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雪越宫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怡园惊变,梅傲雪受汐颜指点

雪越宫闱 莫染尘欢 2040 2020.01.12 20:18

  众人小心谨慎的观摩《清莲映月图》,毕竟是前朝之物,流传至今,少说几百年了,触碰之间,都要十分小心。

  “苏大人,您看,这画上皓月当空,月光下满池的荷花亭亭玉立,水面氤氲朦胧,仙气十足啊。不愧是靖安居士的巅峰之作,画工细腻,意境深厚。”

  苏知府点点头,深以为然,此画确实有靖安居士高洁的风骨。为官多年,他收藏颇丰,靖安居士的画作他费了一番周章,才得了一副,便时常把玩研究。

  “本官对靖安居士的画作略有研究,他的画作轻灵神韵,笔锋灵动。这幅《清莲映月图》倒是有此神韵。”

  苏知府在宦海沉浮多年,说话拿捏的恰到好处,此画有靖安居士的神韵,但并未一口咬定就是靖安居士的真迹。

  昭明书舍的院长李贺丰认同的说:“我曾在前朝翰林院学士张景春的手稿《通世名人传》上看到,靖安居士画《清莲映月图》时,因其醉酒导致神志不清,误以为满池荷花乃亡妻所化,情到真处,竟是咳出血来。

  一滴血便滴到了这画作之上,恰巧在红莲花蕊处,不但没有毁了画卷,反而平添神韵。”

  众人连忙凑近画卷,寻找那滴误入红莲的心头血。

  “这里!看这里!”

  一个眼神好的官员立刻找出了那伪装成花蕊的血渍。

  “没想到当真有此一事,这张景春乃翰林院学士,可随意进出皇宫的藏书阁文德殿,想来当时必是见过此画的。”

  虽是如此,但张景春的手稿到底不是官书,算是野史。

  就有专研古画的学者提出质疑:“可这上边为何没有靖安居士的印章呢?前朝编年史记载的清清楚楚,此画是有印章的。”

  “这……或许史书记载有误呢,靖安居士乃是醉酒即兴作画,怎会随身携带印章。”

  梅傲雪一直在旁观看,一者是担心有那些个鲁莽之人,会不小心毁坏画作,一者是他对此画的真假也存在相同的疑虑。

  梅傲雪并非贪图钱财之人,自不会因为千两奖银上台斗诗,原因就是他当真十分钦佩靖安居士。

  或许有着相同的遭遇吧,这靖安居士年少有为,学识渊博,尤其在画作上造诣极高。奈何他为人耿直,不懂变通,庙堂上直言权贵痛处,屡遭贬官,又屡因才学被起复。最后他心灰意冷,选择潜心作画,远离庙堂。

  想到此画出自怡园,梅傲雪悄悄观察一旁的宣管家。

  只见宣管家笑容不变,忙着指挥仆从端茶倒水,点香驱蚊。对众人提出的疑问完全置身事外。

  梅傲雪一时间没看出任何破绽。

  对于怡园,梅傲雪同样存有太对疑虑,可是凭借他简单清明的关系网,又怎能探知怡园背后的深水呢。

  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绝大多数人认为此画乃是真迹。

  林家兄妹今夜心情甚好,三人品茶闲聊,偶尔和前来道贺的同窗话语一番。

  汐颜仗着年纪尚幼,并不过多插话,她这边吃着小食,其实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曲风亭里。

  见大人物们参看完毕,在管家的引领下回到座位。

  因林家兄弟榜上有名,便被优先安排在第二波参看者中。汐颜自然是一路跟着两位哥哥进了曲风亭。

  走过梅傲雪身旁,汐颜放慢了脚步。自是没人在意一个同兄长出来开眼的小童,大家都围着《清莲映月图》。毕竟机会难得,错过了此生再难有机会。

  梅傲雪忽然觉得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他低头一看,一个小童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

  他左右环顾,再次确定那小童看的就是自己,心里不免纳闷。他确实从未进过此子。

  他轻轻咳嗽了两声,想要缓解尴尬,提醒对方不要再直视自己了。

  然那小童不但没有转眼,反而冲着自己天咧嘴笑了。

  小童黑白分明的眼,清澈的像梅雨后的天空。梅傲雪到嘴的责备的话,又吞了回去。

  “大人,这画是你的吗?”小童问道。

  梅傲雪家中正有同龄幺儿,就更是硬不起心肠责备对方。

  他略微点头,一时间来了兴致,问那大胆的小童:“你是谁家小儿?你的家人呢?”

  那小童见自己同他讲话,便自来熟的靠了过来。

  “大人,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哦。”

  梅傲雪见那小童伸着白嫩的小手朝自己晃着,示意自己靠近。不知怎么的,他竟是鬼使神差的躬腰靠过去。

  “大人,我哥说那幅画是假的哦。”

  小童的耳语声像是一道惊雷,瞬间在梅傲雪脑海里炸裂。

  他吃惊的问:“你哥此话可有实证?”

  那小童似乎被他严肃的表情吓到,缩了缩脖子,说道:“我哥说那画是一画双揭,此乃次品,没有……没有……”

  小童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会,突然灵光一闪,高兴的说道:“没有私印。还有……还有补……补回来的……”

  小童断断续续却最终没有说全他哥哥的话,但是梅傲雪却是听得心惊肉跳,全然明白其中道理了。

  梅傲雪顾不得继续追问,他转身推开人群,挤进去,眼睛如刀般盯着那幅《清莲映月图》。

  众人不解的看着他有些失礼的举动,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片刻后,梅傲雪旁若无人的念叨着:“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此画当真是次品。”

  一句话惊起千层浪!

  消息从曲风亭瞬间传遍整个怡园。

  三人成虎,很快便传承了《清莲映月图》是赝品。

  刚落座的官员们,急急忙忙又聚拢到曲风亭上,将梅傲雪围成一个圈。

  其他人又哪里坐得住,潮水般涌过来。曲风亭一时间里三层外三层,全是人。

  曲风亭不远处的阁楼上,玄衣男子单膝跪地。

  “公子,梅傲雪已经发现《清莲映月图》是次品。”

  说完后,他垂首等待公子的指示。

  帘幔后,银色面具的公子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枚白色棋子,正要落定,又缓缓地抬起手来。将棋子轻松抛到对面的棋盒里。

  “哦?笨鱼也有聪明的时候,竟不上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