服已经很破旧了。腕处和膝盖等处已经磨得透光,稍一用力过猛,就会破碎开来。

  温娘子向来体弱,连自己都照顾不及,哪里还有多余的能力养家糊口。

  家里一应开销全靠温静初自己谋划,若非如此,他的学业估计会更好。

  近几年怡园换了主人,兴起了诗会,温静初并非争强好胜之人。连年参赛,不为扬名,就为了生计。

  林家多次想要资助温家,都被温娘子拒绝了。温家乃是耕读世家,最是看中礼教规矩,若是两家真的结了秦晋之好。不免会招来温静初寄生岳家的闲话,对汐颜的名声也不好。

  尽管如此,林家明面上不能做的太明显,私下里却是没少为孤儿寡母出力,比如震慑那些对温家心怀不轨的人。

  林婉柔更是时常为温静初做些衣物鞋袜的,长者赐不可辞,况且都是寻常物件。

  温家也只好受了,把恩情记在心里。想着以后汐颜过门了,一定要好好待她。

  林婉柔想起才做的新衣,便说到:“这连日梅雨不断,今年似乎格外的长。闲来无事,做了些祛湿的茯苓膏,算算日子,今日刚好可以食用了。

  子染,呆会给你母亲带回去几瓶,你母亲最是受不得潮湿。

  还有,前几日给庭轩和曦辰做秋衣,剩了许多布,正好给你也裁了一身,你一并带回去。"

  温静初心知布多了只是借口,娘常说林姨是个实在人,每次都找一样的借口,衣服本来就是为自己做的,说是一身,哪次最少不是两套以上,连鞋袜都是颜色款式配套的。

  若是推脱,就显得两家生分了。而且林姨转头又会亲自送上门。

  “多谢林姨,家母时常念叨,多亏了有林姨的茯苓膏才能熬过这雨季。

  上次送的刚好快用尽,林姨必是替娘亲掐着时间备下的呢。”

  林婉柔笑着点点头,吩咐桂花婶子去收拾打包。

  闲话了半盏茶的时间,林孝贤见子染并没有提出离开的意思,便知晓他有话要对自己说。

  夜色已深,还下着雨,子染平日里最孝顺,从不晚归,今日恐怕真有急事,难得这孩子还能沉得住气,坐了这许久。

  林孝贤放下茶杯,对沈氏说到:“月茹,你和婉柔先带着囡囡去休息吧,女娃娃家不经熬夜。

  我在嘱咐他们两兄弟几句,就送子染回去,免得温娘子担心。”

  她们俩原本是想了解一下诗会的具体经过的,毕竟兄弟俩难得能在这样的雅集出头。

  可看看囡囡的脸色,确实无精打采的。一想来日方长,便抱着囡囡去了内院。

  林孝贤开门见山道:“子染,是不是出了何事。”

  林君廷和林君明对视一眼,刚想开口,林孝贤便说:“子染,你来说。”

  温静初酝酿已久,直接说到:“怡园这一届诗会魁首的奖励除了白银一千两外,还有前朝大师靖安居士的《清莲映月图》。”

  “什么!?靖安居士的《清莲映月图》”

  听到靖安居士和《清莲映月图》,林孝贤果然露出震惊的表情。

  靖安居士的画作何其珍贵,怡园竟有如此大的手笔。

  难道其中有什么蹊跷,他等着温静初继续说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